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彩辽国

第3章 遥辇氏联盟

之后,在契丹和中原失去联系的这二三十年里面,中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连几次的政变,让武则天被迫退位,七年之内,他的儿子中宗李显,睿宗李旦又都过了一遍皇帝瘾,直到李隆基继承皇位,走上政坛,才稳定下来。

李隆基前期是个非常有作为的皇帝,在整个中国史上都很少见,他不但稳定了政局,而且发展了经济,让大唐朝的统治达到了巅峰,这个时代被后世成为开元盛世。契丹人从李尽忠死后,可汗的位置由他的弟弟李失活继承,他看到了唐朝的强大,更加受不了后突厥汗国的欺压和盘剥,再也不想给这位大哥交保护费了,于是打算向唐朝靠拢。

但毕竟双方以前结下了梁子,而且好几十年没联系了,就这么舔着脸上门心里没谱,于是他们找了个中间人,这就是远房亲戚,奚族人。

奚人一直都臣服于唐朝,虽然偶尔也捣捣乱,但双方的使节从未间断,在他们的撮合下,开元三年,也就是公元715年,契丹使者来到长安,见到了唐玄宗李隆基。李隆基也没有过分的深究以前的旧账,毕竟契丹人的口号让他很感动,他和李世民一样对契丹使者大加抚慰,重新封李失活为松漠都督,李失活有了靠山,再也不屑理突厥人了,赶忙和他们断绝了一切联系。

开元四年的时候,李隆基为了拉拢契丹人,决定走刘邦的老路,实行和亲政策,并且一条道走到黑,顽强地坚持下去。他册封李失活为松漠郡王,左金吾大将军,把宗室之女册封为永乐公主嫁给他。

在这一时期,契丹族里面出现了一个厉害人物,此人名叫可突于,可突于掌握了契丹人的军权,而且他打仗挺有两把刷子,总是能打赢,所以威望越来越高,契丹族内很多人都听他的,不听可汗的话了,这种权臣在契丹历史上出现还是第一遭。可汗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好,于是李失活就郁闷的死掉了。

之后,他的弟弟李娑固按照游牧民族的传统,继承了他松漠都督、松漠郡王,包括唐朝公主老婆在内的所有财产,可突于连老可汗都不服,更何况是个新领导了,那根本就不买账,越来越狂妄。李娑固感到自己受到了他的威胁,慢慢地把他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想要除掉这个不听话的小弟。

可是没想到,可突于果真是个猛人,居然来了个先下手为强,一天夜里率兵突袭了李娑固的营寨,李娑固差点被生擒活捉。李娑固运气很好的逃脱了一命,想要报复,可是手里没有一兵一卒,于是就跑到唐朝来借兵。

当时接待他的是唐朝营州都督许钦谵。许钦谵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为什么呢?李娑固毕竟也是公主的老公,唐朝的驸马爷呀,不看僧面看佛面,怎么也要给皇上一个交代,可突于算是打了唐朝的脸了,不收拾他能行嘛。

可是许钦谵空有一腔热情,本身却是个无能之辈,也是可突于厉害,三下两下就把他给打跑了,不但打跑了他,而且还杀了李娑固,俘虏了唐朝的几员大将,许钦谵一路小跑回了中原,把营州拱手送给了可突于。

不过可突于可不敢长期占据营州,李尽忠和孙万荣的教训还历历在目呢,他哪有这么大的胆子呀。于是他赶快立李娑固的堂弟,也是大贺氏的贵族李郁干为大可汗,并且让他去长安谢罪。

李郁干来到唐朝,立即就把黑的说成了白的,他巧舌如簧的对李隆基说,李娑固这个昏君是如何想下手对付忠心耿耿的可突于,可突于是如何忍辱负重顾全大局,仁至义尽以后,无可奈何之下,为了保住自己的一条老命这才被迫反击,没想到李娑固那么不经打一下子就死了,虽然不是他的过错,但对抗政府军终究是有罪的,辜负了大唐天可汗的期望,破坏了安定团结,和谐社会都不和谐了,请皇帝陛下降罪。

李隆基本来也不是特别想管契丹人这码子闲事儿,在他看来契丹人乱一点比较好,他们要是团结了一致对外了,大唐朝就要倒霉了,虽然唐朝打了败仗,丢了面子,但是人家亲自来一趟,也给了台阶下,过去的事儿也就算了吧。

于是也就责备了几句,然后答应不追究可突于的责任,并且发给李郁干委任状,表示朝廷承认了他这个代理商,并且册封了一位“燕郡公主”给他当老婆,这一举动,算是默认了可突于对契丹的实际统治地位。

