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医帝

第1章 云墨

这或许是世界上最奇特的一鼎丹炉,其奇特之处,不仅仅是它的外形。借助这鼎丹炉,即便是无法修炼的人,只要得其法,也可以像顶尖医师那样,炼制出绝世丹药。

在这鼎丹炉前,坐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他正全神贯注地操控炉火,炼制丹药。

老者名为云墨,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医师,没有之一。

世人不会相信,无法修炼的云墨,却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医师。云墨一生最遗憾的事情,就是没有武脉,无法修行。不过,总算也有一件事弥补了遗憾,他凭借高超的医术以及炼丹之术,培养出了一位强大的神帝——落天神帝!

他的弟子落天神帝,最开始只是一个天赋普通被人遗弃的小家伙。云墨捡到他后,便着手培养他。凭着自己在医术和炼丹术上的天赋,云墨整整活了三千年,也终于将弟子,培养成了落天神帝。

算起来,云墨活了将近三十世了,他每一次将死的时候,都会炼制一枚再生丹,重活一世。

眼下,云墨又到了将死之时,他正在炼制的,正是再生丹。虽然再生丹可谓神丹,但它只对凡人有用,而且,也只有在将死的时候吃下,才能起作用。

当!

炉盖忽然打开,一颗圆润白皙的丹药飞了出来,准确地落在了一旁备好的盘子当中。看着这枚再生丹,云墨露出了笑意,他能感觉到自己生机的流逝,在死之前,他会吞下再生丹,重活一世。

“落天的实力已至巅峰,我的医术再也帮不了他,也是时候将我的能力传授于他了。凭落天的聪慧,定然能够成为史上最厉害的医师,进而突破天地桎梏,获得长生。”

对于这个弟子,云墨一直都很满意。以前为了不让其他事情打扰落天修炼,云墨便没有将医术传授给他,如今落天修为已至巅峰,云墨也没有其他顾虑了。

云墨从怀中掏出一本医书,他看着这本医术,如同看着自己的孩子。这本书上凝聚了他这三千年来的医术感悟,可谓当世瑰宝。不久前,云墨才完成这本巨著,他决定将之送给落天,作为他境界达到巅峰的礼物。

吱呀!

丹室的门忽然被推开,进来了一个颇为魁梧的男子,这就是云墨的弟子,落天神帝!

云墨露出微笑,他艰难地拿起再生丹,道:“落天,你是来看为师蜕变的吗?”

落天神帝没有说话,他伸出手来,从云墨手中拿走再生丹。

“落天,你又调皮了,快将再生丹还给为师,为师已经快不行了。”云墨喘着粗气,将死的他,连说话都极为困难。

“老师,您活了三千年了,作为一个凡人,也够本了吧?”落天没有看云墨,他打量着手中的再生丹,脸上满是冷漠。

“你……什么意思?”云墨心中咯噔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作为神帝都无法长生,而你一个凡人,却能凭借再生丹实现长生。这,多可怕呀!”落天神帝脸上露出了一丝狰狞,“你能够培养出我落天,就能再培养出千千万万个落天,这,难道不可怕吗?”

说罢,落天神帝伸手拿走云墨身前的医书,“老东西,终于写成了啊!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培养出一个神帝,又留下了传承,老家伙,你可以安心去死了!”

“落天,你!”云墨瞬间震惊了,他一手养大的徒儿,内心竟有如此邪念,要做出那欺师灭祖的事情。

“看在你是我老师的份上,我才不亲手杀你,让你多活了几日。”落天神帝狞笑着将再生丹吞入腹中,彻底断绝了云墨的生路。

云墨明白落天的意思,当他写完医术的那一刻,在落天眼中,他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孽徒!孽徒!”这一刻,云墨无比愤怒,也无比后悔,他一心研究医术,竟没看出落天是如此不堪的一个人。

云墨再愤怒,也没用了,他的生机在快速消散着。

落天神帝没有半分愧疚,他带着一脸的笑意看着云墨,直到云墨体内生机彻底消散。

轰!

这个云墨生活了大半生的丹室,与云墨的尸体,在落天神帝那可怕的威压之下,一起化作了湮粉。

“孽徒!”

