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时代

第3章 魏武侯失策

魏武侯名叫魏击,年轻的时候为人轻狂,游手好闲,不具备任何继承霸业的品德。但魏文侯还是把他确立为太子,很用心地栽培他,为了让他早日成才,也跟他找了儒家学派的牛人当老师。事实证明,儒家学派的人干别的不行,在教育事业上还是有些独到之处的,没过几年,魏击就被调教得人五人六了。

《资治通鉴》里面记载了这样一个小故事:有一次,魏击出去游玩,半路上遇到了国师田子方。田子方也是儒家学派的巨子,连魏文侯都是他的粉丝,对这个浪荡公子的为人他早就有看法,今天正好有机会帮他树立下正确的人生观和世界观。他看到魏击向他行礼,故意显得很牛的样子不理不睬。

魏击被他无视,顿时就激发了暴脾气,抢上去两步,说:“你等会,我早就听说国师有学问,有个问题要请教一下你!”

田子方肚子里有货当然不会害怕一个在他心里连初中文化水平都不具备的无知少年,很淡定地说:“请问!”

魏击大声说:“你说是有钱人能对别人骄傲,还是穷人能对别人骄傲?!”

真是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田子方一直都想把自己的儒家思想灌输给魏击,可是苦无机会,没想到这傻孩子居然送上门来了。当下他才思泉涌地说道:“这个问题实在是太简单了,当然是穷人可以对人骄傲,你没听说过穷横这个词嘛!国君要是对人骄傲就会亡国,大夫要是对人骄傲就会失去封地,以后再也不会有人尊敬他们。而穷人就没什么好怕的了,反正到了哪里都是个穷人,都一样地过日子,所以他们可以对人骄傲。”

魏击虽然年轻气盛,但也不是傻子。而且早就听说过儒家学派好多人都是嘴巴上的滚刀肉,现在一听田子方的歪理邪说,相互一印证,知道自己没有可以和他相抗衡的语言天分,于是只好借着这个台阶,认错了。

从这件事情上可以看出来,这位魏击太子,其实是一个根深蒂固的阶级主义者。他没有魏文侯心中的大气魄、大丘壑,把贵族看得很高尚,把穷人则当成粪土。日后,他在执政的时候,走的也是这条歪路!

魏文侯是任人唯贤,英雄不问出身!而魏武侯则是任人唯贵,最注重的就是出身!

此外,为了教育太子魏击成才,魏文侯还让他学习军事。魏文侯没有让他纸上谈兵,而是让他参与实战,前文提到过的乐羊征服中山国的战斗,魏击就曾经参与过。等到他即位的时候,已经是个资深军人了。

行了,文武全才了,太子魏击应该是个很出色的国君了。可是事与愿违,魏击这人明显有点偏科,文化课学得七七八八,治理国家方面一窍不通,倒是对军事非常的痴迷,但也许是因为天分不高,他只学会了如何打仗,却没有学会如何发动一场完美战争的诀窍!所以魏武侯日后的战争打得乱七八糟,毫无章法,虽然互有胜负,但魏国没有从中获得一星半点的好处。这比起魏文侯的不战而屈人之兵,何止差了一筹啊!

魏击上台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排挤吴起。

魏武侯上任之初就带着班子成员跑到河西去搞调研,顺便慰问一下戍边的战士们,可是他到了河西之后把工作方向搞错了,见这里风景挺好,他也不搞什么军事调研了,干脆就在这里游山玩水,一副要把河西发展成为旅游胜地的架势。

然后他还对当时在场的重要将领以及几个常委说了以下的一番话:“你们看,这里风景优美,山河形势如此险要,简直就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我们魏国有这样的天堑,西面的边防简直固若金汤!”

吴起和身后的几名将领顿时就脸红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想,大王这话是啥意思?那意思不就是说,魏国和秦国在河西地区争霸,靠的完全是地形优势,有没有军队防守其实不重要,随便放个人在这,都能打胜仗,大家顿时就都寒心了。

作为军方的代表人物,吴起深深明白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的道理,于是就硬着头皮站出来舔了舔舌头说:“那个大王,其实话也不能这么说,我看光是地形险要还不能确保咱们国家的安全,还要有……”

“有啥?”魏武侯操着一口地道的山西口音说。

吴起心想,完了,我让人当枪使了,这话怎么好从我的嘴里说出去呢。武侯可不是文侯,他可没那么好说话,我一开口就成邀功了。

“应该有仁义。”吴起的意思是想让这个二百五货,多向他父亲魏文侯学习一下为君之道。奈何魏武侯根本就没听懂,他听懂的只有一点,那就是吴起没有给他面子,让他下不来台了,他的内心十分不爽,他要报复吴起。

