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9章仇人路窄

张凡摊开双手,无奈地道:“你们两人都出一万,我卖给谁呀?!”

贺峰搂住孟三肩膀,央求道:“大哥,这酒对于大哥来说,是锦上添花。对于小弟来说,可是雪中送炭哪。大哥,这一回,你就让着小弟好不?”

贺峰这么一说,孟三没电了,擂了贺峰一拳,骂道:“好吧,你先拿去吧。不过,要好好帮小凡兄弟推销。”

贺峰马上从怀里掏出手机:“兄弟,我先给你转帐过去三万,除了这一万酒钱,另外两万是我预付的两瓶药酒钱,好吧?”

孟三骂道:“泥马峰子,得寸进尺!我把第一瓶让给了你,你又预订两瓶!”

孟三说着,也掏出手机,对张凡道:“小凡,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呀。我也给你转三万,预定三瓶药酒。”

张凡几乎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的耳朵了:两个人都要给我打钱?

而且一下子就是六万?

这可能么?

不是做梦吧。

“小凡,”孟三用手机把钱打过去之后,又说道,“你这药酒肯定好卖,你就放心大胆多配制,我和峰子肯定帮你推销。”

正在这时,孟三和贺峰发现张凡的表情变了。

只见张凡眼神直愣愣地向大厅看去,好像发现了什么,眉毛紧皱,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二人急忙随着张凡的视线看去。

大厅外走进来一男一女。

孟三小声问:“小凡兄弟,这两人是——?”

张凡颤声道:“女的是我前女友,男的就是陷害我入狱的那个小子!”

由鹏举和姚苏!

只见由鹏举一身名牌,脸上意气昂扬,十分得意地搂着姚苏的腰。

姚苏一个月不见,变化惊人:名包钻戒,画着浓妆,珠光宝气,一反过去农村小丫青涩的样子,显出一派有钱女人的劲头。

这两人显然没有注意到张凡,大大方方地走到邻座坐下,由鹏举伸手打了个响指,叫道:“服务生!”

张凡斜眼看着姚苏,心情相当复杂:姚苏跟张凡一样,也是来自农村,家境不太好。张凡曾经为了她喜欢的一只包,每天晚自习之后去饭店洗碗,一直干了半个月,攒够了钱,把提包送到了她的手上。当时,姚苏的眼里满是感动。

可是,一转眼,名花移主儿了!

此刻,姚苏依偎由鹏举怀里,抬头看着由鹏举。她的眼色那是相当地巴结,眉眼之间,透出一股雌激素过剩时所特有的媚态,张凡看在眼里,恨在心头,恨不得冲上前把姚苏暴揍一顿才解恨。

贺峰见张凡脸色白得像纸,不由得担心问道:“小凡,你……没事儿吧?”

“当!”

张凡的拳头狠狠地砸在桌子上,随即端起酒瓶,把一瓶啤酒灌了下去。

这一拳发出的声音,引来了由鹏举的注意,他和姚苏同时松开手,扭头看过来,马上发现了邻桌坐着的竟然是张凡。

由鹏举拍拍姚苏的腰胯部位,轻笑道:“你老相好来了。”

姚苏娇嗔地打了由鹏举一下,轻骂道:“别胡说八道!”

由鹏举放下姚苏,很镇定地站起身来,走到张凡面前,伸出手笑道:“张凡老同学,你出来了?”

姚苏见状,也跟着由鹏举走了过来,但她没有靠近,只是躲在由鹏举身后,用怯生生的眼光看着张凡。

张凡发现,她的眼光里透出一丝歉意,这歉意让张凡稍感安慰,但她的胸部和臀部的巨大变化,却令张凡蒙登:这两个具有综合指数意义的部位,比一个月前丰收了一倍以上!

一个月!仅仅一个月,她的体型就发生了沧海桑田的巨大变化!张凡暗自后悔不迭:当初处对象时,姚苏保守得很,从未让张凡上过身。张凡当时非常尊重她,即使再馋她,也没有对她动手。没想到,自己仁慈的结果,是把一块肥沃的处女地留给了死敌由鹏举,被这小子给下犁耕种了!

麻地!早知现在的结果,当初不如霸王硬上弓把她拿下!

张凡心中汹涌不己,几乎要爆发。他暗暗吸口气,显得平静一些,生硬地从脸上挤出难看的笑容,道:“我当然要出来了!难不成,坐一辈子牢让你高兴?”

由鹏举扭头看了一看孟三和贺峰,为的是衡量一下双方的实力对比。

孟三和贺峰不露声色,只是旁观。贺峰为了麻痹由鹏举,还装成害怕的样子低下头,避开由鹏举的眼光。

由鹏举放下心来,以为这两人不是什么大角色。他当即决定,今天要当着姚苏的面,好好消遣张凡一顿,一来让张凡知难而退,以后不要再找姚苏;二来也叫姚苏明白,张凡是一个见面就挨打的角色,不值得她留恋。

“大墙里的浪漫生活,值得怀念吧?”由鹏举说着,掏出一盒烟,敲出一支,递给张凡。

张凡没有伸手去接,问道:“怎么,由公子想再次送我进去?”

“NO,NO,NO,”由鹏举伸手食指来回摆着,嘻嘻笑道,“我要说的是,我得感谢你,你跟姚苏拍拖了两年,我原以为她至少也流过一次两次地。没成想,你竟然留了一个处儿给我,哈哈,够同学义气呀!”

如同一巴掌搧在张凡脸上,顿时,感到脸上发烧,气息短促起来。

张凡死死盯着由鹏举,真希望自己有少林武功,出手来个二指禅,取了由鹏举两个招子,然后血淋淋地扔在地上踩碎听个响儿。“由鹏举,别高兴得太早,咱们两人之间的事,胜负还未见分晓呢。”

张凡平静的声音里,带着一万分的杀机。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