云墨怒吼一声,他惊坐起来,却感觉身体传来阵阵剧烈的疼痛,而且,他的脑袋像是要炸开了一般。

“我还没死!”

这是云墨醒来后的第一个念头,虽然身上到处都传来疼痛感,但他的确还活着。而且,云墨发现,自己再次变年轻了。

“哥哥,你怎么了,哥哥,你别吓梦儿啊!”

云墨摇了摇头,看向一旁,发觉一位十二岁左右的少女,正哭得梨花带雨,脸上写满了害怕和担忧。

“梦儿。”

云墨看着眼前的少女,那张精致的小脸陌生又熟悉,他感觉自己应该不认识这个少女,口中却不由自主地喊出了这两个字。

“怎么回事?我怎么躺在床上,我不是已经被那孽徒害死了吗?”云墨抱着头,想要理清楚眼前的一切。

“哥哥,你没事吧?”一旁的梦儿哽咽道。

终于,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浮现在了脑海当中,云墨这才明白了一切。

原来,他重生了,而且是重生在一个同样叫做云墨的十四岁少年身上。眼前的少女,正是他的妹妹云梦儿。

“孽徒,我一心一意为你,将你视如己出,你却做出那欺师灭祖之事。哼!你万万想不到吧,为师并没有死!”云墨咬牙道,如今他重生了,他要拼命修炼,让那个孽徒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忽然,云墨大惊失色,因为他忽然想起,这个已经死去的少年,就是因为实力太弱,而被人欺辱至死的。该不会,这又是一具不能修炼的身体吧?

他赶紧运用内视之法,检查自己的身体。这种内视之法,是一种高级的法门,不需要修为就可使用。云墨看向自己的丹田,一个人能否修炼,决定于他丹田内有没有武脉。

很快,云墨便兴奋起来,他看到,一条矮小得过分的山脉,静静地躺在丹田之中。这具身体的天赋,可真是低得可怜,不过没关系,对于云墨来说,只要能够修炼,再低的天赋,都能成长为一代强者。

“哥哥,你和梦儿说句话呀,梦儿害怕。”看着自言自语的云墨,梦儿担忧不已,生怕他受不了打击而疯掉,心里害怕的梦儿不断抽泣着。

“梦儿不用担心,哥哥没事。”云墨艰难地伸出手来,在梦儿的小脑袋上揉了揉。

“真的吗?”梦儿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云墨。

“真的。”云墨点头。

“放心吧,既然你这具身体救了我,那么,我会把你的那一份,也一起活了的。你的责任,就由我来担着吧。”云墨虚眯着眼睛看向屋外,眸光犀利如电。

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做云墨,十四岁之龄,家里有一个母亲和一个妹妹。他因为天赋太差,而受到云家其他子弟的排挤和欺辱。前些日子,云烈不断出言羞辱他,还辱骂梦儿。本来平静的云墨听到对方辱骂梦儿,当即恼怒动手,结果却是遭到云烈和其奴仆的毒打,导致大半经脉断裂,还断掉了一根腿骨。伤势过重的他最终离开了人世,而云墨,则恰好重生在了此人身上。

梦儿仰着小脸,道:“哥哥你别担心,娘已经去找大长老了,肯定能要来续脉丹为哥哥治伤的。”

云墨听到此话心中却是微微一沉,他接受了上一个云墨的记忆,因此也对这个家族有了一定的了解。他们一家,在云家当中颇不受待见,只有族长等少数人对他们稍好一点。如今云家族长正在闭关,家族一应事务由大长老打理。

打伤云墨的,是一个叫云烈的十五岁少年,他是八长老的孙子。而这八长老,则与大长老关系极好。因此,这续脉丹,恐怕是要不到。

况且,续脉丹乃是真正的丹药,对于并不强大的云家来说,是极为贵重的东西。所以,云墨的娘亲离烟,想要要到续脉丹,可能性极低。毕竟,没有哪个家族,愿意将珍贵的资源用在“废物”身上。

忽然,屋外响起了脚步声,梦儿兴奋地站了起来。“娘回来了,她肯定带了续脉丹回来。”

云墨向外看去,一个面容憔悴的中年妇人走了进来。

“墨儿醒啦?”

离烟开口说道,见云墨望来,她的眼神有些躲闪。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