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彩辽国

第6章 可汗的称帝之路

成为了契丹可汗之后,阿保机除了履行职责之外,继续领着契丹勇士扩张自己的地盘,这一下就一直推进到了中原的北部边境,长城以北的大部分地区全都成了契丹人的牧场,崛起,是毫无争议的了,契丹人在当了几百年的小跟班之后,终于英姿勃发起来了。

不过阿保机心里也有自己的顾虑,当可汗真是太过瘾了,尤其是壮大之后的契丹可汗真是要什么有什么,再也不是那个部落联盟中受外族欺压的受气包了,现在他说一句话,不单是大草原,就连中原也要闹地震,那种绝对权力和数不尽的财富带来的爽快感,让他在梦里也能笑醒。

在这种情况下,他就不能不考虑契丹人的改选制度了。三年之后我真的要放弃可汗的位置嘛?这个天下,本来就是我耶律阿保机打回来的天下,我凭什么把自己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让给别人。

再者,契丹人强大之后,草原上出现了很多的汉人,这其中不乏知识分子,他的身边就有若干汉人谋士,这些汉族知识分子来到契丹,主要有三个原因,一种就是为了躲避中原无休无止的军阀混战,另一种是投降过来的将领,还有一种是打草谷的时候,抓获的奴隶。这其中有一个辽国历史上的重要人物,他的名字叫——韩延徽。

韩延徽本来是刘仁恭儿子刘守光的幕僚,刘守光派他出使契丹,耶律阿保机非要让他下跪,韩延徽骨头硬,认为我天朝使者怎能向你这个蛮夷下跪呢,耶律阿保机见他这么不拿自己当回事儿,顿时怒了,学匈奴单于让他去放羊。

这个时候,皇后述律平站了出来,给韩延徽说了几句好话,认为他是个有骨气的勇士,而且很贤明,所以阿保机就把他留在身边当幕僚了。

韩延徽也没让述律平丢脸,为契丹建国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首先他劝阿保机建立城郭,用来安置大批涌向大草原的汉人,鼓励他们男耕女织,给他们娶媳妇找婆家,让他们给契丹人赚钱,增强国力。

制度上,韩延徽又为契丹确立了各种制度和法律,使得契丹从部落向国家的转型,又快了很多。

最重要的是韩延徽还提出:“我们中原的皇帝从来都不会改选,都是一家子世袭的,可汗你也应该这么干。”

就这么一句话,让阿保机最终确立了想要当皇帝的决心,并且从这一天开始就在积极地努力着。

在此之前,阿保机要树立权威,有两条途径,依旧是扩张势力,第二就是积攒更多的财富,壮大自己。

要达到这个目的就必须要打仗,所以他当上可汗之后,更加努力地向周边民族扩张,不到几年的功夫,就征服了黑车子室韦、吐谷浑、乌丸、奚、乌古这些部落。

当上可汗的第二年,他还来了个大手笔,也不知道从哪里集结了四十万大军,一举南下,越过长城,掠夺了河东等地,攻克了九个郡,俘虏人口将近十万余,然后讨伐女真,俘虏300户,女真从此臣服契丹。

在内部,阿保机为了加强统治,调整机构,培植个人势力,在挞马军的基础上,组织扩建侍卫亲军,让他的身边随时随地都拥有一支可以快速反应,实力强悍的步骑兵常备军团,并且让曷鲁担任首领。

为了打击贵族势力,让他们不敢太放肆,他还建立了专门管理贵族事物的宗正官,这样那些贵族就不敢太放肆了。

此外他到处树立功德碑,为自己树立威信,在北山建立羊城,用来和南方政权进行贸易,以求获得更多的财富。为了笼络支持者,他大大的提高了妻子述律家族的势力,总之这一切,都是为他当皇帝做准备的。

而事情真的会这么顺利吗?几百年的传统真的那么容易打破嘛?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不久之后,一场轰轰烈烈的内乱开始了。

说来也凑巧了,阿保机继承可汗的位置是在公元907年,也就在三个月之前,在中原折腾了很多年的朱温朱老魔终于如愿以偿的篡夺了大唐朝的皇位,建立了后梁,也就是说907年这一年里,中原和塞北同时更换了领导人,一场好戏就要开锣了。

