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弑天

第6章 神秘古玉中

问道宗后山,坠云崖。

传言千年之前,问道宗后山突然崩裂,巨大的轰响之声,不由引起了问道宗的注意,纷纷赶至后山一看究竟。当众人赶至此处,只见一道沟壑渐渐形成,将一座完整的山峰一分为二。众人不由惊叹天地之神奇,然而令众人意想不到的是,天上的云朵仿佛受到招呼一般,纷纷向沟壑之中坠去,瞬间将沟壑填充成白茫茫的一片。当时刚接任掌门之位不久的空空道人,见此异象,不由御剑而起,随着云朵一起坠入山崖之下。就在众人期待以为有什么神物岀世之时,空空道人满脸赤红地飞了上来,也不等众人询问,便开口说道,从后此处名为坠云崖,而且将会列为本门禁地,任何人不得擅自入内,另物此处并无神物出世,大家也就不用多想了。众人不由一阵失望,但碍于掌门之令不得不离去。以致到现在,几乎没人来过。

听着耳边呼呼的风声,萧云寒心中不由一阵纳闷,不知鸣虚子为何将自己带到此处。慢慢移动着脚步,萧云寒侧身向山崖之下望去,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山崖之下只能用深不见底,飞鸟不渡来形容。

“爷爷,此处乃宗门禁地,不若我们先离开吧!”萧云寒后退一步,小声地提醒道。

“你相信爷爷么?”突如其来的问话,让萧云寒不由一愣,看着鸣虚子一脸的从容看着山崖下,萧云寒坚定的点了点头。

“相信我就从这走过去!”鸣虚子突然转过头,严肃的说道。

“可是,爷爷,这怎么可能?”萧云寒一脸惊愕之色,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爷爷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看着萧云寒似乎有退缩之意,鸣虚子不由仰天一声长叹,失落无比。然而就在鸣虚子叹息之余,萧云寒却闭上了双眼,慢慢地向前跨出了一步。

一步,两步,三步……听着耳边的风声越来越响,萧云寒猛吸一口气,说道,“爷爷,我相信你!”便向前猛跑出去。

鸣虚子一愣,看着萧云寒慢慢消失的身影,紧接着不由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啊——”萧云寒一声惊呼,感觉自己似乎撞进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之上。“难道已经到底了?”萧云寒暗想着,慢慢睁开双眼,一副面目慈祥的面孔瞬间跳入眼眶。

“爷爷!”萧云寒一声惊呼,“你怎么也跳下来了?”

看着萧云寒满脸惊愕之色,鸣虚子哈哈大笑道,“你都能下来,为什么我就不能下来?”

“可是这么高,你……”

“你都没事,我能有事吗?”鸣虚子调侃道。

“没事?怎么可能?”萧云寒听鸣虚子这么一说,立即在身上摸索起来,“怎么会这样?”感觉到自己浑身全无异样,四肢健在,萧云寒吃惊的问道。

“傻孩子,爷爷又怎么会让你有事呢?”鸣虚子摸着萧云寒的头笑着说道。

“可这是深不见底的坠云崖呀!”萧云寒依旧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

“这是坠云崖吗?你在仔细看看!”

顺着鸣虚子所指,萧云寒举目望去,不由一阵无语。那竹林,小溪,跟昨天所见一模一样,这哪里是什么深不见底的坠云崖呀,这分明是鸣虚子的小居。

“爷爷,是你对不对,是你带我到这里来的?”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萧云寒顿时明白了过来。

“不是我,是你自己!是你的心带你啦的!”鸣虚子严肃的说道。如果当时萧云寒退缩了,那么鸣虚子也将会对他彻底地失望,因为他不会把时间浪费在一个连这点勇气都没有的人身上。“哈哈哈,别想了,走,尝尝爷爷种的茶味道如何!”看着萧云寒一脸不解的表情,鸣虚子大笑着说道。

……

问道宗四百里之处的一个小山谷中,几个身着青袍,胸口绣着问道二字之人,正围着一堆灰烬埋头苦思。

“不对,这不是动物的骨灰,这必定是人的!”一个青袍男子突然说道,“你们看,这分明是上等布料烧过的模样”青袍男子拿起一撮灰烬,递到众人面前。众人满脸怀疑的凑了过去,轻嗅之下,果然闻到一股布料的焦糊之味。

“慕容师兄说的不错,但有时何人如此灭绝人性,杀人不说,还要毁尸灭迹呢?”另一名男子轻声问道。众人听此一问,又不由皱起了眉头。

“不管是什么人,能做出如此勾当,肯定不是我们正道之人!”

