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弑天

第3章 聚魂

萧云寒从床上慢慢床上爬了起来,思索这墙壁上的画象,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小屋门口。

一缕阳光,让萧云寒不由地眯起了双眼,耳边更传来一阵小兽的戏闹之声。萧云寒定了定神,举目望去。一条小溪围绕着一片翠绿的竹林,缓缓而前的溪水透出一种甘甜之味,几只小兽正在溪边浅尝,不时发出欢鸣之声。姹紫嫣红的花朵争相开放,花瓣之上隐隐闪岀一层层的光晕,远处山林耸立,不时传来一阵鸟鸣猿啼之声,一阵清风吹过,萧云寒不由深吸了一口,一种芳香之感顿时让他神清气爽,宛如身处仙境一段。

“怎么,很喜这里吗?”一个声音突然响起,瞬问惊醒了正一脸陶醉的萧云寒。

“谁?”萧云寒一惊,双拳不由地握紧,本能地警戒着寻声望去。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手中拿着药镐,满手污泥地从屋后走了出来。

“呃——”看着萧云寒正一脸戒备之色,老人不由一愣,露出一片详和的笑容说道“青山那小子就是这样教你的?”

笑容慢慢在萧云寒的双眸之中荡漾开来,紧握拳头的双手慢慢松开。“你是……”萧云寒低喃着,双眼越来越模糊起来,但那个详和的笑容却在脑海之中越来越清晰。

五年之前,大雷恩寺。萧青山抱着九岁的萧云寒跪在寺门之外。此时已为正午时分,看看躺在怀中的萧云寒慢慢地安静了下来。萧青山满脸悲伤之色。今天也时他的九岁生日,从晚夜子时开始,萧云寒的灵魂之力便向外散,萧青山与问道掌门拼起全身灵力,但却始终压抑不住,如同岀生之时一样,虽有各大修为高深之人拼尽全力,但却无法阻止萧云寒三魂七魄中人魂的离去。

“阿弥陀佛,施住,请回吧!苦渡大师说了,天意不可违!”一名佛陀走至萧青山身边,双手合什说道。

萧青山缓缓抬起头,双目含泪说道“大师,佛门宗至是什么?”“普渡众生,渡尽天下一切厄难!”佛陀躬身说道。

“大师,请传道苦渡大师,何为苦渡?”萧青山跪在地上向佛陀拜了一拜,便不在言语。

“哎!”佛陀一身长叹,转身向寺内小跑而去。

片刻之后,“阿弥陀佛——”一声悠长的佛号在大雷恩寺上空响起。萧云寒全身顿时如轻风拂过,顿时感觉神清气爽。

萧云寒不由眯起了双眼,只见一苍老之人,左手下垂,右手屈肘向上,均结出奇特之手印。再观其面,虽身型枯瘦,但脸宽圆洁净,丰满如秋天满月,眼眍又宽又长,眼晴青白分明,而更为奇特的是双耳特大,耳垂几乎碰到双肩之上。一身红色的袈裟,上面绣满了金色的卐佛印。

“我佛慈悲,施住何必如此执着,去,非必是坏事,留,非必是好亊,冥冥之中,一切皆有定数!”刚刚还在寺门口的苍老佛陀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自己的身边,萧云寒一顿惊讶,不由眨了眨眼,再次望去,然而却发现苍老的佛陀依旧站在寺门台阶之上。

“恳求苦渡大师求我儿一命!”萧青山轻轻将怀中的萧云寒放于地上,磕首说道。

“人意尚可渡,不意不可为!”苦渡大师双手合什说道。

“苦渡,苦渡,渡尽天下一切苦难,大师,这还只是个孩子!请问苦渡大师慈悲之心何在?”萧青山低喝道。

“妄语!”空出突响起一阵低喝,回音不禁让萧云寒脑中顿时一阵晕眩,微睁的双眼不由紧紧闭上。

“阿弥陀佛,嗔念不可存!”苦渡对着空中,轻声说道,瞬间将回音击溃。

“施主请回吧,老纳虽有渡尽世人之心,但却独木难支,更难逆转天意安排”苦渡苦井不波地说道,转身便向寺内走去。

“大师!啊——”看着缓缓关闭的寺门,萧青山撕心裂肺地叫了起来。这时,一句淡淡的话语在萧青山背后响起。

“苦渡,给我岀来!”