随着阿保机多年征战,对内调整,契丹社会是越来越富,可汗的权力也是越来越大,阿保机的野心也越来越大,但是契丹和中原不一样,在中原只要当上了老大,就是终身制,而在契丹任期则只有三年,当然就像美国总统一样,可汗也是可以连任的,一般情况下也没人争,不过现在情况不同了,以前贵族们是懒得去争,你想一个又穷又破的小村庄,而且内忧无数,外患不断,肩膀上的责任还很重,也不是谁都愿意当。

可现在通过阿保机的对内治理对外掠夺,契丹已经摘掉了贫农落后的帽子,成为了一个发展中国家,所以想当可汗的人越来越多,当然也不是所有眼红的人都有这种机会,按照契丹社会的世选制规定,当汗位转入耶律家族之后,凡事耶律家族的成年男子,有能力的,全都有机会成为下一届的可汗。

这样一来呢,阿保机那些已经成年又有一些战功的叔叔和弟弟们,就都在做着当可汗的梦,眼巴巴地等着可汗的换届选举,甚至掰着手指头算日子。

等到910年的时候,这一天终于来临了,于是大家就奔走相告。

这其中表现得最热衷的就是阿保机下面的几个兄弟。耶律阿保机一共兄弟六人外加一个妹妹,他是老大,下面还有五个弟弟,分别是二弟剌葛,三弟迭剌,四弟寅底石,老五安端,老六耶律苏。

这个耶律阿保机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本来还是挺好的,可是人性中偏偏就存在着只能共患难不能共富贵的基因,等到契丹富裕了,大选的时间也到了,阿保机的五个兄弟就不淡定了,全都想要要尝尝当可汗的滋味。

在他们的心里,耶律阿保机一直都是个有担当的好大哥,小时候,无论有什么玩具总是先让着弟弟们,有人挨揍了,大哥也总是挺身而出为他们去报仇,缺零花钱的时候,朝大哥伸手,也从来没空着手回来过,那么这一次大哥肯定也会非常伟大的,把可汗的位置给让出来吧。

可是他们想错了,已经充分吸收了汉文化的耶律阿保机,已经了解到中原的老大没有改选的习俗了,轮流坐庄这事儿在他看来也没什么必要了,于是当所有兄弟翘首企盼了好几个月后,发现阿保机那边全没动静。

五个兄弟就凑在一块商量,这不对劲儿,大哥不会是给忘了吧,不然的话,就算有什么要紧的军国大事儿给耽误了,最少提前也应该召集各位常委们开个会,筹备一下大选的事宜呀。于是他们耐着性子又等了几个月。

此时的阿保机采取的策略就是装傻充愣,什么选举,我根本不知道这回事儿?该怎么当可汗就怎么当,太阳照常升起,一睁眼一闭眼一天就过去了,契丹诸部落的首领实力太小,根本无法和迭剌部抗衡,所以根本连这方面的想法都没有,以为这是迭剌部内部的事儿,所以可汗不提,他们也就没人敢站出来多嘴,而五个兄弟这边,鉴于以前感情都不错,寻思着没准老大工作太忙,压力太大,记忆力减退给忘了,也不好意思拉下脸来催促他赶快下台,该干嘛干嘛去,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又过了一年多。

时间到了公元911年五月,耶律阿保机这边仍然没有一点的动静,兄弟们可就不淡定了,老大根本就没有把汗位让出来的意思嘛。

这是什么节奏?这分明就是要耍无赖吗?哥几个都觉得不能再保持沉默了,再这样下去的话,什么时候才能轮到自己当可汗过瘾呀。这里最着急的就是老二剌葛,如果阿保机退位的话,依照顺序就能轮到他了。

郁闷之下,剌葛就找来几个兄弟一起喝酒,顺便开个小会。说实在的,其实耶律家族夺取了政权之后,他们几个兄弟也都是面和心不合,在阿保机面前争宠不说,还经常背地里下个绊子,说起来还不都是汗位继承人给害的。

五个兄弟心里都是一肚子苦水,可是他们平常对老大都很敬畏,也没谁敢说话,开始的时候,就全都闷头喝酒,俗话说酒壮怂人胆,三杯黄汤下肚,可就一发不可收拾了,纷纷诉说大哥的不是,抖自己的功劳,说自己为老大当可汗出过多少力什么的。

