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彩辽国

第2章 发展中的契丹

可是在李世民之后,唐朝的统治者李治并没有按照这个思路走下去,因为突厥势力越来越弱,所以他开始打契丹的主意,明里暗里就有吞并契丹的意思,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在边界上设立了营州都督,下面又设立了一个东夷校尉,统一管理契丹人和奚人这两个同源的部落群。

契丹人不但松漠都督要拿到唐朝的委任状,连下面的刺史也统一发证。这样一来,本来的盟主摇身一变和下面的同事就成了“同事”关系,统一由中央任命,久而久之,盟主的威信也就没有了,继而部落就会解体,这是一把软刀子,正好击中了契丹人的软肋。

高度自治的自治区的形势被打破了,松漠地区俨然成了唐朝的一个行省,对此新上任的契丹盟主大贺阿卜固表示无法接受,公元660年,老实了十多年的契丹人,再次揭竿而起,跟唐朝干起来了,袭扰边境,抢劫粮食,为自己争取自由和主权。

不过这次造反的效果非常不理想,契丹人内部不能团结,武力值也不够大,不久之后就被大唐名将薛仁贵给扫平了,大贺阿卜固的下场就是被人押送到洛阳,砍掉了那个无法再生的脑袋。契丹人立即明白,大唐朝是海,他们只是一捧沙,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所以赶忙投降了。

大唐朝对外政策一向都很宽厚,天朝大国嘛,就要有天朝大国的气度,唐高宗李治并没有过分的为难他们,基本上本着只诛元凶,胁从不问的态度来办这件事儿,他册封大贺氏的另外一个贵族枯草离为“弹汗州刺史”,又任命他的一个兄弟李尽忠继承松漠都督的位子。

这样一来就等于分化了松漠都督的权利,行政上要受到刺史的节制,对契丹人的集权作战非常不利。

在此后的36年里面,唐朝对契丹人的统治还算顺利,基本没闹出什么乱子,这种局面一直持续到了唐高宗李治死去为止,唐高宗虽然不是明君,但凭借着大唐朝的超强国力,还是给了契丹人一些颜色看的,在他的统治下,不但突厥屡战屡败,朝鲜半岛上的高句丽和百济也相继亡国,仅剩下的新罗对唐朝毕恭毕敬。

这些契丹人都看在眼里,你想他们还敢闹腾嘛!

公元696年,也就是武则天万岁通天元年,契丹人又造反了。关于这次的反叛,起因应该是不堪忍受天朝大国的残酷压迫,当时营州一带,由于连续几年的灾荒,老百姓都吃不上饭了,陷入了经济危机之中,契丹盟主就跑到营州去求救,当时的营州都督根本懒得搭理他,不但不帮忙,反而雪上加霜的进行盘剥,尤其恶劣的是他把契丹的贵族都不当人,除了打就是骂,跟对待自己的孙子一样。

终于他成功的让契丹人感到再这样下去没活路了,于是松漠都督李尽忠联合自己的妹夫诚州刺史孙万荣再次造反。

契丹的老百姓都活不下去了,除了跟着他们一起反抗暴政无路可走,于是队伍越来越壮大,而且战斗力很强,他们一路攻城掠地,所向披靡,打了不少的胜仗,武则天对他们又气又恨无可奈何。不久之后,李尽忠也有点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居然自称“无上可汗”,意思就是没有比他更大的可汗。

契丹族的老大称可汗,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李尽忠并不是一个纯粹只懂得动刀动枪的莽夫,为了壮大自己也为了出师有名,他提出了两个口号,第一跟着我有饭吃不用饿肚皮,第二就是针对武周朝廷的:“何不归我庐陵王?”

武则天的皇位来的有点不光彩,是从儿子手里夺回来的,李尽忠这句口号的意思就是:我们不是胡乱造反的杂牌军,只要你让庐陵王复位,咱们立即撤退,从哪来的回哪去,其实他想告诉大家:我们是来擒王的。

这样一来李尽忠反而成了李唐的忠臣,而武则天成了乱臣贼子,在意识形态上完全反了过来。

契丹人造反的消息不久就传到了东都洛阳,武则天本来也是有些政治手腕的,而且不像李世民一样热爱发动战争,本来这次造反,责任就不在契丹人,都是政府给逼的,武则天只要好好安抚一下,就能避免一次战乱,省下来的钱,还能给情夫冯小宝做一场无遮大会呢!事后大不了抓几个领头的杀鸡儆猴,再把契丹人分散开来居住,这才是政治家的手段。但契丹人的口号实在太可恨了,等于触了她的逆鳞,气得这老娘们非灭了丫的不可。为了表达自己的决心,他还给两人改了名字,李尽忠改成李尽灭,孙万荣改成孙万斩。

但武则天用人不当,派出去的全都是武家班的子弟兵,结果这些酒囊饭袋加纨绔子弟根本就不是打仗的材料,被契丹人打得丢盔弃甲,丢钱、丢车外加丢人,逃的逃,躲的躲,滥杀的滥杀。