果然,过了不久之后,他就找到了一个机会。新君上任,应该重组内阁,魏国要选出一位新的丞相。魏武侯毫不犹豫地就撇开了最合适的吴起,任命了贵族出身一无是处的田文。

此举大大的激怒了功勋卓著的吴起,以前咱们说的那些魏文侯的老臣现在已经死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吴起有资格问鼎丞相,其他的人无论是在什么角度都跟他无法相比。吴起觉得让人打脸了,所以怒不可遏地跑到田文家里去质问他!

其实吴起应该找皇上,找田文解决不了问题。

不过田文还真的接招了。当时吴起问了田文四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我和你相比功劳如何?”

田文:“差不多吧。”

吴起更加愤怒,接下来具体问:“我能统帅三军打胜仗,你行吗?”

田文说:“这个我不如你!”

吴起又问:“指挥百官,发展经济,你比我怎么样?”

田文:“我还是不如你!”

吴起:“我镇守河西,震慑秦国、韩国、赵国,你怎么样?”

田文:“这也不是我擅长的!”

吴起:“这三点你都不如我,你凭什么当宰相,骑在我的头上!”

田文嘿嘿一笑:“因为我的出身比你好,老百姓和官场上的人他们都信我,而不信你,你自己不知道自己啥处境吗?”

这句话说明,魏武侯时期,任人唯贤已经成了空话,魏国重新走回了官场拼爹的老路。吴起无言以对,默然而退。

又过了几年田文死了,魏武侯任人唯亲,又继续任命自己的女婿公叔痤当老师,公叔痤是魏国的大罪人,他不但设计驱逐了吴起,而且因为他的嫉妒和愚蠢让魏国失去了商鞅这个无与伦比的大人才。两个甚至可以让魏国一统天下的人才就这样失之交臂了,所以说,魏国的衰败跟人才流失是分不开的。

吴起被公叔痤设计陷害,一气之下离开了魏国前往楚国。魏国的河西失去了吴起体贴又周到的保护,果然很快就发生了侧漏,奄奄一息的秦国得到了喘息的机会,重新振作起来,并且将在不久之后,不停地给魏国带来巨大打击。

吴起走后,魏武侯开始继续往魏国的伤口上撒盐,他开始公开地和韩国、赵国翻脸,企图武力统一三晋。

统一三晋固然是魏国历代国君的愿望,可是如何去统一。魏文侯和魏武侯的处理方式却是完全不一样的。魏文侯采用的是先团结三晋,排除秦国、齐国、楚国这些外敌,然后再搞内战的政策。

而魏武侯觉得这样做速度太慢跟不上时代的节奏,于是趁着一次赵国闹内乱的时机,直接就向赵国发动了灭国性的攻击。

赵国军事实力不弱,魏武侯的想法很丰满,但是现实却很骨感,他失败了。失败的代价就是魏国和赵国结下了大仇。

此后赵国为了报复魏国,连续对它用兵,最后还联合了楚国从南线一起揍魏国人,吴起现在正在楚国搞变法,表示全力支持赵国人,于是魏武侯被揍得鼻青脸肿,只好请出中间人来议和。好在赵国国君的头脑很冷静很淡定,知道搞内战只能让亲者痛仇者快,所以立即和魏国恢复了关系。

但是魏武侯不算晚,他大概是精力过剩,一天不制造事端浑身别扭,过了没有多长时间,他又开始攻打韩国。韩国人邀请齐国人来助战,齐国人却反而趁着两国交战的时候去攻打燕国。

于是三晋再次找到了联盟的机会,他们一起去攻打齐国。并且连续两次在齐国打了胜仗。这个时候,当年被魏文侯灭掉的中山国又死灰复燃了,这就大大的影响了魏国统一三晋的战略方针,于是魏武侯又和中山国开战!

见到魏武侯如此的穷兵黩武,赵国人和韩国人再一次不能保持冷静了,这位爷实在是太危险了,还是离开他远一点的好。于是他们选择搬家,赵国把都城迁移到了邯郸,韩国把都城迁移到了新郑(韩国灭掉了郑国),从此三晋联盟再一次被打破,魏国已经陷入被孤立的境地之中。

公元前371年,在最后一次打败赵军之后,魏武侯撒手人寰,魏惠王即位。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