剌葛发觉所有的兄弟都对老大不满意,顿时心里的胆气也足了,俗话说法不责众,如果他能把这些兄弟全都给忽悠瘸了,大家联合起来造阿保机的反,成功了便宜是自己的,失败了也还有法不责众这一条,阿保机总不能把自己家给灭了吧。

想到这里,他再也不能抑制内心的兴奋,就对兄弟们说:“老大可是太不够意思了,咱们国家宪法都规定了,三年就要进行一次大选,然后烧柴火,这都四年了,老大硬是赖在可汗的位置上不挪窝,这是什么行为,这就是腐败,是独裁?像他这样,咱们哥们想当可汗,那还不得等到猴年马月!”

老三迭剌寻思,老二这么积极,还不是为了自己当老大,不过等他过了瘾,我的好日子也就不远了,所以现在还是支持他一把:“可不是嘛,我都打听清楚了,老大被他身边的那些汉人给忽悠得买了拐,一心想要玩终身制,这是一种对宪法的践踏,所以他是不会自觉自愿的把汗位交出来的,他要是得逞了,咱们兄弟可就没好日子了。”

所以众位兄弟决定,立即成立一个“改选委员会”,团结一致旗帜鲜明的用武力跟阿保机讨公道。在改选委员会的五位委员中,劲头最大,也最有实力的就是剌葛和迭剌,比如老六耶律苏,根本都不怎么发言,因为他不是阿保机一个娘生的,没有话语权,这事儿要是闹大了,估计他第一个倒霉。

寅底石呢,是个老实人,野心并不大,所以也很少说话,态度有点挺暧昧的,所以剌葛和迭剌就集中力量去忽悠老五安端,安端是所有兄弟之中最没用的一个,不但昏庸懦弱,而且好色好酒,一点功劳也没有。不过也正是因为他缺心眼,结果一来二去的就被剌葛和迭剌带阴沟里去了。也正是因为他,这次行动最终出现了插曲。

剌葛的把握其实还是很大的,他本身也不是个闲散宗室,阿保机继承了汗位之后,意识到夷离堇的权利太大,他觉得既然自己家族能够从夷离堇的位置上,升级为可汗,保不齐若干年后,别人也可以从他手里把权利夺走,所以他就任命了剌葛当“惕隐”,就是管理族内事物的,其实就是要分夷离堇的权利,手里还有点兵权。

另外剌葛也是契丹人中的一个勇士,早些年打败过黑车子室韦,征服女真的战斗他也出了大力,所以在部落里威信很高,估计他要是当大汗,也没什么人站出来反对。所以他的底气才这么硬。

酒席宴散了的时候,几个兄弟已经基本定下了武力夺取政权的计策,就等着最后一步付诸于行动了。大家心里都很高兴,于是就多喝了几杯,回家的时候,基本上都是酩酊大醉。按理说,像这么重要的事情,应该被列入高度机密,可是草原民族的兄弟们,性格都非常好爽,有什么就说什么,也没太当回事儿。

老五安端就是其中一个例子,他喝太多了,嘴没有把门的,一回家就把好消息告诉了自己的老婆萧粘睦,说是在不久的将来,他就可以当可汗了,你就等着跟我过好日子吧,估计时间也不会太长,也就是不久的将来。

他是挺高兴的,他的本意是让老婆也跟着高兴高兴,可没想到萧粘睦听完吓得差点没瘫痪了,三高全都上来了,心想,就你这个德行的也敢梦想当老大,这不明摆着给剌葛挡枪使嘛,成功了好处是老二的,倒霉了连老娘也跟着一起倒霉。

再说萧粘睦对剌葛这个人也是有点了解的,心狠手辣,没大哥讲道义,老大不肯下台,等他当了可汗就一定会遵守宪法吗?老公这个想法真是太不切实际了,于是趁着安端没睡着,她赶紧劝阻,说:“你快拉倒吧,咱现在的日子不是过的挺好嘛,老大又没亏待咱们,我看老二还不如老大呢,你跟着他混,肯定没好下场,再说据我观察,你的水平也不适合当老大,要不别折腾了,我是怕你被剌葛他们给骗了。”