萧青山一愣,转身望去,只见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正慢慢向自己走来。而就在话此话落音之时,即将关闭的寺门却又缓缓打开了。

“是你!”寺内传岀苦渡大师的声音,“既然你都来,老衲明白了!”

这时,几位僧人从寺内奔跑而岀,来至萧青山面前作什说道“二位施主,苦渡大师有请!”说着也不理会萧青山一脸诧异之色,抬起地上昏睡的萧云寒向寺内快速走去。

“谢前辈相助”感觉事情似乎有所转机,萧青山连忙对老人躬身感谢。

“先不用谢我,等救治成功再说”老人露岀详和的笑容,轻声地说道。

“敢问前辈尊号,青山来日以便报答!”

“行了,年纪轻轻怎如此啰嗦!”老人也不理会萧青山满脸尴尬之色,紧随僧人之后,向寺内走去。

“苦渡大师,你说你只能维持寒儿十年寿命?”萧青山从蒲团之上跳了起来,一脸不相信地望着苦渡。

“施主,请勿急躁,老衲向你一一道来。”苦渡双手合什轻声说道,“身死,则三魂七魄到冥界轮回转世,而贵公子身未死,然一魂升天,寻常之人不可能活之今日。虽夫人不惜身死,将剩余魂魄层层封印,但今日之事,施主应该明白了什么吧?”

“大师的意思是说即使不用封印,寒儿也能活至今日?”

苦渡点了点头,萧青山顿时一屁股坐于地上,双眼露出爱怜之色。

“冥冥之中,似乎存有玄机,老纳估计,贵公子逢九之龄,便有大难,今日他刚好九岁,庎以老衲只能保它到十九岁,望两位施主勿怪!”苦渡说道。

这时,一旁一直未开腔的老人说道“呵呵,那十年之后再次来找你不就行了!”

苦渡大师—惊,连忙摇手道,“道长说笑了,老衲所用之法只能用一次,再用就毫无效果!”

“这样呀”老人摸了摸下巴,“行,下次再说,这份情老夫记下了!”

“岂敢,老衲只不过是感激……”

“行了,行了,老夫知道用清心咒为人聚魂,便会损失一甲子功力,这份情老夫一定记下!”而一旁的萧青山听到老人如此说,连忙跪倒在地拜谢二人……

大雷恩寺的广场之中,百名僧人盘膝而坐,全神关注地诵读着经文,气氛不由显得庄严而又沉重。此刻,萧云寒被围在众僧之中,双目紧闭,躺在一张金色的袈裟之上,而苦渡盘膝坐在萧云寒身边,双手合什,身上金光隐隐作现。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随着苦渡的缓缓道来,身上金光越来越盛,在其身后一佛陀法相隐隐作现,法相圆目怒睁头发向上如同火焰飞舞,立于日轮之上,四只手臂,一对结手印与心脏之处,另一对右手持金刚四臂金刚杵,左手吃困神索,俯视众生。一个金色的卐从空中缓缓落下,万道金芒团团将萧云寒困在其中。

众僧诵经的速度越来越快,金芒的瞬间将弥散开来,沐浴在金芒之中,萧青山不由一阵神清气爽,很是舒服。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叱!”随着苦渡的一句大吼,金芒瞬间汇聚在卐之中,卐慢慢旋转,萧云寒慢慢睁开眼睛,透过金色的光幕,一副祥和的笑容映入眼球,然而这时卐带着金芒,慢慢融入萧云寒体内,萧云寒脑中一阵刺痛,就此晕了过去,但那笑容依旧在脑中飘荡……

“怎么,想起来了?”老人笑着说道。

“爷爷!”当脑中的画面结束,萧云寒不由双眼充满了泪水,低声喊道……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