可惜好景不长,本来可突于和老实巴交的李郁干相处的还算可以大,但李郁干没福气,不久之后就病死了,李郁干的弟弟接任。

这位弟弟想来身上有逆鳞,脾气也不太好,韬光养晦更加不会,不久就跟权臣可突于闹翻了,可突于也觉得自己选错了人,打算改选。这时候,这位弟弟为了避免被杀,赶紧带着从哥哥手里继承来的燕郡公主,逃到大唐朝去了,李隆基册封他为辽阳郡王。

李尽忠的兄弟还真挺多,所以这事儿可突于也不发愁,走了一个也无妨,于是他立即又选了李尽忠的弟弟李邵固为契丹可汗。

对于可突于的荒唐李隆基大概已经见怪不怪了,幸好公主和驸马也没受什么损失,他也懒得过早结束契丹的内乱,正所谓“庆父不死鲁难未已”,只要有这根搅屎棍在,契丹就别想过消停日子,出于这个考虑,也因为鞭长莫及,他只当是没看见的。

可突于和李邵固对李隆基的宽宏大量还真是挺感激的呢,而且他们觉得唐朝皇帝这样的表现应该是已经原谅他们了,或者根本就不认为他们是错的。是以,为了向皇帝表示感谢,顺便促进两国的友好发展,当李隆基封禅泰山的时候,李邵固大着胆子亲自来到了中原参加这次盛会。

跟他预料中的一样,唐朝的大皇帝果然没把他的过错放在心上,对他还怪不错的呢。唐朝虽然丢了面子,可人家毕竟上门认错了,为了表扬小李识相,李隆基在龙心大悦之余,也为了鼓励可突于先生继续把国家搞乱,李隆基没有忘记给他们一些丰厚的奖励,比如把李邵固封为广化郡王,羽林军大将军,同时还把东华公主嫁给他,继续自己的和亲政策。

李邵固这次可美了,这趟中原真没白来,真是满载而归,看着一车一车的金银,还有手里的委任状,以及在怀里撒娇的美女公主,回想起在宫里吃过的山珍海味,受到隆重待遇,心情一阵比一阵美丽。

可是这个时候有一个人不高兴了,那就是可突于。可突于心想,造反是我挑的头,李邵固只不过是个傀儡而已,就算要奖励要表扬也轮不到这小子啊,我白忙活半天结果美人金钱全都便宜他了,天可汗是不是投错了资,我才是契丹的当家人呢。顿时他就有了一种被忽略的感觉。

于是可突于决定他也要去一趟长安,跟皇帝掰扯掰扯这件事儿。不久之后他就动身,一路上他都在做美梦,想着自己也会有个美丽的公主陪伴,还可以趁机打打秋风,混个一官半职,真是睡觉的时候都能笑醒。

可是,可突于先生,您的脑袋真的被门给挤坏了吗?难道你忘了自己都干过什么事儿了,就你这样一个接一个地杀自己的老大,这种品质,在大唐朝那可是十恶不赦万劫不复的罪过呀,皇帝能放过你,儒家的卫道士也不能置之不理呀。况且你可是杀过大唐朝的驸马呀!为了你,现在还有一对公主驸马在长安政治避难呢。

事实证明可突于的这次送货上门,正好满足了唐朝卫道士们愤怒的心,正想抓你抓不到,你自己跑来撞枪口,好啊,就让我们来给你上上课吧。

可突于是来送礼的,李隆基也不好翻脸,他是大皇帝,要有一定的气度,宰相肚子里都能撑船,皇上的肚子应该可以行使航空母舰,所以他也没说啥,当然,可突于期待的美丽公主和金银财宝也没给,就连封号也没捞一个。他倒是找了一顿骂。

骂他的这个人是大唐朝的御史,专门负责纠察百官的德行,最喜欢引经据典仁义道德,见了可突于这种乱臣贼子的极品,怎么能不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于是站出来,指着他的鼻子一边骂,一边喷唾沫星子,搞得可突于狼狈不堪。但是在人家的地盘上他也不敢说啥。一咬牙,忍了。

不过刚刚出了唐朝的国境,可突于就火了,唐朝人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对李邵固那么好,对我居然这样,岂不知我才是契丹人的真神,完了,你们得罪了我,以后休想有好日子过了。

于是他赶快去找李邵固商量,说这次没白去,他已经把唐朝人的真面目看清楚了,都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跟着他们早晚被吃掉,赶紧造反投降突厥人吧,那才是康庄大道。

李邵固刚刚在唐朝得了这么多的好处,你想他能同意嘛,万一回家老婆不让上床那怎么办?没准还要跪键盘,所以他赶忙劝解:“老可,我看还是算了吧,人家毕竟是皇帝,再说对咱们也不错,你看给我这些好东西。”