萧粘睦本来是一番好意,可没想到安端一听就急了,跳起来指着老婆的鼻子就骂开了,他觉得萧粘睦太小看自己了,就凭自己的IQ,别说是当可汗,当中原的大皇帝也绰绰有余呀。

“你懂什么,你就当好你的家庭主妇就完了呗,你们老娘们就是头发长见识短,看我以后当了可汗,不把你给休了。”说完之后,倒头就睡。

萧粘睦一番好意引来了驴肝肺,心里又气又急,一夜没合眼,心想,这下子坏了,别说可汗的位置不可能轮到安端这种货色,就算真让他当上了也没自己的好日子过了,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他决定还是去找大嫂述律平商量一下。

妯娌两个一见面,先是亲热了一番,然后就开始唠家常,说着说着,萧粘睦的眼泪就下来了,述律平赶紧就问,你这是怎么啦,受委屈了,是不是安端找小三包二奶了,还是在外面有若干私生子啊,跟嫂子说,嫂子给你做主。

萧粘睦一感动,就把实话全都撂了。述律平是什么人啊,一听事情严重到这个地步,立即联系丈夫让他赶紧回家,出大事儿了。幸好最近阿保机没出差,就在隔壁,急匆匆地跑过来一听,心里顿时拔凉拔凉的,这不是祸起萧墙嘛,整天费尽心血的防这个防那个,没想到最后却是自己的亲兄弟要造反,顿时他就犯了难。

犯难归犯难,阿保机办事儿从不拖泥带水,他立即下令逮捕了自己的五个兄弟,全部打入天牢,等候发落。

把这几个倒霉孩子控制起来以后,阿保机又犯难了,到底该怎么处置这几个乱臣贼子呢,要是别人还好办,直接拉出去咔嚓了事儿,可这几位都是他的亲兄弟呀,杀了他们不等于灭了自己的九族嘛,阿保机也不是残暴的人,一想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

当时几个倒霉孩子全都吓坏了,他们以为老大肯定是要宰掉他们,一个个连遗书都写好了,可是没想到,阿保机只是把他们带到一座山上,杀了几头牲畜,和他们一起向天盟誓,表示自己愿意在下一次可汗改选大会上,让出可汗的宝座,请他们再耐心的等上一段日子,面包和房子一定都会有的。

剌葛等人大难不死,哪里还敢说别的,除了一个劲儿的拿眼珠子瞪着安端之外,就是推卸责任,“那个大哥,我们错了,其实我们也没想真的干啥,就是喝多了酒发点牢骚,没想到老五的媳妇这么八婆,居然还当真了,误会误会。”

耶律阿保机当然知道这不是个误会,但这番话也算是给了他台阶下,于是他就让兄弟们发誓,以后和睦相处,再也不要窝里反了。而且为了安抚闹得最凶的剌葛,还把他任命为迭剌部的夷离堇,让他掌握兵权,这可真是以怨报德,仁至义尽了。

可是剌葛并不这么想,所谓的以怨报德那是阿保机自己认为的,事实上,他就不应该有怨气,因为从法理上讲,他赖着可汗的位置不放,根本没有谴责兄弟们的立场,所以他心里并不感恩。只是因为阿保机承诺,下届改选会让出位置,所以心里才舒服了一些。

其实剌葛还是低估了阿保机,按日后阿保机的作为来看,此时此刻他以一种云山雾罩的手段轻而易举的耶律家族的内乱,其实是一种无奈之举。真实的情况很可能是这样的,在这次事件中,阿保机本来就理亏,如果再以雷霆手段杀人,那就真的是公然挑战和践踏宪法,很多常委们就会对他有看法了,到时候队伍也不好带。实属授人以柄,备不住被外人渔翁得利了呢。

阿保机这个时候毕竟还没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来抗衡整个契丹族,想要让所有的人都在他面前俯首称臣,还需要一些时间,所以他选择了退让。这样矛盾也就得到了暂时的缓解,大家都在等待着第二年的换届选举。

可是到了第二年选举的日子前夕,阿保机又出幺蛾子了,他借口工作太忙,身体太累,拒不参加换届选举大会,实际上就是耍无赖,就他这点小心思,所有契丹贵族都看得真切,除了他的兄弟之外,还有一些人坐不住了,他们就是“释鲁事件”中,侥幸逃脱一死的耶律辖底和耶律滑哥。