当时建安王武攸宜被揍得最惨,除了落花流水简直没别的词儿可以形容了,当时唐朝有一位著名的大诗人陈子昂,就给武攸宜出主意,让他好好的修理契丹人,可武攸宜根本听不进去,陈子昂郁闷的受不了了,就跑到幽州附近的景点上,即兴发挥,写了一首万古流芳的名诗: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仓然而涕下。

武攸宜战败之后,武则天还是不死心,跟着又派出曹仁师率军出征,这位曹大将军本来也是武周很著名的将领,指挥过不少得意的战役,可没想到这次却马失前蹄,一不小心被契丹人俘虏了。

当时李尽忠刚刚攻破了营州,听说大军来到,立即组织人马在黄獐谷一带埋伏下来,准备来个诱敌深入,可怎么才能让唐军老老实实的听话呢?李尽忠决定欺骗唐朝人,给他们下个套。他想到攻破营州城的时候,抓了不少的俘虏,于是就把他们找来,很委屈地说:“各位国军兄弟,你们看我李尽忠像是会造反的人吗?我其实也是被逼无奈呀,我把你们抓来没别的意思,你们就踏踏实实住着,想吃啥就吃啥,别拿我当外人,就是等我投降的时候替我说两句好话就行了。”

士兵们都大眼瞪小眼不知道他唱的哪一出。

几天之后,朝廷的大军果然来了,李尽忠又把这些俘虏召集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那什么,我本来想留哥几个多住两天,可现在情况不允许呀,粮食都吃完了,我自己的士兵都在饿肚子,连弓都拉不开了,不行你们全都回家吧。”于是就放了这些俘虏。

这些人连滚带爬地跑回去之后,把情况给曹仁师交代了一遍,曹仁师一拍大腿,果然不出我所料,契丹人外强中干,没粮食怎么打仗,他们输定了,这个时候,他已经自信心爆棚了,哪还管三七二十一,立即亲自带领快速反应部队骑兵向黄獐谷挺进。其余的步兵随后跟上。

结果可想而知,刚到地方就被揍了,连自己都被俘虏了。本来呢,唐朝的骑兵只是少数,损失这么点人马,就算主帅被抓了,也还可以原地待命,契丹人未必敢发动总攻,一口吃掉。可没想到李尽忠下面还有绝活儿,话说他在俘虏曹仁师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主将的帅印,对他来说简直是如获至宝。

李尽忠立即着手给唐军的后路军主将燕匪石和宗怀昌写了封信,以曹仁师总司令的名义,说前锋军获得了胜利,为了巩固胜利果实,让他们全速前进到营州会和,一起去端契丹人的老窝,还且还规定了时限,拖延时间,立即问斩。

燕匪石和宗怀昌当时很不满意,因为曹仁师给的时间太紧,行军困难很大。但考虑到曹仁师平时就不怎么讲理,所以只能硬着头皮,让士兵们死劲儿往前跑,等他们到了营州城下,许多士兵累的都快吐血了。

这时候,只听一声梆子响,四周伏兵四起,吃饱喝足以逸待劳的契丹骑兵在李尽忠的带领下一拥而上,把唐军一举全歼,取得了巨大的战果。

可是接下来事情就不这么顺利了,打野战唐军差点,可守城是他们的强项,从营州攻击平州和檀州,李尽忠全都失败,这让他觉得活着挺没意思的,不久之后就很自觉地病逝,被武则天尽灭了。

李尽灭虽然死了,孙万斩还在,他义无反顾接过了革命的大旗,继续和朝廷对抗,顺便连无上可汗的名号也继承了过来,继续朝武则天要庐陵王。武则天拿不出庐陵王,只能继续派兵。

这一次派出的是武周朝的王牌将领王孝杰,这人在历史上是个名人,曾经一口气从吐蕃人手里夺回安西四镇,对付契丹这种小角色自然不在话下,不久之后,就率兵将孙万荣逼得步步后退。可就在孙万荣头疼无比、武则天要收到捷报的时候,唐军内部却出现了问题,后军总管苏宏晖胆小,一见血就头晕,所以带着手下逃跑了,前方的将士们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军心大乱,四散奔逃,契丹人一看有机可乘,立即出兵,结果一代名将王孝杰就这么被逼得坠崖身亡,唐军又一次吃了败仗。

王孝杰率领的可是一支十八万人的精锐部队,就这么随随便便的被契丹人“尽灭”,武则天除了心疼就是害怕,痛苦到了极点。不过她老人家的运气还没用完,老天还在眷顾他,正当孙万荣也信心爆棚的时候,一个霹雳降临在他的头上。

原来他接替了李尽忠之后,有一个人一直不服,那就是李尽忠的儿子,他觉得自己是官二代,而且长得比孙万荣帅,年轻有活力,无上可汗的位置应该由他来继承,于是乎就跑到后突厥汗国的大可汗阿史那黙啜那边争取外援。孙万荣可不知道自己脑袋上悬着一把剑,随时都会劈下来,仍然大刀阔斧地向前,结果一不小心距离老家太远了。