“话不能这样说!”就在众人议论之时,一个声音突然传来。

“秋长老!”听到突来的声响,众人立即停止了猜测,齐声喊道。

原来此众人正是连夜赶下山的秋长老一伙,而那先前说话之人自然就是慕容天了。

秋长老微微一点头,对着刚才发现问题的男子说道,“天儿,你做的不错,但凡事不可轻易就下定论,你看看这个!”秋长老手一扬,一块青色之物慢慢向飘了向众人。

慕容天见有东西飘来,连忙向虚空中一抓,将青色之物瞬间吸至手中。

“问!?”慕容天满脸惊讶,不由地看了看自己的胸口。

其余众人不明所以,围了上来,纷纷向慕容天手中看去,只见慕容天手中抓着一块青色的布料,而布料之上却绣着一个金色的“问”字。

“怎么会这样?”众人不由一阵傻眼,“怎么会和本门的标志一模一样?”

“着、这本来就是本门衣服上的碎片!”秋长老不急不缓的说道。

“难道真的是青山师叔?”慕容天轻声低喃道,呆立当场。

……

“噗——”一口茶水从萧云寒嘴中喷出,吃惊地看着一脸严肃的鸣虚子问道,“爷爷,你说什么,你想收我为徒?”

鸣虚子看着惊讶不已的萧云寒,淡定了点了点头。

看到鸣虚子在此肯定,萧云寒不由满眼射出兴奋的光芒,但旋即又变得暗淡起来,“爷爷,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天生缺少一魂,根本就无法在体内聚集灵力!”

“谁说修道就一定要能聚集灵力,自古以来,以武入道,以体入道者大有人在,你为何不尝试一下以其他方法入道呢?”鸣虚子耐心的劝解道,实际上,在他心中,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能将萧云寒引入道中,他只是希望经过修炼,能够延缓萧云寒魂力的消散。

“真的?难道爷爷真的有办法?”萧云寒听到鸣虚子这么一说,不由又燃起了一丝希望,这样一来,只要自己能够走入道的行列,自然就能摆脱废物的名头,说不定还能好好教训一下慕容天等人。

“办法也不是没有,只不过比较辛苦,你愿不愿意?”鸣虚子担心的问道。

“愿意,只要能入道,什么苦我都不怕”萧云寒点头兴奋地说道。

“那好,你先出来!”鸣虚子见萧云寒点头,于是放下手中的茶盅,向屋外走去。

“你就在这里先扎个马步给我看看,记住要站稳!”看着萧云寒紧紧的跟在自己的身后,鸣虚子一边走一边说道。

等到距离有十丈之遥是,鸣虚子转过身,看着神情严峻的萧云寒,不由苦笑不得,这那是扎马步呀,这简直就是蹲在那里。鸣虚子一声苦笑。

“寒儿,站稳了!”鸣虚子大喝一声,手指微微一动,一股气流便顺着手指所指,带动着地下灰尘向萧云寒吹去。

“咳咳……爷爷,怎么刮风了?”萧云寒被灰尘呛了个正着,咳嗽着说道。

“刮风!?”鸣虚子不由一愣,看着萧云寒扇动着眼前的灰尘,额头不由堆起了黑线。

两根手指,三根手指……

随着手指的增多,风力越来越强,但萧云寒却一步未动,倒是脸都快被咳出血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修为倒退了?”鸣虚子看着自己快用上一成灵力的一掌,却只换来一阵咳嗽,不由郁闷起来。若换成寻常年纪的孩童,估计早就被掀翻在地了。

见灰尘慢慢散去,萧云寒不由一阵好奇,也不管什么马步,跑到鸣虚子身边问道,“爷爷,怎么好好的刮起风来了,还一阵强过一阵?”

鸣虚子此刻正郁闷不已,听到萧云寒的问话,不由回过神来,说道“天气,天气无常,天气的原因!不过这没道理呀?”

看着鸣虚子的怪异神情,萧云寒也不好在追问下去,只好向天空中瞅了瞅,自语道“恩,的确没道理!”

听到萧云寒的自语声,鸣虚子差点没晕倒在地,于是咳嗽了一下说道,“寒儿,来,让爷爷看看你的身体!”

“呃——”萧云寒不由张大了嘴巴,搅着手指慢吞吞的说道,“这个……爷爷……我们……”

“啪——”鸣虚子使劲的拍了一下,双眼圆睁地吼道“你想到哪里去了!”不由分说,一把将萧云寒拉直身前。

“不要呀!”萧云寒眼中不由露出了绝望之色。

然而这时,一道紫光落在了萧云寒的身上。一块淡青色的玉佩,清晰的印在脑中,“这是,这是……”鸣虚子满眼惊讶之色,喉咙不断蠕动,“琅—嬛—古—玉”……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