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仙道

第6章 南天的雄心

流云国跟奶奶所描述的不一样,根据北宫信所说,流云国是流云州最大的国家,不光是凡人多,修仙者也多,整个流云州有半数以上的修仙者在流云国,而流云国最大的宗门是流云宗,不光是流云国,就连整个流云州都是以流云宗命名的,根据流云宗的典籍上记载,本来流云国不叫流云国的,流云州也不叫流云州,具体叫什么也没记载,只不过当年流云宗第八代宗主实力过人,硬生生的将流云宗所在的国家改名为流云国,接着又将流云国所在的州改名为流云州。

南天不由得感慨万千,这要多大的实力啊,不过自己未尝不能做到这一点。

“哎哟!”南天一声叫唤。“什么鬼玩意儿,头晕死了。”

“南天哥哥,你没事吧?”北宫梦问道,还没等南天答话,东方露儿就左一摇右一摆的跑了过来,“南哥哥,你没事吧?我来给你擦擦汗。”南天哭笑不得,头都大了。

“这是传送阵,坐多了就习惯了。”北宫信解释道。“你还想让南哥哥头晕吗?还想让他坐,哼。”现在的北宫梦可为着南天。

“南哥哥,什么时候还讲故事我听啊!”北宫梦自从南天给东方露儿讲了一个故事之后就一直缠着南天,非要听故事。

本来以北宫信的能力带着几个人来到流云宗了不起也只需要用两三柱香的时间,但他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流云宗有了个空根之体的天才,再加上自己女儿的无根之体的觉醒,自己流云宗将会超过第八代宗主的流云宗,带着流云宗走出流云州,自己可就是流云宗的千古功臣了,想着都高兴啊。。。。。。以自己的元婴后期的实力,在流云州是横着走啊,谁敢在天王老子身边动人?

于是乎就出现了这么一幅场景:某个嚣张宗主带着几个人专门从别的宗门头顶过,走到护派大阵的时候还把人家宗门的高位长老,宗主全都叫出来,然后好好的吹嘘一番,还请各位宗门的长辈亲自验证。弄得人家一阵唏嘘,怎么自己没弄到啊。特别是某个化神前辈,更是气得直将自己宗门的宗主一顿暴揍。

好景不长,刚这样三个宗门,嚣张宗主就悲剧了,流云宗的老怪物,也就是该宗主的亲爹出来了,多少年都不动的他出来了,流云州元婴期以上的修仙者都知道了,流云州最大的宗门的老祖宗亲自动手了,而对象竟然是——自己的亲儿子,流云宗的当代宗主。。。。。。这一乌龙事从开始只有元婴期以上的才知道,后来不知怎么的闹得全州都知道了,上至化身前辈,下至练气菜鸟,大家的话题都离不开这件事。

流云宗。

“你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蛋,以为自己有个元婴后期的修为就无敌了不是?要不是老子及时赶来了,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跟我作对的几个老怪物要不是因为顾及你也有元婴后期的实力,加上我给你的众多宝物,无法瞬间击杀你,你他妈的早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蠢猪,空根之体也是用来炫耀的?真不知道怎么生了你这么个蠢猪!”北宫信耷拉着个头,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

坐在堂中央的正是北宫信的父亲北宫望,北宫梦坐在北宫望的怀里,给他轻捶背,南天坐在北宫望的下首,也咧着个嘴。

骂了好一会,北宫望才停下来,又看着南天,兴奋地直搓手,丫的,可捡到宝了。

“天儿,可有兴趣加入我流云宗?”北宫望和蔼可亲的问道。

南天还没有答话,北宫信就抢着说道:“天儿已经是我的女婿,您的孙女婿了,已经是咱流云宗的人了。”

“什么?你就这么把女儿嫁了出去?”北宫望,北宫梦都大吃一惊。北宫梦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虽然很吃惊,但是心里却不知道怎么的很高兴,好像是按照自己想的来的,可是自己没想过啊,碰上他不只有这么两天吗?哎呀,羞死人了,才认识人家这么几天就喜欢上了人家,怎么说啊?