阿史那黙啜见到李尽忠的儿子之后,又意外地收到了一封海外来信,信主人不是别人正是武则天。女皇表示,如果你能帮助我消灭契丹,好处多多。阿史那黙啜觉得,这好像是天意,立即让李尽忠的儿子带路杀向了契丹,结果契丹人后防空虚,营州一下子被端掉了,李尽忠、孙万荣的妻儿老小,以及所有留守人员全都被俘。

孙万荣前有大周,后有突厥,根本没法双向作战,虽然损失了老婆,还是很委屈地向阿史那黙啜求和,为此他派出了一个阵容庞大的使节团,一共有五名使者组成,意思想让黙啜跟他一起去南方捞金。

问题出在这五名使者的身上,也不知道怎么的其中有两人居然成了奸细,前面三个人宣传的都是正能量,极言契丹人如何英勇,连曹仁师、王孝杰这样的人都给打败了,武周已经完蛋了,赶紧跟我们分一杯羹吧,过了这村儿没这店了。可后面两位却唱反调做负面宣传,他们可能忘了拿谁的工资,要不就是收了周朝人的好处,就跟突厥人说:你可别听孙万荣瞎编乱造,他在我们契丹就是个大忽悠,而且还不堪一击,大败王孝杰那都是走了狗屎运,等唐朝的大军一到,他立刻就会完蛋,还不如趁着他围攻幽州的时候,再端一次他的老窝呢!

阿史那黙啜权衡利弊,觉得跟契丹人合作,果然不如跟大周朝合作效益好,于是仗着自己路比较熟,再次出兵把孙万荣的老窝给端了。

案发的时候,孙万荣正在幽州城下指挥作战,噩耗传来,契丹人顿时崩溃,队伍根本没法带了,最可气的是远房亲戚奚人,居然落井下石,投靠了唐朝,还反戈一击,孙万荣顿时全军覆没。

幸好,他自己逃了出来。

孙万荣这个人本不具备做领袖的气质,是李尽忠把他带上了黑道,打胜仗的时候他意气风发,一旦战败立即就一蹶不振,而且表现得像个娘们。据说他跟着几个心腹奴仆跑到了一片树林里,就开始哭鼻子,对他们说:“完了,咱们没出路了,投降唐朝肯定问斩,人家不都给我起名孙万斩了嘛,投降突厥吧,估计下场也好不了,去新罗路太远,而且咱现在这点势力,新罗人也看不上眼,这可怎么办呀?”

手下们一听,原来咱们大契丹堂堂至高无上的可汗已经混成要饭的了,而且还不一定能要得来,跟着他肯定没前途,以后买房买车都甭想了,算了,我们也不跟你混了,另外去找工作吧。

但是在那个年代,就业岗位比较少,找工作也不容易,所以他们灵机一动,就把孙万荣的脑袋砍下来当介绍信送给唐朝了。就这样,随着孙万荣的牺牲,唐代以来,契丹人发动的最大规模的一场造反运动就落下了帷幕。

契丹人的这次起义,应该说很严重的影响了历史的进程,不单单是契丹,就连整个大唐都应该感谢李尽忠。

为什么呢?

咱们首先说契丹,说起来他们还真应该感激武周政权对少数民族的高压政策,你想当时契丹人都快要汉化了,要不是李尽忠平地一声雷,领导农奴闹革命,没准过两年他们就不知道自己是契丹人了,过惯了当小跟班被保护的舒服日子,是很容易消磨斗志忘记自己姓什么的。

打个比方来说,李尽忠起兵之前,契丹人闹灾荒吃不上饭,他们第一想到的居然是跟唐朝伸手要钱,这就是一种有归属感的表现,自认为是唐朝的一份子、家里人才会这么干;再者,刚刚起兵的时候,提出的口号居然是“何不归我庐陵王”,这也充分说明了这是国家内部矛盾,不是侵略战争。这种情况发展下去,契丹人早晚会在不知不觉间,改姓“汉”了。

有了李尽忠这一炮,契丹人的民族意识算是彻底被唤醒了,就像孙万荣临死时候的感慨:跟唐朝人不行,跟突厥人也不行,新罗人也容不下。那说明什么呢——只有自身的强大才是真的强大。别当小跟班了,还是干个体户创业吧。

从此,契丹人跟中原彻底决裂了,下次再来,已经是唐朝的巅峰时代,开元盛世了。

所以还必须要说说唐朝和李尽忠“营州之乱”的关系,因为唐朝的复辟和其有着密切不可分割的关系。

营州之乱对唐朝的一个巨大影响就是,李尽忠同学高声呐喊的那句:“何不归我庐陵王”的口号,这句口号激怒了武则天,也让她最终放弃了立武家子孙当继承人的想法,事情在那明摆着,契丹这么个小部落,根本算不上强敌,可是他派出的武家班将领,一个个全都被打得丢盔弃甲鼻青脸肿,除了无能之外,还说明民心根本不在她的身上,如果再一意孤行,很可能搞得天下大乱不得善终,所以在“营州之乱”平定之后,武则天召回庐陵王李显。以避免有人再以此为借口出来闹事儿。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