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弑天

第4章 迷雾

“爷爷!”萧云寒轻声低喃,两行清泪不由夺眶而出。

老人不由—愣,呵呵一笑“小娃娃,我可不是你爷爷哦”,放下手中的药镐,老人也不顾满手的泥土,捏了捏下巴继续说道,“老夫好像叫鸣虚子,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了,不过,这声爷爷叫得老夫心中很时舒坦,不若多叫几声来听一下,呵呵”看着鸣虚子沾满泥土的下巴,,萧云寒不由扑嗤一笑,心中暗道哪有这样的老人家,简直和小孩子一样。

“呵呵,这就对了嘛,这么大的孩子了,还哭哭啼啼的,走,屋里坐!”鸣虚子看萧云寒收起眼中的水雾,呵呵一笑转身向屋内走去。

“你叫萧云寒,今年应该十四岁了吧?”鸣虚子收拾了一番,从内屋走岀来说道。

萧云寒点了点头,心中丝毫不感到奇怪,当年他岀现在大雷恩寺,必然知晓自己的一切。

“十四岁!”鸣虚子皱着眉头喃喃道,“还有五年就十九岁了!”

“爷爷,你怎么了?”看着沉思的鸣虚子,萧云寒不由好奇地问道。

九为极之数,逢九之龄必是死结。鸣虚子叹了一口气。当初鸣虚子只是去寻苦渡对弈,哪知碰上了问道宗弟子求法救人,好奇心的驱使之下,一番观察下来,却发现居然有人能在少一魂情况下活下来,再看此人根骨奇佳,脉络圆润,但却身无一丝灵力,不由兴趣大增,于是便上演了大雷恩寺聚魂这一幕。

萧云寒见鸣虚子未作回答,便自顾自地四下张望起来,对了,小七呢?萧云寒心中一紧,昨天和小七一起被打晕,为何此时却不见他。于是再也顾不上其他,“刷”地一下站起来向鸣虚子问道“爷爷,小七呢?为何不见小七?”萧云寒心脏剧烈跳中,不种不详地感觉涌上了心头。

鸣虚子一愣,看着一脸焦急之色的萧云寒诧异地说道“什么小七?救你之时,只有你一个人躺在草丛地呀!”

“嗡——”萧云寒脑中一阵嗡鸣,心脏猛然收缩,呆立当场。怎么可能?小七明明在自己之前晕倒,怎么会只剩下我一个人,难道……萧云寒不愿再想,也不敢想下去。

“你不说我都忘了,是什么人非要置你于死地?”鸣虚子捏着下巴好奇地说道。

“死地!?”萧云寒彻底迷糊了,怎么会是死地呢?只不过是被慕容天用木棒击晕,何来有置于死地一说。

“你不知道?”看着萧云寒一脸迷感的表情,鸣虚子越发觉得奇怪,接着说道,“你将上衣解开你就明白了!”

听鸣虚子如此一说,萧云寒这时才发现,原本自己的衣物早以不见,现在穿着的却是一评宽大的道袍。萧云寒一阵奇怪,慢慢将道袍解开,一看之下,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一道剑印正处在自己心脏之上,虽伤口己愈合,但从位置来看,却是必杀之招。

“不知是不是你运气好,此招明显要置你于死地,但却无巧不巧地擦着心房而过,要不然恐怕……”鸣虚子没有接着说下去,他要给萧云寒一点时间去回想起发生的一切。

“慕—容—天!”萧云寒咬牙切齿的说道,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慕容天居然对自己痛下杀手,以往只不过是欺负一番,虽免不了皮肉之苦,但也断然不会如此,但除了他还能有谁。若真是这样,那小七又会怎么样?萧云寒心中不祥之感越来越强烈。

“慕容天?难道就是问道宗秋断衡的弟子?”鸣虚子思索起来,不可能呀,秋断衡一向自律,岂又会让自己的弟子这样胡作非为,再说问道宗向来门规森严,其实定有蹊跷。

然而就在此时,一阵悠长而又急促的钟声,从剑峰之顶荡漾开来。“嗯?问道宗出事了?”听到钟声,鸣虚子不由眉头一皱,百年来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如此急促的钟声。看了一眼此刻依旧满脸惊愕不安的萧云寒,鸣虚子低咳一声说道“寒儿,不色已不早了,还是先回去看看你那个小七朋友吧!若他寻不见你,必会焦急的!”

“小七!”萧云寒一声低喃,瞬日惊醒过来,看着屋外慢慢下沉的太阳,连忙躬身说道,“爷爷,寒儿先回去,明日再来看你!”

“去吧,沿着那条山路一直向前,便到剑峰后山了,记住不要向外人提起今日之事”鸣虚子叮嘱道。

“恩,寒儿明白”萧云寒应了一声便向屋外跑去。见萧云寒走远,鸣虚子笑容立即收敛,盘膝坐于庭院之中,神识慢慢向剑峰之顶汇去。

剑峰之顶人来人往,一片噪杂。而问道宗大殿之中,显得更为甚之。看着众人带着各式的表情争执不休,空空道人不由一阵心烦气燥。“好啦,都给我闭嘴!”空空道人一声大喝,大厅之中瞬间安静了下来,“叫你们来是商量对策,不是让你们来买莱的!”空空道人慢慢站了起来,环视了一圈众人,最后落在大厅之中,一个正瑟瑟发抖地弟子身上,“你是说所有人都死了?但却没有萧青山的尸体?”

“是……是的,掌门”该弟子颤抖着说道。

“而且在他们的身上感觉到魔元之力的存在,却又没发现任何修魔者的尸体?”

“是的,掌门”随着空空道人的步步逼问,该弟子颤抖得越来越厉害。

“你还说尸体内不仅有魔元之力,还有本宗化剑为身的剑气?”空空道人冷声喝问道。

“掌门!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看着空空道人冷峻的眼神,该弟子不由吓得跪倒在地,全身不住的颤抖着。

“掌门,掌门”秋长老见状,连忙站起来,出声阻止道,“还望掌门冷静,我看此事并非如此简单,至于萧青山是否叛岀师门,一切只有等将他寻回再说!”

看着跪在地下快心神破碎的弟子,空空道人长叹一口气,说道“青山为人刚直,绝不会做出次事,秋长老你生性冷静,此事由你负责,将青山寻回,另外众长老下去约束好门下弟子,不可乱议!都散了吧!”空空道人挥了挥手,满脸疲惫之色……

入夜,几道人影会汇在一小山谷之中。“没想到连无忧大人都死了!”一个身影开口说道。“桀桀,死了就死了呗!”一声怪笑响起,“死了我们才有机会爬上去,不过没想到却没寻到萧青山。”说完,手中突地冒出一团碧绿的冷森之火,丢于树林之中。

火光乍现,空气中之立刻飘来一股焦臭之味,令人作呕。火光之中,击个面目冷森之人,正满脸怪笑,看着火焰之中的几具尸体,一副怡然自得的神情。

“桀桀,不知那小子死了没有?不过这次居然寻得魔子,也不失大功一件呀,桀桀……”

在火光的照射之下,一个瘦弱的身影,正背靠大树,双目紧闭……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