他不提这个还好,提起来可突于气的发疯,心想,这小子是铁了心要当李唐封建王朝的走狗啦,不听老子的话啦,行,我让你好看。二话不说,他就把李邵固给杀了,然后率领部众投降了突厥。

杀死了李邵固这个亲唐派,可突于心中突然产生了一种明悟,他意识到,在统治契丹已百年的大贺氏家族中,无论选谁当可汗,都会跟自己碍手碍脚,因为他们实力强,而且当惯了主子,自以为高贵,也不会特别地感激自己什么。

所以下一任可汗,他打算从实力不强的家族中选出来,也就是彻底地结束大贺氏的联盟统治,不过他自己怕落人口实,也没自立,想来想去,他看中了出身“遥辇氏”的“遥辇屈列”,推举他当上了可汗。

这件事情,也意味着大贺氏王朝的终结。遥辇氏代之而起。

李邵固被杀之后,可突于倒是没有大着胆子继承或者杀害大唐的东华公主,可是公主发现现在掌权的契丹人都是亲突厥一派的,预感到事情不好,回头别再被当成礼物送给突厥,那可就惨了,于是赶忙秘密逃走,进入了唐朝的国界,寻求保护。

果然很快可突于就投靠了后突厥,遥辇氏再次断绝了和唐朝的关系。

可以负责任地说,玄宗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他已经忍了可突于这货很长时间了,只要他不投降突厥啥事儿没有,现在做出这种事情来,可就是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了,他下令幽州刺史赵含章发兵讨伐契丹,大获全胜把可突于揍了一顿。

但可突于不甘心失败,一心作死,第二年他得到了突厥人的支援,卷土重来再次攻击唐朝的北方边境,这次运气比较好,遇上一个很二的将领,没把契丹人当回事儿,结果被打了个全军覆没。

这一下李隆基可是真的怒了,这不是败坏我唐明皇的声誉嘛,我的威信何在?无论如何也要把他干掉,于是他派出了幽州长史张守珪,让他去战可突于。

张守珪吸取了前任轻敌的教训,稳扎稳打,而且积极地打探契丹人内部的情况,不久之后,他就发现了可突于的死穴,原来在契丹也并不是可突于一个人掌握兵马,还有一个叫李过折的也能管理一部分,听说他还是大贺氏的忠臣,对可突于很不满意。

于是张守珪赶紧派人去联系李过折,积极地做他的思想工作,终于把这位同志给争取了过来,两人一合计,对付可突于其实也没什么困难的,关键要看契丹人是不是团结他,所以他们兵分两路,张守珪从正面发起攻击,为李过折争取时间。李过折在军队里大造舆论,把可突于的罪行公布于众,让他军心涣散,然后突然发兵,趁着夜色杀入了营寨,把可突于和遥辇氏的第一任大可汗屈列给杀了。

李过折砍死了可突于和遥辇屈列,终于当上了梦寐以求的大可汗,李隆基对他的爱国表现也非常满意,册封他当北平郡王,让他代理松漠都督,不过经过这么一闹,契丹人的信誉度下来了,李隆基怕他们再闹事,留下张守珪盯梢。

可惜大贺氏毕竟已经过气了,各部的族长也都没有帮他们复辟的意思,再者,李过折的能力也很有限,大战之后,契丹老百姓的生活非常艰苦,死伤无数,这些问题他全都解决不了,弄得天怒人怨。再加上遥辇氏也在苦苦挣扎,一年之后,他就被自己的部将涅里给杀掉了。

这个涅里可不是普通的人,他的出现,代表着大辽国的统治家族、契丹八部迭喇部的耶律家族终于出现在了历史舞台上,耶律阿保机称帝之后,把涅里追封为“辽始祖”。

涅里干掉了李过折,本来可以自己当可汗。但是他学习可突于,也不敢轻易的坐上大汗的位置,所以他也在“遥辇氏”的族人之中选择了一个叫李怀秀的人出来,号称“阻午可汗”。遥辇氏再以此夺回了汗位,此后历代可汗都是从这一部选出来的,不过他们的任务只是管理族内事物。而真正掌握军权的则是耶律涅里家族,他们不但是迭喇部的夷离堇,而且还兼任中央政府的军事手掌,专司军事,世袭罔替。

大贺氏和遥辇氏有着根本上的不同,大贺氏一向都是亲唐派,而遥辇氏从一开始就因为得罪了大唐,不得不倾向于突厥。不久之后,涅里就带着阻午可汗和所有的部众,投奔后突厥去了。

