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超甜,王爷逆天宠

第10章 天亮来接你

他身形一闪,非常轻松地躲过了苏语的攻击,反把她压得更紧。覆着薄茧,带着药味儿的长指在她的脸上轻轻地滑动。

“我都舍不得让十月吃掉你了……”

“够了,吃就吃,胜者为大,不过一死,随便了!”苏语头一偏,冷冷地说。

“呵……你说的!那么,我就真要……弄死你了!”

他低笑起来,突然一弯腰,掐了她的小腿,把她的绣鞋给她摘了,再一顺手,白袜也扯了下来,露出一只小巧白莲足。

脚可是女子不能让人看的禁地啊!

苏语又急了,跳起来,伸手就想夺。她双眼胀得通红,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来。

男人欺负女人,不过如此,视女人为玩物和生孩子的工具。这个男人和巷子外面的男人们,都是一路货色。

他高举着手臂,看着她围着他转,看她恼得双颊通红,像春意盎然的桃花。

“无耻、下流!”

苏语发现了他的视线,赶紧把脚缩回裙底,恨恨地看着他。

“呵……和小女贼比呢?”他又笑了。

他神态高傲冷漠,可又让人嗅到了一种至高无上的王者之气……苏语脑中又混乱了,他到底是什么人物?为何要隐藏于此处,还要调笑戏弄她?

“送你了,自己好好穿着。”她微抬下巴,冷冷一笑,转身就走。

嗖……又是一声爆竹响,大朵朵的烟花雪,印亮天幕。

他身形闪动,不知道怎么就拦到了她的前面,长指挑起她的下颌,幽亮的瞳眸沉静地盯着她。

“呵,小表妹这就走?”

“不走,你想和我一起在这里站成两棵树吗?”苏语倔强地抬着脸,不让自己躲开他的视线。

“有趣啊,当树也不错。”他阔袖一揽,把她抱进了怀里,带着她跃上了高墙。

“怎么,你已经下流不堪到无法忍受、想跳墙自尽的地步了?放我下去!”她深吸一口气,抬眸看远方。

“坐下,你不是想当树吗?我就把你种在这里,让你当棵树。”他手臂慢紧,摁着她在墙头坐下来。

这地方地势高,除了远处高高的皇宫,几乎整个城都在他们的脚下了。

苏语从未在这么高的地方看过后青国皇城,此刻只见烟火满天,大红的灯笼悬了满城,无数条青石砖墙连成的小巷纵横交错,宛如迷宫,青瓦像鱼鳞一般覆在高墙上,连绵到夜色尽头。

苏语扭过头看他,贵气之中透着几分慵懒,药味儿比之前淡了一些。正看着,他的手突然伸过来,直接摸到她的腿上,吓得她又是一声惊呼。

“公主大婚一定有趣,我带你去公主府当树。说不定看得一夜春宵,作为对你的回赠。”

“不去!”苏语只觉得头疼欲裂,这人是想推她去死吗?

“乖。”他转过头来,墨瞳深幽。

大侠之类的人物,苏语只在杂书里看过,扮成余安的时候也去听过戏。飞檐走壁、取恶人首级如同囊中探物般简单……

可现实中她打官司遇上的那些毛贼,皆是下三滥的东西,快别说武功高强,一个强壮的捕快就能揍死他。

所以这时候苏语被他背在背上,从高高的屋顶和大树上掠过,看着月亮近在咫尺的时候,居然还滋生出一丝梦幻。

云秦也会轻功,可惜她和云秦一向拘于礼法,从未如此亲昵。若是他背着她从树梢飞掠,一定很幸福!

她低头看,世界繁华,却暖不了她的心,反而是这人宽厚的背,让她有了几分怪异的满足感。

“这是什么?”她突然看到他脖子底下有一枚指甲大小的褐色印迹,伸手就摸。就当指尖快触到的时候,他突然一个耸肩,把她从背上丢下,又迅速抓住她的手在半空中一抡——就跟着拎着一个草扎的人似的轻巧,换成了把她抱入怀中。

苏语的魂都要被吓飞了,捂着心口,惊魂未定地盯着他。

“小表妹不可太好奇。”

他冷冷一句,如寒风透骨,让她从梦幻直接坠进寒渊。

苏语嘴角抽抽,转开了脸……

二人落在公主府东侧高墙上,最热闹的大殿就是公主的寝宫,这公主府是新建的,几乎是皇宫的缩小版,以此可见芙叶太后对婧歌的喜爱。

他把苏语往屋顶一放,轻轻揭开了瓦片。动作利落轻盈,尽管带着她,也没发出一丝声响,就像一只行走在夜色里的黑猫。

苏语冷眼看着,专业爬墙的水平果然令人佩服!她把他落地的要领,一一记在心中,以免下回再犯同样的错,又掉进恶人挖的坑里。

“你们说,云哥哥会喜欢我吗?”屋里传来响动,苏语迅速低眼,看向瓦片内。

婧歌穿着一身绯色薄纱长裙,裙底下,少女青涩的风景若隐若现,裙摆上绣着朵朵桃花,一走动,桃花瓣纷飞,栩栩如生。

苏语心中苦涩,这是明儿大婚之夜准备的衣裳吧?她也有,宫中所赐,可惜一回也没穿过就当了寡妇。

“比你美多了。”他凑过来,在她耳畔低语。

苏语不出声,他在她耳边又低低发笑,小声说:“在这里好好看着,天亮来接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