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弑天

第2章 血染月色

月朗星稀,几道身影在树林间穿梭前行。

“萧师叔,没想到这次居然用了三个月才寻得魔人踪迹,看来魔人越来越狡猾了”其中一名年轻男子对身边的中年低声说道。

“恩!这次能成功打探到魔窟所在,众师侄功不可没,可惜耽误了问道大会!”说话之人真是萧青山,此刻正于众人急速向前奔跑着。

“萧师叔……”一名青年弟子快速移至萧青山身边,满脸笑容地叫道“其……”

一柄利剑,带着寒光从其口中穿插而过,带着这名弟子急速向后倒飞出去。

“师弟……”众人一阵惊呼,纷纷停下脚步,向倒地的弟子围去。

“是谁?”萧青山对着天空一声悲呼,飞剑赫然出现在手中,发出丝丝寒光。凄惨的叫声惊起一群夜莺,趁着月色,消失在山林深处。

“桀桀”几声怪笑在林间飘荡开来,为这冷冷的夜色添上了几分悚然。“萧青山,你以为你能逃得掉吗?”

话未落音,幽暗的树林之中,几道幽寒的剑芒疾速地向萧青山等人飞驰而来。

“小心!”萧青山一声低呼,手中飞剑紫芒乍现,迅速挑飞迎面而来的飞剑,但身后的弟子却尚未反应过来,“噗噗”月色之下的树林,一片暗红之色顿时弥漫了开来。

“哎呀呀,我还以为这次会来什么高人呢,原来是问道宗的几个臭道士,看来问道宗这些年来是越来越不如了,桀桀桀……”一个阴阳怪调之声从林中传出,萧青山寻声望去,之见树林之中,一袭身影正不急不缓的向自己走来,“是你,夜无忧”

“对,就是我!你们还藏着做什么?都给我出来!”夜无忧一声冷喝,瞬间,树林之中又有几道身影闪了出来。

几棵树在风中剧烈燃烧着,噼噼啪啪的。也幸亏这几颗树巨大,要不然就像周围其它的树一样,早就化为尘埃,消失在这天地之间。

“修行不易,本是逆天,夜无忧你又何必挑起这无端的杀戮!”一白袍中年人盘坐在地上,双眼紧闭,嘴角残留着一丝暗红的血迹,在他身边一把银色的长剑矗在焦黑的土地上,发出淡淡的银晕。

“萧青山,收起你那一副悲天怜人的嘴脸,这里一半的人是因你而死,你不也是在制造杀戮吗?”然而此时的夜无忧却显得很悠闲,在萧青山的不远处转来转去,“嘿嘿,只要你把那东西给我,这件事我就当没发生过,我会立刻关闭东州的分部,你看怎么样?”夜无忧一边说一边抚摸着手上的魔刀,“不用在装了,我知道那点伤对你来说算不了什么,你到底交不交?”一声大吼,顺手举起魔刀狠狠的劈了下去,一道乌黑的刀芒,带着凄戾的鬼叫声,像撕裂了空间一样,急速向萧青山头上压去。萧青山没有睁开眼,一脸平静。而这时矗在他身边的银剑发出无数银芒,瞬间将黑色刀芒呑噬干净。

“东西我是不会给你的,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萧青山不温不火的说道。

“你虽然占着一把上品灵器,但你的弟子们呢”夜无忧阴森森的笑起来,用刀指着周围的一幕惨象,“难道你就不顾及他们的生死?”

顺着刀尖所指,看着几乎没有站立着的弟子们,萧青山一阵悲愤之火涌上心头,“我对不起你们呀!啊——”萧青山一声悲吼,两行清泪顺着脸颊缓缓流下。

“今日我定要与你同归如尽!”衣袍鼓胀,萧青山抓起地上的银剑,全身灵力瞬间宣泄而出,手中个银剑顿时紫芒万丈,将这片幽暗的树林染成一片紫色。

“万剑引!”萧青山一声大喝,正个身体突然悬浮在空中,飞剑脱手而出,带着万丈剑芒,向夜无忧冲去。

“哼!不知死活!”夜无忧一声低喝,长刀横于胸前,脚下伸出无数黑色触角,迅速爬满了全身。

“给我破——”夜无忧长刀一挥,带动着黑色的触角,在空中形成一条黑色的巨龙,向那连绵不绝的剑芒张口吞去。

“砰——”剑芒与巨龙在空中互相缠绕,发出惊天的巨响,掀起的巨浪摧枯拉朽一般,瞬间剑这片树林夷为平地。

“噗——”一口鲜血从萧青山嘴中猛烈喷出,在月色之下,形成一片诡异之色。而夜无忧也不好过,全身黒芒破碎,向脚底之下涌去。

“咳咳,萧青山,你又何必自毁修为,非要与我论生死?”夜无忧捂着胸口说道。

“哈哈,这是你逼我的!”萧青山吐了一口淤血,“化身为剑——”一道紫光瞬间罩在萧青山身上,身影逐渐变淡起来……

“混蛋!”夜无忧慌了,没想到萧青山如此执拗,“走,都给我快离开!”一声大吼,夜无忧运起全身仅有的魔元,疯狂向天边掠去。

“嗡——”一声剑鸣刺破夜空,萧青山已经化成一柄利剑,紧紧的附在飞剑之上,“嗡——”又一声剑鸣,一道紫色光晕荡漾开来,所到之处,断木尽化为粉末。

“死!!”飞剑突发出一声低吼,带动着周边气流,眨眼便之夜无忧的身后。“不要——”伴随着一声惨叫,整片树林慢慢的消失不见……

不知何时,天空开始飘起了蒙蒙细雨,一柄银色长剑矗立在焦黑的地面之上,发出阵阵低鸣之声,似乎在哀悼什么一般。

“我怎么啦?”雨越下越大,在风雨弥漫之中,一个披头散发的的男子慢慢从雨水之中站了起来,环顾四周,立刻看到被雨水一遍遍冲洗的银剑。

“你……”男子似乎想起了什么,对着银剑,轻声低语了一句。银剑兴奋地一声低鸣,拔地而起,飞至男子面前,“这是……”看着剑旁流淌着的血水,男子脑中飞快闪过一段段画面。

“这是……这是……啊!”男子抱着头,痛苦地跪倒在雨水之中,“师侄呀,我错了,我不应该这样做呀……啊——”

“父亲,父亲”萧云寒几声低呼,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呼,呼,还好是个梦,父亲一定会没事的”擦了擦额头的汗珠,这是才发现屋外已近一片大亮。

“这是哪里?”在他的意识之中,自己好像是被慕容天打晕在山谷之中。萧云寒一阵迷惑,不禁打量起周围来。

小屋里的阳光不是很充足,有点白茫茫的感觉,屋子里的摆设极其简单,除了一张方桌和围着的四把椅子之外,就只剩下墙上挂的一幅画了。萧云寒盯着画,画中一位老者,手抚长髯,仰头望着天际,一副道风仙骨的摸样。萧云寒看着画中人,不知不觉地陷入其中,这画中人给他的感觉就像许久未曾见面的亲人一样。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