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7章孟哥

张凡“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惭愧至极地道:“爸,妈,儿子对不起你们!”

“你慢慢说……”妈妈道。

张凡一边哽咽,一边把如何被由鹏举陷害、如果被拘留,如何当了村医的事,详细讲了出来。

爸爸妈妈受到的震惊可想而知:中医院的体面工作没了!而且还蹲了拘留!完了,那以后儿子就是有案底的人了,这前途不是毁了吗?

家里就像响了一个晴天霹雳,刚才满屋子的喜气,顿时被炸得烟消云散!

爸爸把烟锅在炕沿上磕了磕,什么也没说,站起身,去院里劈柴了。

妈妈把张凡从地上拉起来,担忧地问:“小凡,在局子里,他们没打你吧?”

“没有。”

这一点,张凡还算幸运,因为拘留所监室的老大一直罩着张凡。

“好好,”妈妈一边抹眼泪,一边说,“工作没了就没了,人好好的就行,当村医也不错。”

“哥,”张燕轻声安慰道,“你不要着急,大学我不念了。过两天跟村里工程队去城里干活。我有劲,我会赚到钱,一定能把家里的债还上。”

父母没有责备他,妹妹要弃学打工还债……张凡觉得太对不起家人了。

他紧紧握着拳头,握出汗水来,坚定地说:“我既然毕业了,这个家,我会撑起来的。不管怎样,小燕一定要上大学!”

第二天上午,张凡回到妙峰村,带上一瓶益元药酒,马不停蹄前往江清市。

到达了江清市,他马上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里传来的声音瓮声翁气,却又带着惊喜:“小凡哪,是你呀!哪天出来的?”

“上星期。”

“你出来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把孟哥忘了?你现在在哪?我派人去接你。”

“我在妙峰村当村医。这不,刚刚到市里,第一件事就给孟哥打电话。”

“这就对了嘛。好,你在路边等着,车马上到。”

这个接电话的人叫孟三,是拘留所里监室的老大。张凡进拘留所的那天晚上,孟三突然肠绞痛。狱医不在,救护车不来,孟三疼得死去活来,快断气了。这时,张凡征得管教干部同意,用点穴手法救了孟三一命。从那以后,孟三对张凡特别好。

张凡在广场旁边等了几分钟后,只见一辆卡宴闯过红灯,飞驶而来。

车门打开后,孟三从车里跳下来,瞅见张凡之后,快步冲过来,紧紧地抱住张凡,连声道:“小凡!小凡!哥以为你不会再跟哥联系了!真没想到,你还认我这个哥。”

在孟三看来,他自己是道上的人,名声不好。而人家张凡是学生,两人不是一个路子上的,张凡从拘留所出来之后,不会再搭理孟三了。令孟三没有料到的是张凡竟然主动打电话给他,这让他顿时感到挺自豪地。

“孟哥说哪里去了?我还担心孟哥不愿意跟我这小人物交往呢。”

“得了得了,废话不说了,上车上车,吃饭去。”

二人上车,一会儿功夫,来到一家大酒店门前。

下车的时候,张凡看见马路对面大楼门前“江清市卫生局”的牌子,心中顿时涌起各种滋味:姚苏就在这气派的大楼里上班呢!

命运真是捉弄人:我是省级优秀毕业生,姚苏是大挂五科的差生。我做了小村医,她做了公务员……唉,天理被狗啃了!

“瞅啥呢?快进快进。”孟三哪里知道张凡内心的痛苦,伸手把张凡拉进酒店大门。

看来孟三是这里的常客,服务员见他进来,也不多问,直接把二人往楼上雅间引领。张凡担心孟三破费,便建议在一楼大厅散台随便吃点。

孟三拗不过张凡,只好找了临窗一张桌子坐下。

酒菜上来之后,张凡从挎包里取出那瓶益元酒,“孟哥,我今天给你带来了一瓶酒。”

“你,给我带酒?”孟三面露惊奇之色,接过酒去,凑在鼻子上闻了闻,道:“中药补酒吧?味不错。”

说着,就要往酒杯里倒。

张凡伸手阻止道:“孟哥,这药酒……不能在这里喝!”

“什么意思?”孟三有些蒙,“这酒是送我的,为啥不让我喝?”

“不是不让你喝,是让你晚上回家再喝,而且……嫂子不在家,你也不能喝。”

“什么?还得老婆在家才能喝?”孟三眨了眨眼,明白了,暧昧地用手指着下面,小声问,“是不是壮阳的?”

张凡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四下看了一眼,见周围没有人,便道:“对。这是我根据古方配制的,喝完之后,那个东西会暴胀,必须得上女人……”

孟三一听,把酒瓶往桌上一顿,笑道:“这个……我用不上。那个啥不是吹的,三个五个女的,我一次可以完全扑倒摆平。”

“噢,噢,孟哥生猛,生猛。”

张凡嘴上称赞着,心里却免不了有些失望:看来,我找错人了。

孟三察觉到了张凡脸上的失望之情,便问:“兄弟,你是不是遇到困难了?缺钱?”

张凡有些尴尬地点点头,“不瞒孟哥说,因为我念书,家里欠了外债,现在,妹妹又接到了江清大学录取通知书……”

“我去!小凡,你怎么不早说!绕这么大弯子干什么?小凡,我跟你说,你缺钱了,你要是跟别人借,你就是瞧不起你孟哥!快点,别磨叽,是五万还是十万?孟哥马上给你打过去。”

孟三一边说,一边掏出手机。

张凡感动得眼睛发湿,心里一阵温暖,觉得眼前的孟三好亲切。他一感动,差点把帐号告诉孟三。但是转念一想:不好吧?跟认识没几天的狱友借钱,不像样子!如果能用益元药酒堂堂正正地赚到钱,心里才踏实。

“不,不,孟哥,我决不收你的钱,我只想求你帮我推销这药酒。”

孟三又是催了几遍,但张凡坚决不给他帐号,孟三忽然醒悟:如果硬要给张凡钱,恐怕伤了张凡自尊心,于是,他便叹了口气,只好作罢。

不过,卖药酒这种事,孟三还是第一次干。他挠了挠头,想了一会,忽然眼睛发亮地说:“有了有了!有个人,你认识,他准能用得着你的药酒!”

“谁?”

孟三念笑不答,在手机上拨了个号码。

“峰子,你在哪儿呢?有个重要朋友跟我在一起……赶紧过来……少废话,我在卫生局对面阳光酒店,你过来就知道是谁了。”

峰子?张凡心中一愣:难道是他?这小子可是个狠角色。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