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灵当道

第一章 绝世“好”剑

层叠的山峦在清晨的雾气中若隐若现,淡淡的阳光穿透云层飘散在和煦的微风中。

苍翠的山谷里,两只妖兽对持,爆发出浓浓的气势。右面一只浑身覆着黑色鳞片,四肢强壮,双目血红的七级地兽,它十多丈长的巨大身子微微弓着,在酝酿着最强一击,仿佛随时可以把眼前的敌人撕成碎片。

在青灵大陆上,七级的地兽已经相当强悍了,足以比得上金丹期修士,尤其妖兽天赋异禀,体魄强壮,一般金丹初期修士都抵挡不了。

而在这只七级地兽的面前则盘卧着一条青色巨蟒。这青色巨蟒盘开蛇阵,头颅高高昂起,分了七个叉的幽冷舌芯吐个不停。青色巨蟒修为较弱,只有八级,但也是八级巅峰,马上就要突进七级,在气势上完全不弱于七级地兽。

小山谷里一道清流,风景优美,如诗如画。其实景色还在其次,真正难得的是小山谷地下有一条罕见的极品灵脉,非常适合修炼。青色巨蟒在这一带以绝对的实力占据了这个小山谷,准备进阶七级。结果最后关头竟然遭到了眼前这头七级地兽的挑战。如果战败,那么它将失去小山谷,无缘极品灵脉。

双方一触即发!

“我说,你们俩能不能不打呀?这小山谷里的灵脉足够你们俩一起修炼的,何必非争个你死我活呢?”

在这么紧张的时刻,两头妖兽之间竟然坐着一个少年。这少年完全无视两头妖兽身上所散发出的杀气,竟然就那么优哉游哉的盘膝而坐,看看这个,再瞅瞅那个,一脸的不以为然。

如果仔细看,在阳光之下,那少年的身躯竟然是微微透明的,屁股底下还有一柄锈迹斑斑的铁剑。与其说是坐,不如说少年是漂浮在剑身之上。

两头妖兽对少年视而不见,身上散发出的气势更浓。只一瞬间,猛然发起了碰撞。

“碰”的一声,肉眼能够看见的巨大气旋横卷而起,以两只妖兽的碰撞点为中心向四周扩散。

咣!两只妖兽之间的铁剑被卷得横飞出去,跌落在溪流的旁边,半个剑身浸到溪水里,那剑上微微透明的少年也跟着被扯出去老远,摔了个狗啃屎!

“打来打去有什么意思?全都是灵智未开的蠢蛋。”少年慢慢爬起来,坐回到剑身上,摇了摇头,索性闭目养神。

两只妖兽之战彻底爆发,小山谷里飞沙走石,乌烟瘴气,草木全被摧毁,再不复当初的优美景色。

“完了,好不容易重见天日,还没几天,又要被埋起来了,唉……”被两只妖兽撞起的尘土滚石已经将铁剑掩盖,只露出剑柄的部位,少年站在剑柄上看着两只蛮兽大战,无奈到了极点。

正在这时,少年忽然抬头北望,天空之中一道青色惊虹,看方向正是向小山谷飞来。少年皱起眉头,一个俯身钻入铁剑不见踪影。

片刻之后,那惊虹在距离小山谷百丈之外便悄悄落下,青光散去,露出一个中年男子,修为已到筑基大圆满,只差一步便要结成金丹。在他身后又陆续出现了两男一女三个十二三岁的孩子,修为大概在练气中期。

“辛师叔,我们不是要到青冥涧去吗?怎么停在这里了?”那女孩一现出身形,便急切的开口,声音如同黄鹂般清脆。她年纪虽小,眉目却甚是清秀,大大的眼睛,尖尖的下巴,已是一个小美人。

“妍儿,宇武,仙青,你们三个都小声些。前面有一处山谷,里面有两只相当于金丹期的妖兽在血斗。不说别的,只要能得到一枚七级妖丹,就能让我们飞升门再添一个金丹期的修士,青冥涧那处险地我们也就不用去了。”中年男子微微一笑,已经当先向前走去。

青灵大陆分为六大州,七大险地,三大圣地。而飞升门处于青灵大陆西北以北的黄州,紧临着七大险地之一的青冥山脉,资源贫瘠,非常荒凉。

飞升门名字虽然霸道,但在黄州也不过只是一个地处偏僻的小门派,门内最高修为的也不过是金丹期,门下弟子虽然有数千人,但大多是练气期。

至于为什么取了“飞升门”这么霸气的名字,只是因为上万年前曾出过一名飞升修士而得名。不过现在飞升门早已不复当初的强盛,传到当代掌门金宵手中,没有寂寞消散已经算是不错了。

这次金宵的师弟辛元带着周心妍、宇武和刑仙青三个资质不错的弟子去青冥山脉边缘的青冥涧采摘一种筑基时可以提升成功率的冲灵花。

虽然青冥山脉乃七大险地之一,但青冥涧位于边缘,对于尚未筑基的小修士自然是险要以极,但在辛元眼中也并不多险。

“金丹期的妖兽?”叫做宇武的小男孩有些迟疑。他们四人修为最高的辛师叔也才筑基大圆满,虽然离金丹只差一步,可毕竟没达到金丹境界,如何能敌得过七级妖兽?更何况他们三个练气期的小修士?这简直跟送死没什么两样。不过宇武甚有心计,只是点到为止,不敢明目张胆的质疑辛师叔。

“是呀,辛师叔,你能对付吗?”而叫做仙青的男孩显然没有宇武的心思,听得辛元脸色一沉,冷哼了一声。

“如果是正常情况,七级妖兽已经不是金丹初期修士可以抵挡,恐怕要掌门师兄亲临才行,不过现在谷中两只妖兽互斗,它们修为相当,结局很可能是两败俱伤,这样的大便宜,我们到是可以去碰碰运气。待会你们跟在我身后,小心掩藏身上的气息。在小山谷外等着我就是。”辛元脸色不好,冷冷的说完,便再不顾及三个小辈,转眼间人已经到了小山谷之外。

刑仙青看了看周心妍和宇武,吐了一下舌头。三人收敛气息,小心翼翼的向小山谷行去。

随着一声凄厉的吼叫,伴随着巨大的轰鸣传来,两只妖兽之间似乎分出了胜负。七级地兽狼狈得从小山谷中退出。它身上的那黑色的鳞片已经掉落,露出血红色的伤口,腹部被开了一道大口子,鲜血正不停滴落下来。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