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良人

第六章:一答换二礼

酒馆已是打理干净,长椅上桌。

陆北游从柜台提了一小壶黄酒,回到后院自己的房间里躺下,脑子里开始回想今天发生的种种,不由握紧了拳头。

最后定格在牧球球问的那句:“少年,你要学剑吗?”

陆北游躺在床上翘起二郎腿,提起黄酒痛饮一口,抬起自己受伤的手掌,随后伸手在空气中虚握一下,好似想要抓住什么东西。

陆北游心想到:“要学啊!不光要学,我还要成为那一剑开山,一剑断江的大剑仙啊。”

想着想着便晕乎乎的钻到被窝里,睡了过去。

这腊九寒天啊!还是饮一口黄酒再睡舒服,暖和!

睡梦中陆北游又来到了那个梦境,再次看到梦境中与自己模样如同一人的男子,跟那模糊人形对峙的一幕。

那背后七道禅轮的模糊人形,虚空中一指指向梦中的男子。

那男子也再次打开背后的破袋子,自那破旧袋子中飞出五剑,迎向那开山一指。

就在两者即将碰撞到一起的时候,梦境的画面突然静止不动。

这时,陆北游突然发现自己出现在了这次梦境里。

他急忙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身体,现在身上穿着跟他睡着时一样衣物。

陆北游掐了掐自己脸,不由倒吸一口冷气,疼!

会疼就说明,这不是梦!自己真实的进到了自己的梦境中。

可是自己又怎么会进到梦境中呢?明明自己还在睡觉,做着重复已经记不清楚多少次的梦。

“你来了。”

正值陆北游脑子一团乱麻,胡思乱想的时候,梦境中突然传出一道声音。

陆北游不由慌乱的看向四周,却见那梦境中的男子笑吟吟的从空中向自己走了过来。

梦境中的神秘男子,头发用一根麻绳系了起来,身着一锦绣长袍,腰间用一条金蛇缠腰,胯间还别了个紫金色的酒葫芦,背上背了个破袋子,不过从以往梦境的情形来看,这个破袋子肯定不会是什么凡物。

虽说梦境中的男子笑吟吟的,却使得陆北游不由更加害怕了起来,这都什么怪事?

自己刚说要成为一位大剑仙,就自己掉到了自己的梦里,而且梦境中跟自己神似的男子还走过来跟自己打招呼,这说出去也未免太荒诞了吧。

陆北游急忙看想那身后七道禅轮的男子,只见那男子依然在梦境中保持着伸指开山的姿势,不由轻舒一口气。

突然出现一个自己都够可怕了,那模糊人影八成跟梦境中的男子不对头吧,如果那人影也出现在这里,那自己今天注定要死翘翘了。

陆北游回过头,看向男子急忙问道:“这是哪?你又是谁?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陆北游再怎么说也不过是个不过弱冠的少年人,即便是换作任何人遇到这种情况估计都会感到不可思议和害怕吧。

那男子只是淡淡一笑,轻声说道:“别怕,这次是我拉你进这个梦境的。”

陆北游不由惊呆了,拉我进来的?合着这次是梦中的男子将自己拉进来的,不过能够把人从现实拉到梦境中,那这得是多大的神通啊?这怕得是传说中的仙人才能做的到吧!

陆北游平缓了一下子自己的心态,沉吟一会儿向梦境中的男子问道:“你拉我进来所谓何事?”

“哟,不怕了?”男子看到陆北游渐渐平静了下来调笑道。

陆北游平静的说道:“怕,可是怕又能怎样?你既然能把我拉进来,那就能随便在这里弄死我,既然我打不过你,那我还害怕什么?”

男子点了点头也没答话,从腰间解下来那紫金小葫芦扔给了陆北游。

笑着说道:“尝尝,好酒。”

陆北游接过葫芦,打开葫芦口,一丝已经接近实质的乳白色酒气逸散而出。

陆北游也不做作痛饮一口,忽然感觉体内好像有一股热流流动,随后舒出一口乳白色的酒气大声喊道:“够辣,够冲,确实是好酒。”

那男子也大笑一声,随后看向陆北游轻声说道:“其实这次拉你进来并无恶意,只是想问你要个问题的答案。”

陆北游皱了皱眉头,又饮了一口紫金葫芦里的好酒,轻声道了一句:“问吧。”

男子从背后取下破袋子,盘坐在地上,袋子上好像沾染上了什么东西,男子低下头用袖子轻轻的擦拭了几下,张口问道:“你既然知道自己经脉具断是个废人,可为什么还是想要学武?”

为什么要学武?

陆北游听言愣了一会,看向梦境中的男子疑惑的说道:“这个问题很重要吗?”

男子不再擦拭剑袋,抬起头也看向了陆北游,语气坚定的说道:“很重要!”

