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族剑尊

第七章 一丝不妙

一剑从前面刺过来,这一剑过来带着很多幻影,不知道他这一剑到底是攻击哪里,不过也没动就伸出了那纤细的右手,突然就在她前面凝结起了一道冰墙,把他的攻击挡在了冰墙的另一面,这冰墙不知道是什么冰墙,被他的剑攻击了这么多次,竟然连一道裂痕都没有,要是一般的冰墙,一剑过去就直接变成碎片了。

看到自己的这招,竟然攻不破她的这道冰墙,左手两指并起,压在拿剑的这只右手上面,输入了一道元力,突然这剑的力度就怎强了几分,右脚向后一蹬,手里的剑突然向前的一次,这冰墙起了一道裂痕,随着他的元力输入的增大,这裂痕逐渐变大,就在他以为这冰墙要破碎的时候。

突然这冰墙轰然破碎,那碎裂的小冰块,就像是一把把飞到一样的,向他直射过来,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让一道小冰块从他脸这里划过,划出了一道小小的伤口,开始还没发觉过来,因为这冰块的原因,让感觉变得慢了一点,直到脸上有一点麻麻的感觉。

飞快的拿起手中的剑,运起元力对着那飞来的冰块,一剑一剑的砍了过去,手中的剑卷起了一道道的剑花,让那小冰块都进不了身,就被打成了粉末,他突然的想到了,刚才那个人是怎么被他打伤的,她不会又是这一招吧!

右脚一垫往旁边一闪,这飞来的冰块就,打在了他刚才所在的那块地方。

他使劲的一甩,甩掉了身上的那些碎冰块,和粘在身上的一些水,就在他跳出了公孙香秀的攻击范围,另外一个人的攻击到了她的后面。

他的武器是一把枪,随着这枪的舞动,旁边的都一道道红色的虚影,带着浓烈的火元力,飞快的舞动这他的枪,随着那枪影的飞动,就好像看了一头豹子一样,突然这头豹子,向公孙香秀狂奔而来,就像是一头猛兽看到自己的猎物一样,挥舞这自己的前爪想公孙香秀猛的一抓。

又是这一招,右手往前一摊,这豹子就猛地一下撞到了这冰墙上,发出一道猛烈的撞击声,这冰墙都被撞开了一道裂痕,紧接着就一只枪头刺到了这冰墙上。

这人手中的抢,猛地一挑,这冰墙就被打破了,他们两的时候都是半步归元期了,比起公孙香秀来,可以说是只弱上一线,所以她一个人对付起两个来还是有一点吃力,不过还是应付的过来。

看着来来势汹汹的一枪,她丝毫不放在眼里,拿起手中的剑,对着这枪头一剑刺过去,剑尖和枪头对在一起,没有擦出一丝的火花,突然这个拿枪的发现了一丝的不妙。

因为他发现从他的枪上面,突然散发出了一阵阵的寒气,而且这寒气还顺着自己的手,进入到了自己身体里面,这寒气是从公孙香秀的剑传来的,慢慢的他的枪就变得和一根冰棍差不多了。

他使劲的一震,但是这冰就是没有被他震碎,而且随着这寒气的不断侵蚀,他的手这里都快凝结成冰了,突然他身体一震从他手这里有冒起了火一样,随着这火红色的元气往这枪上,这结了冰的地方,那些冰块就开始脱落,不过马上从另一头又传来一股,冰元力和这火元力抗衡。

不过显然这冰元力要更胜一筹,胜过了这火元力,那人看到这样,身体退后一步,握着枪的手赶快松开,然后一手抓着这枪尾,右脚使劲的瞪了一步,然后整个身体就往前面,公孙香秀一时不备,被压的后退了几步,不过她脚下也同时用劲一顶,然后就定在那里了。

在两个压力之下,这夹在中间的剑和强都被压得变了形,慢慢的弯了下去,就在这时候,那人对着枪向上踢了一下,然后身体就飞了起来,在枪头朝下,挥出了几卷的枪花对着公孙香秀攻来。

她的反应不可谓不快,手中的剑对着枪,几乎是没一剑都是对着他的强尖的,就在这个时候,另外一个人抓住了机会,一剑就对着她刺来,感觉到从旁边传来的危险的感觉。

“镜花水月,雪飘人间。”

突然一个淡淡的声音从她的嘴里发了出来,出来在场的三个人听得到,其余的人都没有听到,只是看到她的嘴微微的动了一下,本来正在一剑对着公孙香秀刺过来的这人,突然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发现上面有一片雪花,向上面看一下,发现越来越多的雪花在往下面落,多的他往上面看一下就是一片雪白,根本就看着天空都看不见了,那个使枪的也是有这样的感觉。