得到了突厥人的保护,李怀秀这个契丹可汗才算是坐稳当了吧,从此契丹社会进入了“遥辇九帐”的时代,据说,遥辇氏一共出了九位可汗,一共统治契丹170年,平均每一位可汗在位二十年左右。表面上也算是很稳定的王朝了。其实不然,他们混得不如大贺氏,只不过是迭喇部的傀儡罢了。

此时,有人建议让耶律涅里自己当大可汗,耶律涅里却不愿意,早就意识到这个出头鸟不能当,当上之后,就等于是背了口大黑锅,大唐朝什么时候要翻脸,追究谁干掉了李过折这位唐朝册封的北平郡王,那他不是第一个要倒霉嘛。

于是耶律涅里态度坚决的表示自己绝对把可汗的宝座当成浮云,还是让阻午可汗接着干吧。契丹贵族不明所以,顿时就觉得误会了耶律涅里,人家可是一心为公的好同志,怎么就误会人家了呢。

所以阻午可汗的位置也就算是坐稳当了。自从投奔了后突厥汗国之后,唐朝方面也没有继续追究他们的责任,契丹人的生活也一天比一天稳定下来了,耶律涅里和阻午可汗便着手解决内部事宜。

营州之乱以后,契丹人被打得七零八落,原先的八部,只剩下五部,其余的三部已经彻底灭亡,为了维持部落的稳定,阻午可汗在涅里的辅佐下,通过整顿和重组部落,在现有的五部基础上几次改组,最后仍然参照传说的内容,将下辖部族分成八部。当然,毫无疑问的,这时的契丹八部,与大贺氏时期相比,连名称也相差巨大了。算起来这已经是契丹八部第三次改组了。

迭喇部的大佬们本来是要死心塌地给后突厥汗国捧臭脚的,可谁知道突厥人自己也没什么安生日子好过,不到几年的功夫,整个汗国就乱成了一锅粥。

后突厥汗国占有原先东部突厥汗国的故地,虽然说势力今非昔比,但还可以跟唐朝过两招,一时半刻的也是死而不僵,但万事万物都害怕从内部溃烂,他们偏偏就走上了这条路。武则天之后,后突厥的毗伽可汗,一度向唐朝投降,据说还拜了李隆基当干爹,这样一来他们也算是稳定了几天,起码战乱少了,可是好景不长,更大的危机正在前方等待。

就在契丹人投靠后突厥的前一年,内乱其实已经开始,大臣梅录啜下药想毒死毗伽可汗,本来已经成功了,但估计他吓的毒药有点过期,要不就是毗伽可汗的内力雄厚抵抗力强,居然硬撑着就是不死,直到下令把梅录啜的全家都杀死,他老人家才满意的闭上了眼睛,进入千年梦想。

他死了以后,儿子伊然可汗即位,这是个没福气的家伙不久就因为酒色过度挂了,然后他的弟弟登利可汗上台。登利可汗年纪不大,应该是被贵族们赶鸭子上架的,所以没实力也没能力统治整个汗国。

一般在中国,这种情况都会出现一位女权运动主义者,也就是太后说了算的时代,突厥也不例外。登利可汗的母亲害怕儿子被杀,于是就让他的两个堂叔掌管兵权保护他们孤儿寡母,管理东方的叫左判杀,管理西方的叫右判杀。

七年之后,登利可汗长成英俊的小伙子了,要收回自己的权利,可是他的两位堂叔羽翼已经丰满,不想放弃自己的权利,于是乎双方的矛盾就逐渐升级。登利可汗就又去找他糊涂的老娘商量,怎么才能收回权利。

老娘说,孩子,权利这种东西一般放出去容易收回来可就难了,这种难度跟覆水难收都有的一拼。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只要把他们干掉不就可以了。登利可汗大受启发,于是赶紧让掌管东方的左判杀来赴宴,席间,他还是尽了最后的努力,一开始是劝说:“老叔,你把权力交出来吧,那是不属于你的!”