陆北游将酒葫芦扔给了盘坐在地的自己,随后看向静止的梦境。指向那背负七道禅轮的模糊人影说道:“你觉得他那一指打在我身上,我会怎样?”

男子伸手揽过酒葫芦,自己饮了一口。不在意的说道:“你会尸骨无存。”

“对啊,我也知道自己肯定会尸骨无存,但是我想要活下去,想要站的比他更高,我想让他尸骨无存,我就是不甘心做他们口中的废人。我能怎么办?”陆北游依然指着那模糊人影回头看向梦境中的男子,嘴角露出了微笑。

男子愣了一会儿,站起身子将剑袋背在了背上,笑着说道:“我明白了,但这还不够。”

还不够?陆北游将手放了下来,低下头开始琢磨起梦中自己这句话的意思。

是自己的答案答非所问?还是跟他的想法不合?再或者说是男子故意这么说的?

男子只是摇摇头开口道:“你不用乱想了,不管你给出什么样的答案,我都不会对你做什么。”

被看穿心思的陆北游尴尬一笑。

男子转过头看向那梦境中模糊的人影说道:“你被我拉来到这里,心里应该有很多疑惑吧?既然方才你回答了我一个问题,那我便答应解开你心中的一个疑惑,说吧,你想知道什么?”

陆北游突然迷茫了起来,他万万没想到梦中的自己居然会说出这句话。

陆北游想了一会儿,笑着开口道:“我想知道怎么从这儿出去?”

梦境的男子讶异的回过头,看向陆北游不解的说道:“你就想问就这个?没了?”

陆北游点了点头,说道:“就这个。”

男子闻言大笑起来,过了一会儿男子渐渐平静下来,看向陆北游说道:“你!有兴趣跟着我学仙法吗?”

陆北游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男子叹了口气向梦境中高悬的五把剑一伸手,其中一柄细剑倒飞了过来。

男子伸手握住细剑,看向陆北游说道:“也罢,既然这就是你要的,我也不强求。”

男子一手持细剑挽了个剑花,剑尖直指陆北游,另一只手打开酒葫芦仰头痛饮一口,张口哈出一口乳白色的酒气。

随后说道:“不过你我终究会有再见的时候,希望到时候的你会给我一个与方才全然不同的答案,既然要离别了,那我便送你份礼物吧。”

言罢,男子抬臂一剑向陆北游劈了过来。

呼!陆北游突然从床上惊坐了起来,发现这时自己已经回到了房间。全身已被冷汗浸湿,被子也已经湿的透彻。

陆北游愣了一会儿回过神,起身换了身干燥的衣物。

这时陆北游却惊异的发现,自己身体里不知何时多了一股热流,在身体四肢百骸中游走修复着自己的伤势。

陆北游清楚地感觉到自己昨天被爆炸的气劲打伤的胸口,已经感觉不到疼痛。随即马上伸出手来看,发现掌心中的血疤也已不见踪影。

这也就是说,方才那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

陆北游看向窗外,落雪已停,亦是初阳破晓。

陆北游再次感受了下身体内的那股热流心道:这个就是送我的礼物吗?梦中那家伙倒也是个不错的人呢。

没有炭火煤炉的破晓是有点冷,徐北枳搓了搓手,呼出一口热气,向后院走去。

陆北游走出屋门,看着满地积雪,忽然想起梦境中最后男子对自己劈来那一剑,不由走向柴房抽出一根柴火。

来到院子中,在雪地里模仿着施展开来。

手拿柴火,起势,蓄势,单臂下落一剑下劈。

嗯,柴火断了,院子里什么都没有发生。

陆北游不由自嘲的笑了笑,学剑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是自己好高骛远了。

随后转过身正欲走向柴房,忽然感觉到身后一股气浪冲向了自己。

陆北游急忙转过身,只看到以自己柴火劈下的地方为界限,地面上也出现了一道明显的裂纹,院中的落雪也被份成了两半,分别堆积在了一起。

陆北游木楞的看着这一幕,好久没有回过神来。

过了一会儿,陆北游才嘴里小声的嘀咕道:“这个才是那家伙送我的礼物吗?那岂不是自己反倒欠了他一个人情。”

陆北游随后又想起了牧球球所说的极境,抬头看向天空,伸手虚握。

剑仙啊!看来被称作废人的自己,未尝不是没有机会成为那御剑三千里,抬指断大江的剑仙啊!

这一日是除夕,即便是边关人烟罕见的街道上,也早已挂满了大红灯笼,鞭炮声阵阵,孩童早早便起来贴春联,欢欢喜喜的等待晚上守岁吃麻糖。

这一日,陆北游折断了一根柴火,伸手端起了天下这趟浑水。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