说到这里就要介绍一下释鲁事件以后,耶律辖底和滑哥兄弟的生活了。耶律辖底倒是没有什么,叛乱他没参与,只是平叛的时候表现得太窝囊,一枪没放,就偷渡出境了,后来又连滚带爬灰头土脸的回来,求阿保机赏口饭吃。

阿保机一看耶律辖底老前辈回来了,好啊,我这也没啥好位置,正好痕德堇可汗死了,职位空出来了,要不您先将就将就。耶律辖底当时就腿软了,阿保机这可不是考验他,这是想要他的命啊,就他那点出息还想当可汗,就算当上了第二天也被阿保机干掉,于是赶忙表示力挺阿保机。

所以阿保机当上可汗之后,对他这个“明白人”还是有一些回报的。耶律辖底以前在痕德堇时期就是夷离堇,阿保机就给他升了一格,让他当于越,而他的儿子迭里特则继承了老爹夷离堇的位置,虽然说,阿保机把权利都给收回去了,让他们混吃等死,但毕竟也是部长级的高官,幸福生活是有的,也应该满足了吧。

事实上,这爷俩一开始还真是挺满足的,可是后来这情况也改变了,为什么呢,前面不是说过,剌葛几兄弟政变失败之后,阿保机为了安抚实力雄厚的剌葛,以便为自己独霸汗位争取时间,任命剌葛当了夷离堇。

那么迭剌部也好,部落联盟也好,是不可能有两个夷离堇的,剌葛上来了,迭里特就必须下去。父子俩顿时就不平衡了。

耶律辖底心想,你阿保机当于越的时候,比可汗都牛,我说啥了吗?后来我当于越,混得连个普通军官都不如,我说啥了吗?老子忍气吞声这么多年还不就想过个安生日子嘛,偏偏你小子连我最基本的要求都不能满足,那既然你的兄弟们都造反了,我也别愣着了,赶紧加入吧。弄好了,大汗就是我的了,最次新任大汗上来,肯定也比你强。于是他立即联络了剌葛兄弟,加入了反叛者的行列。

至于滑溜哥造反的原因嘛,那就更加小孩没娘说来话长了。滑溜哥自从大义灭亲杀了自己的亲爹之后,也不知道和那位小妾双宿双栖了没有,总之,阿保机上台之后,对他也不咋地,你想一个为了女人连亲爹都能做掉的人,对什么人不能下手,阿保机要是重用他,那纯粹是脑子进水了。

不过滑溜哥也的确挺滑溜的,他充分认识到了自己错误的严重性,知道现在整个契丹部落都不耻他的为人,所以干脆就锁起头来安分守己的过日子,一副好像彻底悔过的样子。几年过去了,阿保机发现滑溜哥还真是变了个人,做人低调了,也不好女色了,也知道给老爹上坟烧纸外加忏悔了,心想,没准他当时年轻气盛,真的受骗了,这几年心理被折磨的也够呛,不如就给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吧。于是滑溜哥的韬光养晦得到了回报,从无期徒刑,直接出狱了。

说他是出狱了一点没错,因为剌葛升职之后,他直接就当上了“惕隐”,就在阿保机的身边做事儿,消息灵通的很。这样一来,一个从内到外,实力雄厚的改选班子就悄无声息的成立了起来。

吸取了上次革命失败的教训,他们不再聚在一起喝酒发牢骚,尽管暗地里每天都在筹划大事儿,表面上装的跟没事儿人一样,工作上认真负责,对家庭无微不至,让阿保机感觉他们是真的知道错了,安分了,那么他以后就可以放开手脚干大事儿了。

公元912春天,耶律阿保机率领兵马南下跟刘守光开战,成绩不算太好,最后不了了之。但是他熊心不死,转过头来去进攻草原上的“术不姑”部落,同时命令剌葛分兵攻打刘守光的平州。

当时刘守光这边出了个什么事儿呢,他不是杀了老哥囚禁了老爹,整个控制了幽州嘛,这时候就觉得自己很伟大,光是一个节度使已经不能彰显他的魅力了,所以就一心想当皇帝,结果把李存勖给惹毛了,派大将周德威围困幽州,双方在卢龙战区打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剌葛也就是占了这个便宜,轻而易举就把平州攻破,耶律阿保机非常高兴,下令表扬剌葛,可是没想到剌葛对奖状没兴趣,现在他手里有兵有粮有威信,又开始准备造反了。

