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时代

第2章 文侯兴魏

战国时期刚开始的时候,魏国是个很强大的国家,当年消灭了智伯的魏恒子的孙子魏斯继承了魏国的基业,号称魏文侯,周天子接受了韩赵魏三国的贿赂,公开承认他们为诸侯,这件事在历史上的影响非常坏。史书上认为国君的职责就是维护礼制,而周天子这样的作为,说明当时的礼制已经荡然无存。

魏文侯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一统三晋,把魏国变成国际上无可匹敌的强国,可是他要做到这一点非常的困难。首先魏国在三家分晋的时候就抓到了一把烂牌,它被夹在韩国和赵国的中间,西面是强大的秦国,东面则是当时比秦国还要强大的齐国。

早在春秋时期秦国和晋国就是一对老冤家,秦国一心想要向外扩张首先就要对魏国动刀子。如此一来,魏国想要统一三晋,就必须先解决秦国这个后顾之忧,然而秦国是不可能跟他结成同盟的,所以魏文侯必须要在军事上彻底地压制他。

要建立一个强大的军师帝国首先要有经济上的支持,而无论发展经济还是发展军事需要的都是人才。当时那个年代,列强争霸,只要你稍微不小心就会跟不上时代,跟不上时代就是落后。需要注意的是,在春秋时代你落后了最多也就是当别人的小弟,可是在这个时代,你只要落后其后果就是亡国。

魏文侯思前想后决定一定要广泛招聘人才。但凡一个公司刚刚建立,知名度还不够高,想要招募到真正的人才是不容易的,人家人才都是奔着国际五百强企业去的,所以魏文侯还是颇费了一番周折的,好在最后还是成功了。

他最先招募到的人才是卜子夏。卜子夏这个人也不是普通人,他是孔老夫子的门徒,孔门七十二贤人之一。当时他在魏国境内从事最高尚的教育事业,魏文侯觉得他只做一名人民教师有点太屈才了,所以提拔他到政府之中担任职务。

卜子夏让魏文侯以儒家思想来治理国家。魏文侯当时表示采纳,但是事后证明,魏文侯只是以儒家思想来收买人心,背地里干的其实都是法家的事儿。在魏国法家思想永远是主旋律,温文尔雅的儒家纯粹就是宣传口号。

不过不得不说儒家弟子的煽动力还是很强的,在卜子夏的号召之下的确有很多人跑到魏国来应聘。

魏文侯索性干脆就把魏国包装成一个讲究和平,反对战争素质很高的国家,并且不断爆料出新闻加以炒作。

这个时候,他的身边已经有了段干木和田子方这些人才,他们给魏文侯设计了很多的桥段让他去表演五讲四美,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品德的确很高尚。

比如有一次魏文侯正在跟一群干部们喝酒,天下雨了,这时候他却放下酒杯要出门。大家都非常奇怪,狂欢才刚刚开始怎么就要散伙呢!魏文侯就说,你们不知道我和别人约好了今天去打猎,现在虽然很享受,但我也不能爽约,那不是我的作风!

当时就有很多人表示很敬佩他的为人,可是仔细想想,外面下着瓢泼大雨,连眼睛都睁不开还打什么猎?再说他自己刚刚喝了酒,现在骑马不纯粹就是酒驾嘛!到了猎场,只怕要被兔子追着跑!

某一年,韩国人跟赵国人闹了别扭,想要攻打它,可是又担心自己打不赢。于是就派人来联络魏文侯。魏文侯就对使者说:“我和赵国乃是兄弟之邦,这件事情我不能同意!可是没过几天赵国人也来了,同样,要求夹在韩赵之间的魏国人出兵帮忙攻打韩国。魏文侯像上次一样宣布自己是韩国人的兄弟,所以两名使者都愤怒地离去。

可是后来,韩国和赵国全都弄明白了这件事儿,于是对魏文侯表示出衷心的佩服。从此以后,魏国俨然成了三晋的老大,韩国和魏国全都以他马首是瞻!

除此之外,魏文侯和段干木、田子方之间也有很多的小故事。如果一一列举的话你就会发现,全都是儒家学派宣扬道义的陈词滥调,虽然内容不尽相同,但仔细品味也是换汤不换药,这就是魏文侯为自己炒作的绝技。

但是要治理一个国家,尤其是要在列强争霸的年代里生存下去,光是靠炒作和广告效应肯定苍白无力,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加强军事和经济。

这可是要干实事儿了,而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儒家学派的人马是不怎么务实的,他们只会高谈阔论。遇到了要实现强国梦的时候,必须要法家学派的人出现才可以做得到,于是魏文侯任用了法家的集大成者李悝。

李悝在魏国首开先河实行变法,他首先废除了延续几千年的世卿世禄的制度,也就是父死子继,贵族一代接一代的制度,这样搞来搞去国家成了联邦制,奴隶主阶级在自己的封地上可以制定税率,制定法律,俨然国中之国。再者,他改革农业,大力发展经济然后完善魏国的法律,使得整个国家很快地就强盛了起来。

经济搞上去了,名声也有了。魏文侯现在要做的就是开疆拓土,早日实现他一统三晋的伟大梦想。

众所周知,晋国和秦国是宿敌,魏文侯指定的战略,要想简单来说就是“攘内必先安外”,他要先拔出秦国这颗钉子,然后才转过头来对付韩国和赵国。在此之前,他一直对自己的“兄弟之邦”保持着温和的笑容。

不过秦国没有这么好对付,他在几年的时间里面,连续在魏国和秦国的领土争议焦点的河西地区用兵,但是收获甚微。

这个时候,有一个人逃难来到了魏国!这个人就是后来名震天下,青史留名的大军事家吴起!战国时代有“一孙二起”的说法,那就是孙膑和吴起,加上秦国的大将白起!

