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医帝

第2章 修复经脉

离烟走到床前,扶云墨躺下。

“你身体还很虚弱,要多多休息。”离烟柔声说道。

“娘!”云墨开口喊了一声,他本来以为自己会喊得相当生涩,但一出口却显得很顺畅。前世的云墨,是一个孤儿,并没有见过自己的爹娘。所以这种亲情的感觉,让他感觉很是奇妙,很是温暖。或许,这是因为自己接受了上一个云墨记忆,他想。

既然云墨决定将上一个云墨的那一份也一起活了,那么他就要替那个云墨照顾好娘亲和妹妹。对她们的感情,也要像那一个云墨一样,发自内心。

“墨儿,你感觉好些了吗?”

“娘,我好很多了。”云墨说道,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云墨在心中发誓,一定要照顾好娘亲和梦儿。

梦儿抱住离烟的手臂,道:“娘,续脉丹呢?”

离烟沉默片刻,从身上拿出了一颗圆润的丹药,梦儿开心不已,一把接过那丹药就要递给云墨。只是,她忽然间愣住了。

“娘,这不是续脉丹,这是接骨丹。”梦儿说道,“娘你弄错啦!快把续脉丹拿出来吧。”

离烟咬着嘴唇,双眼无神。

“梦儿!”云墨喊了一声,声音稍显严厉,这时候,他已经明白了一切。“梦儿,你先出去,我和娘单独说会儿话。”

离烟看了看云墨,她发现,自己的儿子,似乎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梦儿露出不解神色,“哥哥,有什么话梦儿不能听啊?不嘛,我要看着哥哥吃下续脉丹,不然就不走。”

云墨有些头疼,娘亲显然没有要到续脉丹,否则的话,早就拿出来了。娘的神情和举动早已表明一切,想来她没有要到续脉丹,心里肯定是非常难过的。现在梦儿一口一个续脉丹,无异于在娘亲的伤口上撒盐。

离烟终于控制不住自己了,趴在床边大哭起来。梦儿被娘亲的举动吓到了,也跟着哭了起来。

“娘你怎么了,你怎么哭了?”梦儿抱着离烟的胳膊,两人哭作一团。

“对不起墨儿,娘没用,娘没要到续脉丹,只要来了接骨丹。”离烟大哭道,她此刻非常痛恨自己,无法照顾好云墨兄妹不说,还连一枚续脉丹都要不到。经脉断裂了,若是无法修复,云墨将来就无法再修行了。

“娘,你说……你说什么?没有要到续脉丹?”梦儿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她明白其中的含义,没有续脉丹,今后云墨就是废人一个了。

望着大哭的娘亲和妹妹,云墨心痛不已,他连忙说道:“娘,梦儿,你们不要难过了,经脉的问题,我有办法。”

对于一个可以培养出神帝的医师来说,经脉断裂这点小问题,根本就不是什么难题。相反,他反倒要感谢云烈,如今他体内经脉断裂大半,正好可以对身体进行某种熬炼。这是云墨自己琢磨出来的方法,只有他懂得。

让身体经脉具断,然后利用某些药物,对肉身进行熬炼,重塑经脉,这将为自身打下极为坚实的根基。当初的落天,正是利用这种方法打下了坚实的武道基础,后来才能一步步成长为神帝的。

所以,即便是云烈不打断云墨的经脉,云墨也会自己想办法打断一身的经脉的。

“哥哥你不要骗我了,经脉断了这么多,除了续脉丹,还有什么办法能够将之接上?”梦儿哽咽道,认为云墨是在安慰她。

离烟不住抹泪,她认为,这是云墨懂事,想要通过这种方法安慰她们。

“上天不公,我如此懂事的墨儿,为何会受到如此对待?”离烟大哭道。

“梦儿,娘亲,你们不要哭了,我没说谎,我真的有办法治好自己。”云墨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坚定,充满自信。

听到云墨那自信的声音,梦儿和离烟同时抬头看着云墨,似乎,云墨并不是在说谎。只是,两人眼中犹有泪水滴落。

“墨儿,你说的可是真的?你可不要只是安慰我们。”离烟望着一脸自信的云墨,心中镇定了许多,看云墨的样子,真的不像是在说谎。

“放心吧娘,若是无法治好自己,我会有这么好的心态吗?”云墨露出了笑意,让自己看起来更加自信,只有如此,娘和梦儿才会相信自己。

一个前途无望的人,不可能露出这么灿烂的微笑。

梦儿和离烟都停止了哭泣,只是她们还有些不敢相信,云墨会有什么办法?难道他有一颗续脉丹不成?

