傲娇大叔之爱你如梦

第八章 父亲的请求

自从父亲出了车祸后,李毅东的生活就是除了工作和必要发的应酬就是到医院照顾爸爸了。

虽说有保姆和特护照顾,但还是每天要自己过去看着点才安心。从母亲意外落海以后,李毅东就越发觉得,自己陪家人的时间实在是少的可怜。

在大学念书的时候在国外,修的是双学位,念书本身要比别人多点花时间。平时又要腾时间来管自己开的小公司。

回家一趟精力上就不允许,所以在整个大学跟研究生时期,压根就没什么跟家人相处的时间。

好不容易毕业回国了,进了自已家的公司工作。白天忙于公司事务,做为一个后起之秀在国内还没站稳脚跟,晚上免不了要跟国外有制造业的前辈们应酬,跟着他们认识一些可以在事业上帮助到自己的人。

不应酬大多时候在陪女朋友,在工作和应酬时经常跟一帮父辈打交道,空闲时跟女朋友的独处让李毅东倍感放松。

人总是失去了才知道珍惜,以前的李毅东总是嫌母亲唠叨,现在妈妈不在了,才知道被唠叨也是人生的一大幸事。

处理完公司的事李毅东像往常一样开车到医院照顾爸爸。现在李毅东似乎想要拼命的挤出时间来陪伴自己的亲人。

刚走进贵宾病房,李毅东就看见父亲挥手,示意叫自己过来身边,似乎非常迫切的想要诉说些什么事情。

还没等李毅东走进床边,就听见父亲非常吃力地重复着:“把许小英的女儿唯希带到我们家来养。”

一说话伤口就会扯的非常疼痛,但李建明还是强忍着痛不停地重复的说着这句话。

听清父亲说出的这句话,李毅东脸一沉:“爸,公司的赔偿金早就一分不少的给了她的亲人。公司能做的也已经做了,至于他们要是再想要别的那是不可能的,你好好养病不要胡思乱想。”

爸爸说的事李毅东能做都会去做,唯独这件事,李毅东连商量的余地都不给,听到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

听完这句话李建明,非常激动甚至还一度想要拔掉氧气罩。“不行,一定要马上接唯希到身边。”说话间扯到了脸上的伤口,导致旧伤口再次裂开出血。

看到父亲因为说话脸上的伤口还留出血,李毅东赶忙叫来父亲的好友陈明陈医生。当药水擦过伤口时,李父痛的脸皱成一团。

陈医生略带责备地对李建明说道:“还知道疼呀,都伤成这样了,还想怎么闹腾,有什么事情等伤口好了再说。”

处理完伤口陈医生把李毅东叫来自己的办公室里。刚到办公室陈医生的脸立马就跨了下来。

叹了口气:“毅东,你爸爸的复查结果出来了,比我们当初想像的还要严重。尽量满足你父亲的要求吧,他的日子真的不多了。“”

听到这句话的李毅东脑袋里一片空白。父亲时日不多了,那个伟岸顶天立地的父亲就快要离开自己了。

这样的结果李毅东早就有准备,当医生真的把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心里还是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真的就发生了。

“当医生这十几年里,我最讨厌说的一句话就是对不起我们尽力了。现在面对的病人是自己多年的好友,感觉自己真的很无能为力,为什么试过这么多办法就是不见好转。”

说话间泪流满面。从李建明住院以来,做为他的好朋友想尽各种办法研究怎么让他好起来,每当他的病情更严重一点,陈医生自责就更深一点,如果自己学识够丰富如果自己再努把力,好友的重情就不会变的无法救治。

自父亲出车祸以来李毅东请了国内最好的医生,也就是父亲的多年好友来医治。却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救父亲。

无奈之下想把父亲送出国外治疗,又因身体多处损伤,不敢轻易转院。

四处托人从国外请来了这方面的专家,国外的最优秀医生面对如此严重的病也是束手无策。在没有一套可以治愈手术的时候,只能选择保守治疗,尽量的缓解他的疼痛。

李毅东沉默了良久,说了个好字,便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深夜的医院特别安静,陈医生看着这个往日意气风发的少年,如今却如此落寞的走在医院走廊上。

感慨事事无常的同时,又深深的自责。面对生命时,自己是那么的无能为力。在命运面前,人类是多么的渺小,在病痛面前多么伟岸的一个人,也必须向病痛妥协。

父亲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肯定是何琴在病房里跟父亲说了什么。奶奶在还等着自己回家,隐藏好悲伤的情绪。奶奶身体不好,不能让奶奶知道父亲时日不多了。

李毅东没敢在外多呆,开着车回到庄园,在家门口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拿出钥匙开门。

“奶奶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此时诺大的客厅里还亮着盏灯,奶奶坐在沙发上。

王西梅在工作上非常干练,在家是个很慈祥的老人。已过花甲之年,容貌仪态却并不像个年逾古稀的老妪。

母亲和姑姑意外去世后,奶奶似乎苍老了多许多,但毕竟是经过了多年的风雨,在外人看来还是那么健康。

只有李毅东知道并非常如此,奶奶的心脏病一日比一日严重,奶奶在强撑,撑到李毅东能独掌KD的时候。这样的奶奶怕是再也受不了什么打击。

看到李毅东走过来,王西梅叹了口气,询问道:“东儿,你的父亲要你把许小英的女儿带到家里来养了?”

李毅东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奶奶。要知道父亲刚出车祸时,怕奶奶心脏受不了,就一直瞒着奶奶,也不许家里的保姆、司机提起父亲的伤。

只是告诉奶奶,爸爸没什么大事,就是点皮外伤,过段时间就可以出院了。奶奶会问这件事,肯定是去过医院了,并且已经见过了父亲。

父亲的情况奶奶这么聪明的人,看一眼便知道是什么情况。爸爸的身上那么多伤口,缠了无数的纱布都能隐隐的看到受伤的部位,身上还插着那么多管子。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