吴起是卫国人,后来在鲁国任将军,立下了不少的战功。可是现在他在鲁国呆不下去了,所以就跑来投奔魏国。此人打仗是把好手,但是做人劣迹斑斑。魏文侯也听说了他不少的八卦新闻。

比如说他在老母亲死的时候贪图富贵不回去奔丧!还有齐鲁交战的时候,因为他的老婆是齐国人,鲁国人不信任他,他就杀了自己的老婆,以求能当个将军!这些事儿都成了他永生永世都难以洗刷的污点。

魏文侯当时就有点拿不定主意,面对这个既有光环又有污点的家伙,咱们到底是留还是不留呢?带着这个问题,他找到了最能拿主意的李悝!

李悝说:“吴起贪而好色,但是用兵的才能超过大军事家司马穰笡!”

那意思就是我向你推荐的是军事人才可不是品德高尚的社会贤达,以后出啥事儿你可别怪我。

魏文侯当即拍板任用吴起为大将,并且把他安排到了魏国战争最频繁的河西之地。这里是魏国和秦国争霸的核心地带,谁在河西取得了利益,谁就将掌控大局,甚至说如果顺利的话,可以改写历史。

吴起果然不负众望,他到了军队之后,按照自己的办法练兵,而且连续在河西地区对当时还没有牛起来的秦国人用兵,渐渐地把秦国在河西地区的势力蚕食殆尽。河西地区对于秦国人来说并不只是一块地那么简单,他就好像是俄国人的黑海入海口,是唯一和国际社会接触的通道。如果失去了河西地区,秦国就会被迫得闭关锁国,无法向外用兵。

对付了秦国之后,魏文侯继续为实现自己的战略构想而努力。他派大将乐羊穿越赵国去打中山国,企图在赵国的侧翼建立起一个强大的军事据点。赵国人被他的笑容蒙蔽,显然是没有发现这一阴谋,居然真的就借道了。

乐羊,也是一个军事大家,初为魏相门客,后因大败中山国而成名。

乐羊攻打中山国之前,就有人提出反对。他们说:乐羊本身就生在中山国,虽然现在改变了国籍,但顶多也就是个“魏籍中山人”让他去打恐怕不合适。而且还有一个重要的情况,乐羊的儿子现在正在中山国做官!

不过,魏文侯觉得目前国内除了吴起之外就是乐羊最能打,所以还是派他去了。

乐羊的战斗拖的时间有点长,足足三年,不过最后还是打赢了。但是在最后关头,中山国王还是杀了他的儿子乐舒,并且把他煮了,做成了一锅肉汤。还很客气地给乐羊送了一碗过去。

乐羊的失策就在这里,当时很有可能是为了鼓舞士气,也许是为了取信于魏文侯,他居然喝了这碗肉汤。我不知道乐羊当时的心情到底是如何的,可是这件事为他的一生敲响了悲剧的前奏。

魏文侯得到这个消息,非常得意跟自己的臣下堵师赞说:“你们还说乐羊不够忠心,你看他为了寡人把自己的儿子都吃了。”

我每次看到这里都觉得有点像当年易牙侍奉齐桓公的情形,但很明显乐羊并不是易牙那样的混账东西。可是他的确做错了事儿!

魏文侯纳谏如流,堵师赞当然就直言不讳,他可能也是儒家学派的人物,对这种吃人的行为岂能宽恕,当下就撇了撇嘴,不屑地说:“亲生儿子的肉都能吃得下,世上还有什么缺德事儿是他做不出来的。”

魏文侯于是开始疏远乐羊,乐羊前途尽毁。

这还不算最倒霉的,当乐羊结束了征战回到家里的时候,发现她的老婆居然怀孕了,他可是三年都没回家了。

事情有荒唐的开始,就有荒唐的结束。乐羊也许是心力憔悴了,也许觉得上天应该给他一系列的报应,也许不想家丑外扬。他,欣然接受。

魏国还有一名重量级的法家人物,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西门豹。

西门豹是中国历史上破除迷信的先驱,这可能和他是个法家人物有关系。据我观察,战国时期的那些法家人物,全都是一条路走到黑的倔驴,他们觉得只有发展才是硬道理,满天神佛的全都子虚乌有!

魏文侯让西门豹治理邺城,邺城这个地方古往今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而且数次成为断代史的国度。魏文侯发现了他在战略上的重要地位,所以派西门豹过去要开辟废土,因为那里当时还很荒凉!

西门豹去了之后发现这里经常洪水泛滥,而当地百姓没有用科学的办法去避免水患,而是采用一种可笑也可悲的办法给河伯娶媳妇。多年来一次一次把当地最美丽的美眉扔进了滔滔河水之中,而且当地官府还趁着这个机会来敛财。

于是西门豹设了一个圈套,严惩神棍和当地的乡绅!然后带领百姓兴修水利,彻底排除了水患。

魏国蒸蒸日上,很有可能把秦国蚕食掉的时候,魏文侯居然在这个时候去世了,他的儿子魏武侯继承了君位!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