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弑天

第10章 地狱训练

虽然高强度的训练能激发身体的潜能,但一旦休息下来,身体中的每个细胞却依旧会处于紧绷状态,代谢加速。而这个时候就必须要有充足的养分来提供细胞的再生代谢,否则就会让人产生疲劳之感,甚至会影响身体机能。躺在木桶之中,萧云寒舒服的闭上了双眼,暗自称赞鸣虚子所想之周全。一天的训练下来,最让萧云寒开心的便是此刻。而木桶之中则盛满了紫色的药液,这是鸣虚子专门为他配制的,为此鸣虚子几乎将自己的药圃翻了个底朝天。

一炷香时间之后,萧云寒舒服的伸了个懒腰,听着全身骨骼发出“咯嘣”一声,不舍地从已经变得澄清的药液之中走了出来……

“轰,轰——”接二连三的爆鸣之声,让萧云寒不由从修炼中惊醒过来,慢慢睁开眼睛。只见小院之中,一片尘土飞扬,而鸣虚子则空中飞来飞去,不时有紫芒从手中闪出。

“爷爷,你这是……”萧云寒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由张大了嘴巴问道。

“寒儿,你记住,修行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不想做废物,那你只有坚持,坚持,再坚持!”鸣虚子一声训斥,从空中飘然落下,也不管萧云寒的惊讶,衣袖一挥,顿时将小院中的尘土吹尽。

小院之中的景象,渐渐显露了出来,萧云寒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小院之中,竖立数十根粗细不一的圆木,而最细的那根,估计也需一人勉强合抱。而在圆木的后面,则摆满了石锁。

“爷爷,这是……”萧云寒眨了眨眼,一种不祥的念头从心中升起。

“嘿嘿”鸣虚子看着萧云寒惊恐的眼神,怪笑了一声,“这一个月来,你基本上已经达到了我所要求的一切,所以想找点其他的事让你做做”接着面色一寒说道,“这里的每一根圆木,你必须将每一根踢断,多少下不计,但必须在一个月内完成,后面的石锁,最后一块,必须要在三炷香的时间内举起一百次,同样也是一个月!还有……”

“还有!?”萧云寒一声惊呼,看着那根足足两人才能围起的圆木和差不多有百来斤重的石锁,差点晕倒在地。

“哼!有意见吗?”鸣虚子冷哼道,“还有就是这些都必须在完成基本训练之后进行,你听明白了?”

萧云寒木讷的点了点头,看着萧云寒稚气未脱的脸庞,鸣虚子心中一声长叹,也许真的是自己要求太过苛刻了,但是自己所剩时间不多,也由不得顾忌那些了。

……

十天,足足用了十天的时间,萧云寒终于将第一个圆木踢断,虽然与鸣虚子要求的结果相差甚远,但萧云寒心中依旧有一丝满意。看着四肢的老皮慢慢脱落在药液之中,萧云寒发现自己似乎喜欢上了这种生活,尤其是那种突破人体极限所带来的快感。

“寒儿,你是否会怪爷爷对你太残忍了?”布帘突然被掀开,一个声音将萧云寒从陶醉中拉了出来。

“爷爷”见鸣虚子突然走了进来,萧云寒连忙从木桶之中站了起来,但突然感觉到下面凉飕飕的,不由脸色一红,迅速的蹲了下去,尴尬地笑着说道,“怎么会呢,我知道爷爷这是为我好!”

“哎,你明白就好”鸣虚子叹了口气,脸上带着一丝惨然。

“爷爷,是不是有什么事呀?”看着鸣虚子的表情,萧云寒心中不由咯噔一声,试探地问道。

“我知道这几日你很辛苦,但爷爷也是没办法,估计过几日爷爷就要离开这里了!”鸣虚子一边说着,一边看着萧云寒,眼中顿时充满了不舍之意。

“爷爷,难道寒儿有什么做的不好么,日后寒儿更加努力就是了!”听到鸣虚子说要离开,萧云寒顿时慌了神,忙从木桶之中爬了出来。

“你做的很好,比我预计的还要好”鸣虚子上前一步,将萧云寒按回药效未失的桶中,接着说道,“在一个月前,爷爷隐隐感觉到天劫来临的迹象,所以爷爷必须要暂时先离开你一段时间,找个安静无人的地方,为渡劫做准备!”

“爷爷要渡劫?”萧云寒惊讶的问道,眼中不由闪过一丝兴奋。

鸣虚子点了点头,淡然地说道,“是呀,此次天劫不知能不能安然渡过!”

“爷爷,你这么厉害,不用担心的!”看着鸣虚子全无信心的样子,萧云寒安慰道。

“若是寻常天劫,爷爷自是不怕,但爷爷是一名散仙,但年爷爷心高气傲,一直渡劫未成,不得不兵解重修,现在爷爷虽然是一劫散仙,但这次天劫的威力足足是一劫的两倍,爷爷不得不担心呀!”摸着萧云寒的头,鸣虚子眼中尽是凄然之色。

“爷爷,”萧云寒突然站了起来,也不顾全身暴露,坚定地说道,“你安心渡劫,等你回来之后,寒儿一定会完成你所交代的一切训练,必将不再是一个废物!”

“好,爷爷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哈哈哈”鸣虚子开怀大笑道,此次离去,最担心的便是萧云寒,如今看到他有如此决心,心中的担忧终于放下,“你先穿好衣服,随爷爷来!”

月色之下,萧云寒睁大着眼,在一个人身上摸来摸去,嘴中不是的发出啧啧之声。“爷爷,这个木头人是你做的吗?可真是太完美了!”萧云寒不由称赞道。

“哈哈哈,这哪能算什么完美呀!但年鬼谷子前辈所制作的傀儡足以抵挡分神期的高手,而我做的,只怕练鬼谷子前辈的皮毛都赶不上!”

“鬼谷子?傀儡?”萧云寒不由摸了摸头,一脸不解。

“鬼谷子乃是现在器宗的开山祖师爷,当年以制器入道,飞升仙界,而他一生之中,以制作傀儡而闻名,若是现在修真界出现鬼谷子所制作的傀儡,恐怕少不了一场腥风血雨呀!”

“那现在的修真界还有鬼谷子前辈所制作的傀儡吗?”萧云寒好奇的问道。

“有,就在器宗之中,当年爷爷曾想借来研究一番,但却被拒绝了”鸣虚子说着,眼中不由露出了向往的神色,“好了,不说这个,还是给你说说这个傀儡吧。”鸣虚子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傀儡身后,伸手在其背后摸了一下,傀儡的双眼立刻亮了起来。

“爷爷,它眼睛睁开了!”萧云寒顿时被吓了一跳,大声叫道。

“哈哈哈,不仅如此,它还能动!”鸣虚子笑着说道,手掌又在傀儡身后一摸,只见傀儡瞬间动了起来,挥舞这木臂向萧云寒扑去。

“啊——”萧云寒闪躲不及,顿时被傀儡击飞,发出一声惨叫。

“这个便是爷爷为你做的最后一个训练计划,闪避!”萧云寒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看着鸣虚子将傀儡停了下来,眼中露出了兴奋之色。“寒儿,你记住,光有速度不行,还必须有眼力和冷静的心,这样才能让你在争斗中,将伤害降到最低”鸣虚子一边说着,一边围着萧云寒在地上画了一个大圈,“爷爷走后,你便要在这圆圈之中与傀儡对练,在躲避傀儡攻击之时,不可离开圈中半步!”

看着足足有三丈宽的圆圈,萧云寒说道,“爷爷,你放心,你回来之时我必将傀儡击倒在地!”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