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3章寡妇涵花

他轻轻走出门外,站在月光下,仔细倾听。

声音是从邻居院子里传出来的!

除了女人的叫声,还有激烈的撕打声!!

这是怎么了?难道是两口子打架?

不对呀,这大半夜的,正是男人最喜欢女人的时候,不太可能打架呀!

是不是入室劫财呀?

对呀,有这个可能性!

张凡禁不住绷紧神经,快步走进院子,悄声来到房门前。

这回听得清清楚楚了:

“出去,出去!”女人的声音非常恐惧。

一个男人嘻笑的声音:“嘿嘿,让我来给你去去火嘛!”

“再不出去,我打电话报警了!”

“报吧!你不怕传出去难听,你就报好了……算啦,别装了,来来,涵花,你守了好几年寡,肯定快想疯了……再说,我的功夫……不是吹牛,全村留守妇女,哪个不夸我棒!”

“我跟你拚了!”那个叫涵花的女人怒极尖叫。

张凡明白了:原来是不法之徒夜闯民宅,欺负寡妇!

寡妇,一提到寡妇,张凡立即产生了一丝神秘和向往,同时也联想到了益元丸,内心顿时产生了保护她的冲动。

不行,我不能袖手旁观!我再不进去的话,恐怕要出人命了!

想到这里,张凡拉开门,大步冲了进去。

堂屋地上,涵花仰面朝天,被男人压在身下。

那男人暴如一头疯牛,一只大手扯掉她文胸,一只大手解她腰带……

好一头野兽!张凡暗骂一声,一个箭步冲上前,伸手薅住男人的衣领。

“找死!”张凡把他向后一拉,同时右摆拳带着风声抡过去。

“噗!”

拳锋重重击在男人后脖梗上,男人随即轰然倒地,在地上打了两个滚儿,最后停在墙角。

他揉揉被重击的脖子,抬起头,蒙蒙登登地看着张凡。

四目相对,灯光之下,双方都看清了对方!

“是你?”张凡不禁一皱眉,惊叹道。

这狂徒不是别人,竟然是村长柳老五!

“是你?”柳老五诧异一声,双手提着裤子站了起来。

两人一动不动,凝视了半分钟!

渐渐地,柳老五的眼光避开了张凡,系上腰带转身向门外走。

他走到门边,回头狠狠剜了张凡一眼,那意思仿佛在说:“小子,你等着……”

柳老五走了,屋里只剩下张凡和涵花。

张凡低头向涵花看去。

不看不要紧,一看不由得浑身一震,脸上现出无比的诧异:这穷山沟里,怎么会有这样出色的女子:二十七、八岁,皮肤白得赛雪,如花的俏脸上又长又弯的细月眼仿佛会说话,再加上细腰宽臀、长腿耸胸……浑身散出一种迷死人不偿命的气息。

张凡不禁喉头一热,眼睛有些发呆:即使他的前女友姚苏被誉为卫校校花,但是跟眼前的涵花比起来,其美艳程度还有很大一段差距!

“你,你是谁?”涵花上下打量张凡,紧张地收拢前襟,把扣子一颗颗系上。

“你别怕,我是村里新来的村医,叫张凡。你呢?”

“我叫刘涵花。”

听说是村医,她松了一口气,不似先前紧张,尝试着想爬起身,但试了几下,没有成功,只好向张凡伸出一只手,“你,你拉我一把。”

张凡带着几分胆怯和激动,握住那只雪白的手,轻轻向上拉。

“哎呦!疼!”涵花一皱眉,嘴里发出“滋滋”的吸气声,重新躺倒在地上,脸上现出痛苦的表情,看样子身上很疼。

“你,你可能是受伤了……要么,我给你检查一下?”张凡轻声问。

“嗯,嗯。”她犹豫了一下,然后点点头。

张凡随即弯下腰,把她轻轻抱起来,平放在床上。

褪下衣裤之后,涵花急忙用双手护住小腹。

张凡碍于她的双手遮掩,无法检查。犹豫了一会,轻轻掰开她的手,小声说:“我是医生!”

她只好松开手,把脸扭到一边,微闭着眼睛,敞开胸怀任他检查。

“是这里么?是这里……”张凡一边用手在她腹部和腰胯部位轻轻点按,一边询问。

“我也弄不清是哪里,这一带全疼。”

张凡有点为难了,皱眉思忖:全疼?难道是多处扭伤?

这一皱眉,他心中忽然一亮:我不是有神识瞳么!为啥不用用?

微微一皱眉头,两道透视的目光直向她身体内射去。

真清晰呀,如同彩色B超,肌理、骨骼、子宫附件……一一呈现在眼里。

张凡很快就查到了伤源,原来,她的左大腿脱臼了!

涵花见张凡目光停留在大腿处不动,红着脸问道:“伤在哪里?”

“你大腿脱臼了。”

“噢,怪不得大腿根疼得厉害,原来掉环了!那可怎么办?”她有些焦急起来。毕竟,她是一个寡妇家,一个人生活,如果躺在床上起不来,没人侍候,麻烦就大了。

“没关系,没关系,我试试帮你接上。”

“你会接骨?”

“会一点。你这仅仅是脱臼,复位就好了。来,把大腿弯起来……”

张凡一边安慰,一边双手扶住左大腿,轻轻摇了摇,道,“你别紧张,来,深呼一口气,肌肉放松……”

她照着他说的,尽力放松身体。他把手紧勒在大腿根部,用神识瞳盯准错位的骨骼,运了运气,双手骤然用力,把大腿向下一顿。

这一顿,把腿骨向下拽开了一点点,在骨盆与腿骨之间腾出一点点空隙。

“啊!”她尖叫一声,剧烈的疼痛使得她身子不由得一缩。

张凡借着她身体一缩一紧的当儿,将腿骨向上一推!

只听极为轻微的一声响:“咔!”

成功复位了!

“没事了!”张凡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然后一纵身,跳下床。

涵花微闭双眼,大口喘气,不知是疼的,还是别的原因,身上已经是细汗津津,躺了好大一会,才伸开腿动了动。

果然活动自如,不疼了。

她脸色红扑扑,目光里充满着感激,轻轻道:“太谢谢你了,张大夫。”

“不用谢,我是村医嘛。”

张凡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天不早了,大姐既然没事了,我就回去了。”

张凡说着,便转身向外走。

“等一下。”涵花忙坐起来,系上腰带,扣上衣扣,从床上下来,一把抓住张凡,把他推到桌前。然后到灶台前,掀开大灶盖,从里面端出一盘热腾腾的饺子。

“张大夫,我晚上包的饺子,羊肉山芹菜馅的,你吃了再走吧。”

说着,把盘子放在桌上。又去碗柜里取出一只小碟子,在小碟子里放了一点酱油和香油。

张凡推脱着要走,涵花扯住他胳膊,把他按到椅子上,一双筷子塞到他手里,轻声嗔道:“别老想着逃跑,老老实实地吃了再走!”

她的神态动作,就像一个大姐姐关心弟弟一样,让张凡从内心里涌上一种温暖的感觉,禁不住鼻子有点酸。蹲了一个月拘留,张凡天天受到的是呵斥和惩罚,生活在恐惧之中,现在突然之间有人这样关切地跟他说话,让他感动不己。

他礼节性地推却了一下,最后毕竟抵挡不住香喷喷的饺子的诱惑,大口吃起来。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