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赘婿

第5章 偷跑出来的贵族小姐

陈婉清目光望向窗外,语调无比平静,如同她是事外人那般。

“你应该知道,我不喜欢你,甚至很讨厌你。”

“我之所以跟你结婚,只是不想惹爷爷生气而已,现在你也看到了,爷爷只怕撑不了多长时间了,所以,我们之间的婚姻,没有在继续下去的必要。”

“早点分开,对你我都好。”

陈清婉说完,这才转过身来,眼神淡漠如同看着一个陌生人。

“这里是一百万,你拿着钱走吧,只要你不再去花天酒地,足够你滋润的生活很久。”

叶天的面色渐渐沉了下去。

他耗空了体内真元来为爷爷治病。

可是,其他人不信他,陈婉清也不信他,还拿钱让他走?

叶天沉默半晌,忽然释然一笑。

“我刚刚并非胡闹,如果不出错,爷爷要不了几分钟就能醒来。”

陈婉清看他还在狡辩,内心又气又急,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愤怒,忍不住拔高声调,近乎声嘶力竭。

“你到底还要胡闹到什么时候去!”

“爷爷那是心脏病,你当你是神仙啊!说醒就能醒来的吗!”

“叶天,你太让我失望了!”

看着陈婉清那恨不得他去死的架势,叶天心里阵阵刺痛,苦笑一声说,“你别生气,也没必要为我这样的废物生气不是吗?”

“既然你不待见我,那我如你所愿,我会离开陈家,你把离婚协议书弄好,到时候通知我就可以。”

“对了,这个给你。”

叶天苦笑着,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折成三角形的黄符来。

陈婉清见状,微微一愣,只听叶天说:“这是我给你求的一个平安符,你拿着,我现在就走!”

陈婉清心烦意乱,再加上不待见叶天,便只能拿在手里。

这下,叶天才转身大步走去,暗想,这样也好,就让前世的那一份悸动深埋心底吧。

陈婉清手里拿着银行卡,保持着悬在空中的姿势。

她愣愣地看着叶天离去的背影,原本以为自己会高兴,可又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内心空落落的。

正当这时,陈阳从里面急急忙忙跑出来,“姐,你快进来,爷爷他……”

陈婉清当即回神,焦急道:“爷爷怎么了?”

陈阳激动道:“爷爷醒了!”

陈婉清内心一震,赶紧走进病房。

果然,原本是躺着的老者真的醒来,正坐在床上。

“我陈沧海是又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吗?”

自称陈沧海的老者爽朗一笑,似乎早已看淡生死,视线转移到吴守义身上。

“吴大夫,是你救了我吗?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

吴守义摇了摇头道:“我可没这样的能力,老爷子您的病情非常严重,已经不是寻常的中医手段所能治愈的了,方才你的气机近乎衰竭,已经处于重度昏迷的状态……我也没想到您能奇迹般的醒了过来!”

他说着,语气间不无惊讶。

他刚才已经为陈沧海诊断了一番,发现陈沧海非但醒来,脉搏更是强劲有力,如同焕然新生那般。

这让吴守义感到非常奇怪,毕竟陈沧海年事已高,身体机能都在下降。

现在能这么精神,堪称医学界的一大奇迹!

“不是你救了我?”

陈沧海微微一怔,疑惑道:“那是谁有这么高明的医术,中和,你可要替我好好感谢那位高人!”

陈中和苦笑:“爸,哪里有那么多高人啊,您是自己醒过来的啊!”

“对,爸,一定是上天庇佑,不忍您离我们而去,所以才让你苏醒过来的!”

边上一名妇女凑上来,说话间还双手合十默念着阿尼陀佛。

吴守义相对冷静,这现象确实古怪,忽然想起叶天,说到:“难道真是那年轻人救了老爷子?”

“什么年轻人?”陈沧海问道。

“是这样……”

当即有人过来将叶天的所作所为说了一遍。

陈阳抓住机会,说起叶天坏话,“他叶天是什么人我不清楚?连大学都没毕业,他会个屁医术。”

吴守义晒然失笑,“也是,我行医多年,还没见过有人随便拍两下,就能让一个昏迷不醒的人苏醒过来的。”

其他人连连点头,很赞同吴守义的话,毕竟叶天的废物名头根深蒂固,他们可不信叶天会什么医术。

陈婉清秀眉微蹙,想起叶天之前所说。

难道真是巧合?

陈沧海开口向陈婉清问道:“清儿,叶天呢?叶天去哪里了?你让他过来,我自己问他。”

陈婉清努努嘴,最终还是隐瞒了她要与叶天离婚的事儿,勉强一笑,“叶天临时有事,刚刚才走。”

陈阳添油加醋道,“哼,刚刚还在这装神弄鬼,说什么能治好爷爷,被我们识破了,没脸待下去才走了的吧?”

陈沧海叹息一声,他刚只是想着维护下叶天罢了,此时叶天不在,就没多说下去。

他是看着叶天长大,知道叶天是什么样的人。

却说叶天,此时的他正在一辆公交车上。

“无论婉清和我离婚与否,爷爷对我恩重如山,我都不能放手不管!”

“至于陈婉清,一切就随风而去吧。”

叶天看着车窗外的夜景,释然一笑。

他本就不是什么忧愁善感的人,既然陈婉清选择离婚,他接受就是了。

“麻烦让让……”

正在这时,一句宛若杜鹃鸣叫的好听声音响起。

叶天回头一看,就见一个长得很是漂亮的女孩站在他面前。

女孩二十来岁,长发披肩,眼眉如画,鲜嫩粉唇下一点嫣红,平添几分媚意。

身穿一套连衣裙,裹住了她那完美的玲珑身段,身材该大的大,该小的小,可以说是相当火辣。

腰间挎着一个LV包,手腕上还戴着一块百达翡丽的精致腕表,一看就知非富即贵。

只不过此时她气喘吁吁的模样,好像是刚刚赶上公车。

饶是叶天见惯了美女,此时也不住双眼发亮。

但也只是看了一眼,他便恢复过来,让开一条小道,暗自奇怪,这样的人怎么会来挤公交?

“谢谢!”

美女道谢后坐在里面的座位,视线往车窗外看,颇为得意地向后面挥手。

叶天下意识看了一眼,就见后面几个保镖打扮的西装男往这边赶。

然而公交车已经发动,留下了一排排的车尾气。

“难道是从家中偷跑出来的贵族小姐?”

叶天暗暗想着,略微好奇地看了看那妹子。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