突然回过头来,看了一下自己的脚,发现已经和和地面一起结冰粘在一起了,并且这雪花落在了他的身上,就和这冰块结合在了一起,就一瞬间他整个人就变成了一座冰雕,还是保持着刚才那攻击的样子,那个使枪的那个人,也一样了变成了一坐冰雕,不过他这冰雕是在空中的。

他那把抢就恰好成了支柱,把他支撑在了上面。

“本来我还不想这么早用这招,没想到你们两一起,让我迫不得已的只有使用这一招了,这样才能尽快的结束这场比试,本来我打算是不到决赛,我是不会使用这招。”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就走了,留下了两座冰雕放在这石台上。

“宇咸,你看清楚了她刚才的那一招没有,我感觉到她的实力很高,我对上他没有十足的把我,只有六成了。”看到公孙香秀使出这一招之后,本来还信心满满的冯晨,有一点担心了。

“你就不要担心了,她还不是你的对手,不过刚才那招镜花水月,雪飘人间,确实还不错。”

本来宇咸还打算把这功法弄过了,拿去给上官红修炼,可是想了一下那个公孙香秀那个样子,就大了一个冷战,还是不要的好,要是但时候她也变成了这样一个,冰块脸就得不偿失了。

“第五组比试结束,现在请第六组的人上台。”

结束这一场比试的时间,才只有一炷香就打完了,这是差不多打的最快的一场了,比起上官飞羽还要快,但是并不代表他的实力比上官飞羽的实力要强,只是冯晨比较走运,遇到的这几个人的实力,在几十个参加比试的弟子里面,应该都是最差的几个人了。

看到他满面春光的走了过来,大概是赢了这一场给他增加了一点信心,宇咸看一下自己的号码是七号,马上就轮到自己的比试了,还是低调一点好了,宇咸想了一下。

听到了那个说第七组的人上台,宇咸就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走了上去,而其他三个人都是直接飞上去的,看着宇咸这样的走了上来,就直接鄙视起了他,一个实力这么差的弟子也来参加比试,难道西门家就没有人了吗?其实他们都看宇咸的境界看不透,但是看一下他这个年龄,还有看到他上来的时候就知道他的实力不高。

“你们西门家真的是没有人了啊,连一个这样人也来参加比试。”

“是啊,看来你们西门家真的是没人了,连一个还没长大的小屁孩,都派上来参赛。”

“你们西门家除了冯晨还可以,其余的几个都不行,我看你还是回去吃奶算了,等下哥哥们下重手了,就不要跑着回去哭诉,告状啊,不然我们可不敢下手啊。”

那三个人一看到宇咸上来,而且是从西门家那边的阵营里面走出来的,就开始一人一句的说起他来,不过宇咸却完全没有当回事,本来还不想下重手的,可是被你们这样一说,我想不下重一点手都不行。

“呵呵,我们西门的高手还是有很多,只是你们没有目光,没有见识就算是高手站在你的面前,你也不知道,哎呀,就你们几个哪里还值得我们家的高手出场啊,就我这样的小角色就可以搞定了。”说完宇咸也用鄙视的眼神看了一下这三个人,这三个人的实力也好不错了,竟然有一个也达到了归元前期了,不过气息还是很小,看来是刚突破不久。

有一个人听了宇咸说的话之后,就直接的站了出来,站在宇咸面前,就直接的伸出了大拇指,然后向下一翻,然后非常鄙视的看着宇咸说道“就你,你说的高手不会就是你吧。”

宇咸伸出中指指着自己说道“对啊,就是我,我就是高手啊!不过这是相对于你们来说是高手,把你们上三个打下去还是小菜一碟的。”

那个人听到宇咸这么说,突然的哈哈大笑起来,然后说道“哈哈,你们西门家的人,这几年实力没见长过,但是你们西门家的人,说大话的本领可是见长啊。”

他把这一句话故意的说的很大,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得到他说的话,不过他们也见怪不怪了,这样的情况每一年都会发生的,都见怪不怪了。

不过这一次却和上次不一样了,以前几次有人这么说的时候,那西门家的弟子反应可是很大,可是这一次出奇的平静,没有一个人冲出来叫骂,以前的话都会叫骂一震,只有西门家的人才知道,真正的高手其实就在场上,他们那三个傻子还不知道,等下就有你们好受的。

“爹爹,你看是宇咸,他上场了,那几个人真是可恶,等下宇咸一定要把他们痛扁一顿。”

坐在下面的上官云儿看到宇咸上去,那是非常的兴奋,好像是自己上场一样,看到这一幕的上官呈旭非常的生气,暗暗的把宇咸记下来了,下次见到他一定要给他一点颜色看一下,他就直接的说道“他就是宇咸嘛,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希望等一下不要被打的太惨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