当时阿保机刚刚平定了术不姑部落得胜班师,大军刚到达北阿鲁山,就被剌葛带着叛军堵住了去路。

鉴于这位大哥,在他犯错误的时候没有赶尽杀绝,重情重义的剌葛也表示不想要他的命,只要他召开可汗选举大会,兄弟我立即撤兵。

剌葛的这种做法,引起了耶律阿保机阵营的强烈不满,阿保机的亲信也就是他的小舅子萧敌鲁就说:“可汗,你把国家治理的那么好,这是人所共知的,可你的几个兄弟也太不够意思了,闹起来没完了,上次你就对他们宽大处理,这次绝对不能放过他们,老让他们改完了再犯,那不成了千锤百炼了嘛,依我看还不如直接宣布废除选举制度,就凭他们那点势力,也翻不起什么大浪。”

可是汉人谋士韩知古表示反对,“可汗这样不行啊,你要是那样做的话,反对你的就不光是剌葛他们那一小撮人了,恐怕契丹八部的贵族们会集体造反,到时候你就成了社会公敌了,我有个主意,趁着现在八部大人全都在咱们的军营里,不如提前烧柴火,谅他们也不敢不同意,到时候,你名正言顺的连任,剌葛他们的所作所为就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阿保机一听这个主意挺好,于是立即召集八部大人来开会,当然开会的现场气氛挺紧张,光是剑拔弩张的战士就布置了好几百,八部大人一进门,血压就有点高了。于是阿保机就对他们说:“那个,这次找你们来,是想对我以前的工作做个总结,不知道你们对我有什么意见,有意见可以提,想换人也只说,谁想当我就让给谁,别客气。”

八部大人没有一个不想当可汗的,可是面对阿保机帐内的几百名战士,谁敢说出来呀,除非不想要脑袋了,于是赶紧说:“您的工作成效有目共睹,最近几年,契丹的国力又上了新的台阶,我们没什么不满意的。”

“啊,那就好,可是改选的日子又快到了,你们看谁来干合适呀?”

八部大人心想,终于说到正题上来了,于是赶忙说:“这个问题其实都不用讨论,契丹能有今天靠的都是您的英明领导,我们这些人愿意继续团结在迭剌部的周围,以您为核心共同打造新的未来,您就是我们下一届的可汗了。”

当下阿保机也没有什么好客气的,立即就把八部大人拉出去点了柴火,举行了柴册礼,正式连任了契丹可汗。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入了叛军的耳朵里,由于阿保机点柴火,是得到了八部大人认可的,非常的符合宪法,剌葛等人的军事实力比阿保机差得多,之所以敢跟老大叫板,靠的就是可汗改选的规矩,可现在阿保机合法即位,他们的借口没有了,顿时一个个傻在了帐篷里。

不过,他们还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兵对兵将对将的硬碰一下,把阿保机干掉。可是剌葛心里非常清楚,无论是从军队的数量,还是指挥水平,他和阿保机差着一大截呢,就算打也赢不了,所以只能选择投降。

第二天,剌葛领着诸位兄弟纷纷跑到阿保机的营寨来请罪,阿保机再次表现出了自己博大的胸怀,表示只要他们改过自新,绝对不再追究,过去的事儿就让他过去吧,于是他第二次兵不血刃的平定了“诸弟之乱”。

可是经过这次事件的教训之后,阿保机不再相信诸位弟弟们能够真的改过自新理解他这个大哥了,虽然不能杀他们,也不能给他们机会乱来了。为了解除威胁,他重新的改组了领导班子,任命对自己忠心耿耿至死不渝的耶律曷鲁当迭剌部的夷离堇,剥夺了他兄弟们所有的权利,让他们混吃等死去了。

可是尽管阿保机做了许多的准备,但该来的还是要来,金灿灿的可汗宝座太诱人了,剌葛等人怎么下狠心,也无法对它视而不见,于是就在耶律阿保机连任半年之后,公元913年,他们又大规模的闹起来了。

造反这回事儿,跟世上所有的事儿都一样,也是熟能生巧,干多了还上瘾。这一次他们决定搞一把大的,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之后,剌葛动员了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反叛的人员甚至包括了阿保机的母亲,还有妹妹,以及他的养子涅里衰,和契丹大巫神速姑等。