“那个,你还年轻,我看你还是再成熟成熟,帝国没有我是不行的,这事儿三十年之后再说吧。”

“可是我不想等了。”登利可汗鼻子差点气歪了。

“可是我也不想给。”

那好吧,既然双方都谈不拢那就只有刀出鞘了,登利可汗很果断的就砍下了叔叔的脑袋。这事儿明显做得太冒失了,左判杀和右判杀,那可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要么你就全都姑息,要么就一锅端掉,同样是叔叔给予如此的区别对待,右判杀心里不平衡了,心情郁闷之下,起兵造反,把登利可汗这个年轻小伙给干掉了。

唐朝人听说了这件事情之后立即派人到草原上去祝贺,使者曰:“听说你们突厥人自己跟自己打起来了,我们皇上表示坚决支持,希望你们多杀自己人,最好赶尽杀绝,我们才高兴呢。”

这时候经过一阵血雨腥风死伤无数,突厥人又换了新的瓢把子,号称乌苏米可汗,对于大唐朝这种王八蛋行径,他是敢怒而不敢言,只能委曲求全,跟使者说好话。使者得寸进尺的给他分析了形势,说:“你们突厥已经撑不下去了,还不如模仿呼韩邪单于如汗的故事,投降我们大唐,不然我们就发飙。”

掰着手指头算一算,总共也没剩下几个战士,四周还都是虎狼一样的异族,大突厥的荣光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乌苏米可汗知道自己扛不下来,于是就拖延时间,表示可以投降,但是要开几个小会研究研究,做一下部落酋长们的思想工作。

作为天朝大国的唐朝很痛快地表示可以给你们时间搞政工,但你们现在已经没本钱了,可千万别玩猫腻,后果你们可以参照匈奴。

乌苏米当时答应的那叫一个痛快,可是回过头来在找他,手机停机,家门紧闭,连派出所都表示查无此人!这是啥概念,分明就是个老赖。李隆基认识到,跟这种信誉度为零的人没什么好谈的,既然软的不行,那就直接来硬的吧。天朝嘛,该大度的时候就大度,该秀肌肉的时候,也不能含糊。

于是他就派朔方节度使王忠嗣带兵到大草原去了,乌苏米耍小聪明还可以,一见到刀光就头晕,刚打了几场败仗就吓破了胆,率军落荒而逃,无数的突厥百姓和贵族向唐朝军队无条件投降。

到了这时候,后突厥也只差最后一根稻草了。

到了天宝三年,公元744年,李隆基已经昏庸得没上限了,他要开边,要扩张领土,突厥也就成了第一块绊脚石,于是王忠嗣再次出征了,这次他发誓一定要砍下乌苏米的脑袋,献给皇帝陛下。可事与愿违,大概是知道他老人家来要脑袋,乌苏米可汗表示扔了都不给你,正赶上“拔悉密部落”来打落水狗,乌苏米就把自己的脑袋捐献出去了。

王忠嗣因为来晚了,所以没能实现自己的愿望,因此勃然大怒,和回纥人组成了联军,把炮火对准了突厥其他的部落,一口气连破后突厥十一部,算是基本上消灭了突厥的有生力量,把广大的汗国变成了三流小部落。

说到这里,就不能不说说回纥,回纥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已经壮大了起来,此刻的实力已经横跨欧亚草原,唐和回纥联合灭了突厥十一部的一年之后,突厥人期待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来到了,不过不是唐朝而是回纥。

天宝四年,公元745年,回纥首领“骨力斐罗”,杀死后突厥最后一位白眉可汗,占据了东部突厥所有的土地,后突厥像柔然汗国一样烟消云散了。

这样一来阻午可汗和耶律涅里也就失去了保护伞,眼看大唐朝就要对他们露出狰狞的面目,新帐旧账一块算了,涅里这个老滑头赶忙派人到长安给李隆基学白云向黑土道歉,结果李隆基宽宏大量不予追究,表示过去的事儿就让它过去吧,所以也就涛声依旧了。

公元745年,李隆基正式宽恕了耶律涅里站错队的政治错误,而且还册封他为崇顺往,松漠都督,并且册封自己的外甥女独孤氏为静乐公主,嫁给他。可是耶律涅里立即就表示皇上您搞错了,我们老大是阻午可汗,我只是个小跟班,配不上您家公主。

对于契丹的情况李隆基其实还是知道一些的,之所以没有册封阻午可汗,而册封耶律涅里,是因为阻午可汗不掌握军队,没有实权。皇帝和权臣并存,怕是早晚要发生内乱,他只不过是加了点催化剂而已,可耶律涅里挺精明,偏偏就不上当,表示这个帽子太大他戴不下去,再者年纪大了,给个美丽的公主怕体力消耗不起,别死在温柔乡里。所以李隆基没辙,只能改为册封阻午可汗。

阻午可汗倒是照单全收了,而且非常高兴。那么这样一来,契丹人是不是就要奔小康了呢?其实不然,相反真正的危机才刚刚来到,因为这个时候,李隆基已经昏庸老迈,亲小人远君子了。要是在前些年,契丹人还真能赶上点改革春风,靠朝廷的优厚政策发点小财,休养生息,可现在不行了,因为负责管理契丹事务的边关将领已经换人了。这是个很可怕的家伙,名字好像叫——安禄山。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