北宫梦红着脸,骂道:“你,你,你什么意思?我都没有说你就说了,谁叫你自己做主的?就算你自己做主也要跟我说声啊,你,你气死我了。”说着说着,嘴就咧开了,以后可以天天听笑话,听故事了,哈哈,赚了。

北宫望恨铁不成钢,“你他妈的怎么做宗主的?梦儿这么好的姑娘,家里背景又好,长得又这么漂亮,就这么把她给嫁了?不管怎么说也要告知全流云州啊,我们流云宗有了个女婿,人品天性天赋那都是超一流的,假以时日那是一定超过老夫的啊,而且还是传说中的空根之体,要是这么说不就可以狠赚一笔了吗?笨蛋,一点都不知道为宗门考虑考虑。”

南天无语的看着北宫信,北宫信做出了个无奈的表情。

想了会,南天道:“要我做您老人家的孙女婿也不是不行,但是我有条件。”北宫梦听了更是高兴的一把扯下爷爷的胡子,小脸绯红。

北宫望也是大喜,道:“条件好说,等你们成亲了后,整个流云宗都是你的了。”

南天不屑的道:“区区流云宗我南天还看不来,我先把话说清楚,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我南天绝不会限于区区流云州的,而且跟着我以后会碰上怎样的危难我也是不知道的,以我的性格,绝对不会只有北宫梦这么一个妻子。”

不简单!这是北宫望的第一感觉。

北宫望沉声道:“说下去。”

“但是做了我的女人,我就会用生命去保护,若是保护不了,我也会让她死在我的手上。我以后会遇到很多应付不了的人,所以,你们慎重。”

北宫信道:“若是如此,此事倒也要重新考虑考虑了。”不得不说作为一宗之主,首先考虑的是划不划算。

北宫梦不愿意了,什么人嘛,嫁我的是你,不嫁我的也是你,贪生怕死的人,我就不怕。

北宫望一声大笑,“好,就凭你这句话,我北宫望就认了你这个孙女婿。”“什么?爹啊,这可不行啊!”

“不行?什么不行?”北宫望不高兴了。

“首先,在咱流云宗的势力范围之内,不管他招惹了什么样的强敌,惹了什么样的乱子,都有我流云宗收尾,但是若是除了流云宗的势力范围呢?他好说,梦儿可就不好说了,无根之体差不多就是一介凡人,跟着他受苦受难不说,要是遇上了生命危险谁能救得了她?其次,若是招惹的敌人过于强大,超出了我流云宗所能应付的范围,那怎么解决?”

“信儿,你想的还是太多了。”北宫望叹了口气,道:“修仙界奇门异术多得是,早在第八代宗主在位之时就曾请高人占卜过,我流云宗万年之内必遭横祸,却会有解救之人,若是挺得过去,流云宗前途将无可限量,若是挺不过去,将会是万劫不复,我相信这个人只有天儿了。”

这件事北宫信也知道,“算了,一切凭父亲做主。”

“等等,我的条件还没有说。”南天发话了。“首先,我在宗门的地位问题。相处了这么久,想必宗主大人也知道我的脾气性格,生来不怕任何人,也不喜欢受约束。”北宫信点了点头。

“所以我在宗门内不受任何人的管制,当然,岳父岳母和妻子还有爷爷除外了。”

北宫望点了点头,道:“这个条件好说。”

“第二个,我修炼的功法很特殊,宗门得无限制的给我提供资源。”

“这个更好说。”

“第三个,若是娶妻,必须是同时娶北宫梦和东方露儿,毕竟,她才是我的未婚妻。”

北宫望犹豫了片刻,也点头答应了。

于是乎就商量了具体的日期,这场婚事就这么定了下来,再由南天写了个告示,告布全国,再发向全州。还写了请柬,由流云宗弟子作为使者送往各个宗门。待一切办妥之后,南天才找个机会跟北宫望单独相处。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