除此之外,坚定不移的造反派耶律辖底和滑溜哥也锲而不舍地加入进来,除了本部落外,他还把乙室部落的贵族也拉下了水。

具体的计划是这样的,当时阿保机正驻军芦水,剌葛一方面准备了旗鼓,准备单方面烧柴火祭天,跟阿保机一样来个先斩后奏,既成事实。一方面派迭剌和糊涂虫安端,率领一千名骑兵去刺杀耶律阿保机。

迭剌和安端一路领着兵马来到了芦水,然后派人通报阿保机,说是好长时间没见到大哥了,特地过来看看,以解相思之苦,请求觐见。他们的想法就是趁着觐见的功夫,暗杀了阿保机。

阿保机一听,顿时就有点纳闷,心想,这几个兄弟平时都恨我入骨,怎么会这么好心来看我,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啊!于是赶紧准备了一下,刀枪剑戟的等待着迭剌和安端,进账觐见。

两人还以为成功了呢,结果一进门就傻眼了,看到他们那么紧张,阿保机立即知道自己的判断没错,这两个家伙来意不善,于是就指着他们的鼻子破口大骂:“我说你们二位也太不要脸了吧,狗改不了吃屎这话就是从你们这来的吧,你当你们那点花花肠子能瞒得过我,我呸,你们自己掰着手指头算算,本大哥放过你们多少次了,好意思嘛!”说完之后,就让手下把她们两个人给抓起来,然后收编了他们的军队。

剌葛得到了消息知道大势已去,自己又失败了,他害怕阿保机杀回来要了他的脑袋,他实在也不是对手,赶忙帅军向北方逃跑。他自己怕死跑了,可还不忘了最后再折腾阿保机一把,而寅底石就成了他的最后一把抢,受命去袭击阿保机的大本营临潢府,其实这也就是剌葛为了逃跑争取时间的一种手段。

阿保机的大军在外,临潢府非常空虚,只有可敦述律平以及她的亲兵看守大帐,寅底石没有费多大的力气就攻破了临潢府,而且坚决的执行了剌葛的命令,把临潢府能烧的全都给烧了,最可气的是,他还夺走了李世民赐给契丹可汗时代相传象征权利的旗鼓。

当时述律平带领她的手下拼死抵抗,阿保机的大帐才没有沦陷,战斗中她身先士卒,跃马横刀,活脱脱的一个巾帼女英雄。等到援兵来了之后,述律平意识到,旗鼓对于可汗的重要性,立即派兵去追,最终总算是夺了回来,但因为阿保机的援兵来的太晚,剌葛和寅底石还是逃走了。

临潢府又叫西楼,是阿保机的大本营,就跟汉人的京城是一样的,所以迭剌部的贵族们全都住在那里,他们出征也不可能带着全家人都去,这么一来,寅底石火烧西楼,就等于是犯了众怒,所有的契丹贵族都把他们恨到骨头里,决心要和他们拼命。强烈要求,立即追击,肃清这些犯罪分子,还受害者一个公道。

阿保机率领大军追了一阵子,打了几场胜仗,但剌葛再次落荒而逃了。众将再次请求追击,阿保机则胸有成竹地认为,这种丧家之犬根本就不用穷追猛打,不久之后,士兵们就会因为想念家乡作鸟兽散,到时候,只要随便派几个人过去,就能大获全胜。

不久之后,阿保机的预言就得到了验证,剌葛的叛军因为思念家乡首先军心涣散,再加上他们粮草不足,吃不饱穿不暖,谁还跟着他造反,不少人都偷偷地跑回来投降了。耶律阿保机觉得时机成熟了,就从各地征调了一批军队,以萧敌鲁为大将,帅军袭击叛军,五月份的时候,剌葛被生擒活捉。

寅底石因为火烧西楼的事儿做的太过了,觉得自己再活下去也会被契丹人所痛恨,一咬牙一狠心就想自杀,结果没成功,也没活捉了回来。不知道他以后怎么面对家乡父老,说起来全都是剌葛给害的。

