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超甜,王爷逆天宠

第4章 小表妹你在会情人

他目光更冷,猛地掐住了她胳膊,把她从浴桶里给拖了出来。

“你放手,皇上你太放肆了……”苏语挣不开他如铁钳一般的手指,气急道。

君澜之的眼眸发冷,“告诉朕,是不是有人碰过你?”

苏语心急,挥手就往他脸上打去,啪地一掌,不偏不倚伺侯在君澜之的脸上,清脆响亮。

“皇上你太过分了。”她匆匆捡起衣服包住自己,又顺手从桌上抄起一只瓷盘,逃到了屋角,高举着盘子,警惕地盯着他。

“王妃在和奴才说话吗?”太监在外面狐疑地问她。

君澜之冷冷地一笑,盯着她说:“朕劝你好好守着你九贞夫人的名号,否则朕让你后悔莫及,下个月初五,朕会正式册封你为妃。”

“你……我是你嫂子……”苏语急了,把她关进这宫里来面对那群如狼似虎的女人,她不如去坐大牢。

“苏语你又忘了,朕是皇帝,朕想要谁,谁就得乖乖地趴到朕的脚边,你也不能例外。”君澜之冷冷地几句,大摇大摆地打开门,在太监们愕然惶恐的视线里离开归籽阁。

苏语跌坐在地上,一身冷汗,没了清白,她连最起码的宫检都过不了,眼前一个偌大的“死”字,慢慢凝聚……

……

太后正在品茶,一名太监匆匆过来,从在太后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太后柳眉一拧,轻声问:“皇上真这样说?”

“是,皇上说了,下个月初五,还说他想要谁,谁就得趴下来,苏语也不能例外。”

“胡闹。”太后轻斥一声,“她既然是天花,就赶紧送她出宫去。”

“是。”太监行了个礼,快步离开。

花丛里人影晃了晃,一名约摸四十多岁的蟒袍男子慢步过来。太后掀了掀眼皮子,淡淡地问:“赵太宰,你都听到了?你当了他这么多年的太师,有没有想到过今天?”

“皇帝心怀天下,雄心壮志,也不足为奇,那东西,只怕真的在苏语手里。”赵太宰坐下来,眼角牵出的皱纹,让他看上去精明又沉稳。

“雄心壮志?哼,他是想护着苏语!”太后冷冷一笑,把茶碗放下,“他不听我这母亲的话,总有苦头吃。”

“男人都是这样,到了年纪,就不愿意听母亲的话了。”赵太宰笑了笑,转头看她。

“和你一样?总之,早点把东西从那丫头手里找来。”太后掀掀眼皮子,扶着宫婢的手站起来。

……

苏语这时已出了宫,小轿抬着她飞快地往齐王别院里跑,路过齐王府时,苏语探出头看了一眼。

门前一对骁勇黑玉狮正瞪圆眼睛,威风凛凛地看着路人。斜阳落在玉狮的眼睛里,像两团即将落下的血泪。

君墨言17岁时就名扬沙场,几乎没有败绩,除了要他那一命的夜袭之战。他之前也有妻妾,娇妾美姬十多人,都是皇帝赏赐,他人献上。

如今都散了,齐王府死气沉沉,如座巨大的坟墓,立在闹市之外。

苏语放下轿帘,手捂在了心口。若齐王未死,她是不是也过着和艳妾相斗的日子,就像今日那众嫔妃对她冷眼相看的情形一样?

小轿到了别院,她刚下轿,云秦就从一侧的大树下闪出,大步走向她,一把扯下了她脸上的面纱,盯着她的脸看着。

“你的脸怎么成了这样?”

“快放手,让人看到怎么办?”

苏语赶紧挣扎,可云秦却猛地抱住了她。

“嫣语,我带你走,跟我走!”

云秦抓紧她的手指,不由分说地拉着她往巷子深处奔去。

这就像……当年的少年,拖着当年的少女,一起在细雨里奔跑一样!

苏语被他拖着,心里复杂莫名。走,说来容易,真走起来,又难于上青天,云秦府中可是满门忠烈……

苏语猛地停下脚步,拖着他的手,“云秦,冷静点,你是太后亲选的驸马!”

“去他的驸马,去他的王妃!你就这么怕死吗?以前的苏语到底去哪里了?”

云秦转过头来,双目血红,一身酒味儿疯狂地往苏语的鼻中涌来,他撑起双臂,把苏语锁到墙边,俯身就要吻。

你可以死,我也可以死,老夫人呢?你的九族都会为我们陪葬……苏语想大吼大叫,可最终一句话也没说,她只是平静地看着云秦,像一株在晚风里含苞的芍药花,迟迟不开放。

一道身影飞快掠来,猛地劈到云秦的后颈上。

苏语定晴一看,这是云家的死士,云秦的护卫,林展兰。

“进京前老夫人有过指示,若少将军顽固,令在下一定要阻止他,对不住了。”林展兰背起云秦,看了一眼苏语,冷漠地说完,拔腿就走。

以前林展兰对她可不是这样的!想必在云家人眼里,她苏语就是个烂人……

她呆着,突然有一只鞋打到了身上,这是她昨天穿的!她飞快抬眼,四周无人,鞋子里却有一块锦帕,上面一行字……小表妹,你在偷情?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