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小神农

第6章 江游的帮手

江游想开发石村和西林村,投资几千万,做一个四星级景区是绰绰有余。

要开发石村,就必须拜访一位老人,他就是本地鼎鼎有名文村长。

文坤林是村里的老人,已经做了二十多年的村长了,威望很高。一听江游有这等计划,起先是吓了一跳,后来渐渐才弄明白,江游这小子是来真的。

“是这样的,咱们村和隔壁西林村,不是山势奇特吗?特别是后山的老虎洞一带,很有观赏价值,可称得上十里画廊;再就是,后山的大峡谷,更是景色迷人,加上里面的大小瀑布,差不多可以评五星级景点,四星肯定是没问题。造这个景点并不太难,只要在山上种上更多的树木,开几条路出来,有些地方修凿修凿,再把乌龟湖整理一下,一个精致的,一流的景点就出来了。”江游说。

文坤林嘴里“嘶”了一声,倒吸了一口凉气,景点确实是不错的景点,但是,这工程也太大了一些吧?

“这钱……”文坤林疑惑地望着江游,意思是说,你出?这可不是几千几万块钱的事,没几千万,一条路都修不好,何况景点?

江游读懂了他这个眼神,说:“钱,我出——我和一个朋友合伙。我和我那朋友想成立一个股份公司,我们出钱,村民以土地入股,利润二八开。村子里的人除了按劳发工资之外,到年终还可以分二成的红。”

又商量了许久,江游开发石村景点的想法,第一步就这样走完了。

从文坤林家出来不远,江游就遇上了一个他不想见的人——秦大。

秦大是邻村西林村有名的二流子,在村里是一霸,村长说的事可以打折扣,但是他说的,一点折扣都不能打。打架嘛,是附近村的第一能手,他不懂法,打起人来往死里打,所以,村里谁也不敢惹他。最近他听说江游发了,早就想上门敲诈一笔,今天遇上了,怎么能放过呢?

“老弟,发财了?借几万块钱给我用用。”

江游知道,要打架,自己一个文弱书生,十个也不是秦大的对手,但是,自己有杀手锏,不怕他横,于是笑了笑,“不借。不过,想用钱可以,我家后山还需要人整理,你去帮我挖土,工钱一百五一天,日清日结,决不拖欠。”

嘢!小子你竟然敢在我前面开口拒绝?

“江游,你真不肯借?”秦大扯起嘴角笑了笑,“要我给你挖土?做梦去吧。”

“借钱没有。”江游回答得很坚决。这人,不能惯坏了,借了一次必定会借第二次,借了第二次就会没完没了,一次就要让他死了这心。

小屁孩,敢拒绝我?秦大二话没说,冲上来就是开打。

“咦嘿,你小子狂啊。”说着,秦大就来抓江游的衣领。可是,他抓到的不是江游,而是一条大狼狗的前脚。狼狗呲着牙,吐着气,紧贴着秦大的脸。一张人脸,一只狗头,相隔不到两个拳头远。

秦大“啊”的一声,赶紧丢开手中的狗腿,连退几步,定睛一看,咦?狗呢?

狗消失了,它又回到了江游的戒指里。

眼花了?

惊疑了片刻之后,秦大擦了擦眼睛,确定是幻觉之后。他又一次冲了上来,一拳击向江游。

可是,他打出的拳头才打到一半,后悔了。因为,在他与江游之间,这次是隔着三条巨大的狼狗。他急忙收手。可已经晚了,狗已经把他扑倒,撕扯着他的胳膊。

秦大杀猪一般嚎叫。

江游担心狗会把人咬死,赶紧又收进海岛,他自己扑上去,拳头冰雹一般落在他身上。

秦大在江游的拳头下,还惦记着狗,这一次他肯定,看见狗了,不是一条,是三条。

江游猛击着秦大。

鼻青眼肿的秦大终于发出了求饶声。不过,江游并没有停手,他要打得秦大一辈子也不敢正面看他。

“江游老弟。哦不,江游老大,江游大爷,饶了我吧,骨头都打断了……”

江游也奇怪。

过去,自己哪有这么大的手劲?现在一拳拳,打在秦大身上,足有一百多斤重。

难道,吃海岛上的食物可以长力气?

确实,长期吃海岛上的食物,不但可以长力气,还可以让一个人脱胎换骨——江游的身体,正在悄悄地发生变化。现在的他,别说对付一个秦大,就是再多几个秦大,撂倒他们,也已经绰绰有余。

估摸着真的打断了骨头,江游还特意在断骨处补了几拳,把秦大痛得嚎叫不已。

“服了吗?”江游举起拳头,很爽的语气质问。

“服了。”秦大痛苦地回答。

“我估计你还没真服。”说着,又在断腿处猛踹两腿,痛得秦大哎哟哎哟惨叫不已,不住地求饶。

“唉唉唉唉,求您求您,真真服了您了,还有您的狗。”秦大急促地哀求,再踹他断腿,会痛昏去。

“什么狗?你幻觉了吧?”江游说。

“咦?刚才的狗呢?”秦大惊疑地四处张望,“明明有三条狗哇,怎么不见了呢?”

“你眼花了!这里除了你,就没有第二条狗了!”江游轻声喝道。

秦大默不作声了。他明明白白看见狼狗了,怎么转眼之间就不见了呢?

秦大服了,彻彻底底的服了,他承认,江游是他的克星,算命先生早就说过,他属羊的。狼吃羊,一物降一物,没法子,命中注定。

“秦大,现在你该知道怎么做了吗?”江游抚摸着自己的拳头,他的手明天肯定不能拿筷子了,肿得像包子。

秦大忍着痛,咧了咧牙,恭顺地回答:“请老大提个醒,您说我该怎么做?”

“你不是经常打别人吗?今天,你亲自上门,凡是被你打过的人家,你一一登门,到各家各户去赔礼道歉,根据伤情,赔偿医药费。”江游说。

“我……可我真的腿断了。”

“拄着拐棍去!”江游喝道,“给你一个机会你不珍惜。爬也要爬着去!”

“好好好。我去我去,爬也爬着去。”

接下来,江游远远的看着秦大挨家挨户去赔礼道歉了。

秦大这下可就苦了,胳膊上,狗咬的伤口还在泊泊流血,虽然绑了一块布条,可血,还是在流。当然,最苦的是还是这腿,被江游手脚并用打断了,杵着拐杖,一条腿,在乡间小道上行走,这艰难,真的无法形容。

可是,人家江游就站在远处看着,不去,他真心怕江游再揍他一顿。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