经过三次平叛,历史上著名的“诸弟之乱”终于落下了帷幕。阿保机用自己超凡的智慧和实力彻底的肃清了家族内部的反对势力,为建国称帝扫清了障碍。不过这一次,他不打算草草了事,该是见点血的时候了,于是判处参加叛乱的300人死刑,其中耶律辖底被下令扔下了悬崖,滑溜哥被处斩弃市落得个死无全尸,阿保机的养子涅里思被乱箭射死,当然这都是外人,阿保机对于自家人和外人的区别一直都还是很清晰的,至于他的兄弟们,主犯剌葛和迭剌打了一顿板子。寅底石和安端这些小喽啰们无罪释放。

契丹族内连续内乱,肯定是和耶律阿保机的姑息养奸有关系,幸好,这一次他痛下决心,彻底夺取了他们手中的兵权,以后内部也在没有闹出什么事儿来,剌葛因为觉得自己罪孽深重,也没脸在契丹呆下去了,刚刚出狱,就跑到河东投靠了李存勖,李存勖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当时把他收为义子,但等他当了皇帝之后,却又以叛国罪把他诛杀。

这次事件对迭剌部的影响非常大,主要还是经济上的,听说牲畜死了十之七八,物价涨了十倍,士兵们全都靠挖野菜树根来冲击,就连民间都死了上万匹马,马背上的民族,出门居然都要靠步行了。

说起来,平定了家族内部,耶律阿保机总可以消停一阵子好好地当他的可汗继而称帝了吧。可是还不行,内部平定了还有外部,别忘了契丹可是有八个部落,事实上,其他的七个部落一直都在隐忍着自己的权力欲望,在他们眼里,既然迭剌部可以取代遥辇氏,那么他们也都是机会均等的,只是以前一直苦于和迭剌部的经济军事实力相差的太遥远,不敢造次,这下可好了,迭剌部自己打自己,搞的势力被削弱,他们觉得自己的春天要来了。

于是有一次趁着阿保机征讨黄头室韦的机会,七个部落的大哥凑在一起密谋把阿保机赶下台,就在阿保机得胜归来的时候,他们果断的采取了行动,就在阿保机帅军作战归来的途中,又遇到劫道的了,七个部落的联军堵在前面,非要阿保机按照宪法规定,下台。

当时阿保机的军队缺衣少食,减员严重,而且他也缺理,无奈之下好交出了旗鼓,并且答应退位,不过他的退位是有条件的。阿保机的条件就是,因为他手下有很多的汉人,所以想自己领着自己的人马去治理汉城。

大人们听说他要另起炉灶,高兴还来不及呢,不怕他卷土重来,一群汉人能成什么气候,很痛快的就答应了,可是他们不久就又后悔了。

阿保机因为寡不敌众,被迫来到了滦河一带,他手下的汉人谋士,建议他修建城郭,让汉人老百姓过农耕的日子,经过一段日子之后,经济很快就发展起来了,迭剌部的军事实力,再次跃居契丹八部之首。

经济发展得这么快,这里面自然有汉人的功劳,但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盐铁。

阿保机筑城的这个地方有盐池,这就成了他发财致富的法宝。

众所周知,是人都要吃盐,可是契丹人不会晒盐,也不知道哪里有盐池,这一点阿保机要感激汉人谋士们了,他们帮阿保机建起了盐场,大量生产食盐,契丹人听说之后,就全都倒阿保机这里来买盐,由于是垄断经营,阿保机不发财才怪呢。

这时候,阿保机的老婆述律平就给阿保机出了一个斩草除根东山再起的主意,先是在盐池摆下了一个契丹版的鸿门宴,然后对其他部落宣称:“你们天天吃我们的盐,也不知道该感谢感谢,这也有点太那个了吧,你们要这样,我以后也不给你们盐吃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谁让人家手里有盐呢,有盐就是任性。七部首领,不敢得罪这位大盐商,于是约了一个日子,带着牲畜和酒菜来赴宴了,当时的气氛很热烈,大家都是吃好喝好,而且喝多了。这时候,早已安排好的伏兵一拥而上,所有来的宾客不由分说,全都被杀死,这就是契丹历史上著名的盐池之变。

通过这次政变,契丹部落联盟中所有阿保机的反对者被赶尽杀绝,此后,阿保机顺利的统一了契丹八部,再次坐上了可汗的位置。

除掉了内部和外部的所有反对势力之后,阿保机更是在公元916年正式称帝,当时的国号是,契丹,年号神册。

~~~本书已完结~~~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