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章上古医书

接下来的事还算顺利。

张凡来到村委会,见到村长柳老五。

因为村里在《江清晚报》上登广告招聘村医,一直没有人前来应聘。眼前突然来了一个中医科班出身的,村长当然很高兴,聊了一会儿,跟张凡讲明医务室自负盈亏、电费自理等事项之后,便把医务室的钥匙交给了张凡。

张凡离开村委会,径直奔医务室而来。

医务室位于村东头路口,是两间老式青砖瓦房,看样子房龄有上百年了,屋脊塌腰,墙面掉皮,屋瓦上几簇茅草,在风中微动着,仿佛在嘲笑张凡这个倒霉蛋。

打开房门,一股霉味扑面而来。

室内有一道间壁墙隔开两间:一间是医务室,一间是卧室。

看来这里好久没人来了,到处落满厚厚的灰尘,稍一走动,就带动灰尘飞起来。

张凡把放下行李,便开始打扫卫生。

天花板上有很多蛛网,张凡拿起一把扫帚,把那些蛛网扫下来。

飞落的蛛网,迷了张凡的眼睛,他揉了揉,皱起眉头向上看。

这一看不要紧,他发现自己的目光穿透了天花板!

好奇怪,透过天花板,他看见了上面的屋梁、檩子、房扒板……甚至屋顶上一片片的水泥瓦,都看得清清楚楚!

“眼花了?幻象?”张凡摇摇头,把皱着的眉头放开,又揉了揉眼睛。

稍微停了一下,他再次抬头重新向上看,刚才的奇景消失了,眼前只看得见天花板上糊的旧报纸。

张凡挠着头皮,自语道:“不对呀,刚才明明看见了天花板上的东西!那么真切,不可能是眼花了!”

他一边嘟囔着,一边困惑地皱起眉头。

咦,天花板上面的一切又清晰地出现了!

这是怎么回事呀?

仔细想了一会,忽然醒悟了:这……是不是和我皱眉有关系呀?

于是,他又松开眉头,再看,刚才的透视一下子消失了。

再皱起眉头,咦,神奇!透视又出现了。

这回,他彻底明白了,原来有这样的规律:只要皱起眉头,就能够透视。松开眉头后,透视功能就消失了!

这就意味着,仙女说的神识瞳是真的!仙女真的还给我一双能透视的神识瞳!

张凡激动不己,在屋子里到处透视:柜子、抽屉、锅盖底下……

看到哪里,哪里就是透明的。

他乐得使劲拧自己的大腿,低声吼道:“太爽了!”

想一想吧,有了神识瞳,可以在大街上看美女,可以赌石……

想到赌石,张凡把目光落到砖墙上,想透过砖石看到屋外。

可是,视线根本穿不透砖石。

抬头向上看,目光也同样不能穿透屋顶的水泥瓦看到天空。

噢,明白了……这个神识瞳是有限的透视,砖石一类的物质是穿不透的。

看来,不能赌石。

不能赌石就不能赌吧,反正我也没有赌石的本钱。

当他重新把目光向天花板上察看时,发现角落里有一只盒子。

盒子?

里面藏着什么?

张凡压抑着狂跳的心,再次细细透视,影影绰绰之中觉得盒子里似乎放着厚厚的一沓钞票!

他急忙用裁纸刀割开天花板上旧报纸,伸进手去,拽出一只铁皮盒子。

盒子里面不是钞票,而是一本黄色的线装书。在张凡的注视下,那线装书上似乎冒出了缕缕古远的魂气。

书的首页上,有“玄道医谱上卷”六个隶书大字。

落款之处,三个小字:张机·著。

“张机!是他老人家?!”张凡脱口惊叹。

我的天!有没有搞错呀!这书……竟然是张仲景的《玄道医谱》上卷!

张机,字仲景,东汉末年著名医学家,留有传世巨著《伤寒杂病论》,被后世奉为医圣。

据医学野史《医官稗史》记载,张仲景除了《伤寒杂病论》之外,还留给后人一本精要医书《玄道医谱》。此书分上下两卷,上卷集张仲景毕生行医大成,共720术,术术都是奇门独家医术。下卷载有张仲景所创修真养性、长生不老之术。据说,此书是由张仲景家族历代嫡传长子秘传,外人从未亲见。因此,很多医学史家斥《玄道医谱》为子虚乌有之事。

而眼下,这书竟然在我张凡手中!

我是不是要转运了!

张凡迫不及待地坐下来,开始阅读。

这是一部手抄本,笔迹工整隽秀。

该上卷分为“九阳医谱”和“九阴医谱”两大谱系。

“九阳医谱”中,叙述了各种男性疾病的奇门秘术。

“九阴医谱”则讲的是各种妇科病的医法。

书中文字隐晦难懂。但张凡在卫校时喜欢在图书馆研究古药谱,因此古文功底尚可,读起来问题不大。

几个小时过去了,当夜幕已经完全降临时,他读到了一个“益元丸”秘方,眼睛不禁一亮:

“益元丸:强筋健骨,神力无边,阳根增大,久战不泄……波罗蜜半钱,刺龙牙半钱,峨参一钱……焙干研末,以三旬以降寡居女子香唾和丸,阴干服之。”

“啪!”张凡一拍大腿。

这绝对是有钱男人疯狂追求的那种秘方!

我要是把它配制出来,那岂不是可以挣大钱了?

这个秘方里面所涉及的二十多味药材并不稀贵,都是寻常草药,在中药房都可以抓到。唯有“三旬以降寡居女子香唾和丸”这句,让张凡为难了。

这句话的意思是,用三十岁以下的寡妇的唾沫把药末做成丸子。

这……这个难度有点大。这个年代,男多女少,寡妇也属于奇缺一族,我到哪去结识一个小寡妇呀?

而且,不光要结识小寡妇,还要弄到小寡妇的唾沫!这就难上加难了。

不行,看来这剂妙方不可能配制成功,还是找找别的药方吧。

张凡翻过这页,正准备往下看的时候,窗外传来一阵女人的嘶叫声。

声音似乎从不远处传来,一声连一声,听起来很凄惨!

他警觉地把医书塞在床下,然后一翻身跳下床。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