云墨不可能解释太多,他总不能说自己是重生在这具身体上的吧。“梦儿,帮哥哥拿纸和笔来。”

梦儿有些不解,不知道云墨要纸笔做什么,不过这可能关系到云墨的未来,她也没有多问,飞快地跑了出去。没一会,梦儿便拿着纸笔回到了房间,细心的丫头还将笔上了墨。

云墨很庆幸,当初研究这种熬炼之法,选用的都是一些不贵的普通药材。否则若需要珍贵的灵药的话,凭他家的情况,根本不可能买得起。

云墨接过纸笔,将所需的药材一一写在了纸上。尽管只是普通药材,可这些加起来也价值不菲。好在娘亲要到了一颗接骨丹,卖掉的话,足以买来云墨所需的一切。

“娘亲,你将接骨丹卖掉,把这些东西买来,我就有办法治好伤势。”云墨将纸交给离烟。

离烟见云墨写下一些药材,终于放下心来,这样看来,云墨当真不是纯粹在安慰她们。不过她有些疑惑,云墨是她看着长大的,云墨有多少本事,她一清二楚。那么,云墨是什么时候学到这些知识的呢?

“墨儿,买这些药材,我能理解,可是你要这铁皮,又是作何用的?”

“我要造一口锅炉,来熬炼这些药材。”

云墨没有过多解释,他上一世作为凡人,能够炼制诸多丹药,凭借的,就是自制的特殊丹炉。虽然那熬炼之法,无须炼丹,但也需要一口特殊的锅炉。

离烟带着梦儿离开家门,去买云墨所需的一切。

“淬体三层天,还真是弱啊。”云墨喃喃自语,他在身体各处拍了几下,将所有的经脉都拍断了。

左腿上传来一阵疼痛,云墨看向用木板固定的断腿,低沉道:“云烈!”

第二天,离烟和梦儿将云墨所需要的东西全都买了回来,依云墨的要求,他们又找来一个铁匠,在家里打造了一口奇特的锅炉。之所以让铁匠到家里来打造,是因为这锅炉很大,若是在外面打造,很难运送回来。

这锅炉很奇特,中间一口主锅,周围几口子锅。主锅当中烧水,子锅当中熬炼各种药材。每口锅下面的火,都有特定的要求,这一关,云墨亲自把控。

筋脉俱断的云墨,可没办法熬炼药材,一切只能梦儿和娘亲动手。梦儿负责烧火,娘亲负责适时放入药材。云墨则照看火的大小以及药材的熬炼程度。

三天之后,子锅里的药材已经熬炼成了浓稠的药液,看准时机,云墨立即让娘亲和梦儿将子锅当中的药液倒入主锅的清水当中。主锅的清水温度不高,倒入药液之后,其温度正好适合熬炼躯体,云墨将一切都算得很准。

离烟和梦儿将云墨抬进了主锅当中,下面的小火,将主锅当中的温度一直维持在一个特定的点上。云墨开始熬炼肉身,成功之后,他武道根基,将极为扎实。

熬炼的过程是痛苦的,相当于是在重塑身体,不过云墨却咬着牙,没有哼出一声。虽然前世的他无法修行,但身体也是经过了熬炼的,这样的痛苦,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

五天之后,主锅当中的药液,已经变得漆黑,还散发出阵阵恶臭。那些,都是云墨体内排出的杂质。

哗啦!

云墨跳出主锅,经脉,已悉数修复!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