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王爷,神医王妃要休夫

第2章 妹妹探病

抬头看向面色略显苍白,不施脂粉却也柔美可人的女子,古靖瑶神色淡淡的,静静看着这个一直在抢原主荣誉的白莲花表演。

古瑶依,古家收养的恩人之女,与原主一样的享受嫡女待遇。

除了没有郡主的身份外,比古家其他的嫡出女儿还要受宠。

更是自小到大的以柔弱的外表,不知抢夺了原主多少的好处,不止一次黑了原主,还让原主感激她,当真不是个普通角色。

“不过姐姐放心,王爷虽然让姐姐禁足,却没有动姐姐王妃的位置,姐姐就当是在静思园将养身子了。等姐姐身体好了,我再去找王爷说情,想必那时王爷的怒气也消了,届时我便将掌管中馈之权交还给姐姐。”古瑶依轻啜出声,句句都是在关心古靖瑶,可每句话都戳心窝子。

“那就有劳妹妹了,为了不耽误妹妹调养身体,好早日出阁,我也要尽快养好身子。待妹妹出嫁,我这镇南王妃可是要给妹妹撑腰的呢。”古靖瑶虚弱的开口,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古瑶依一怔,不敢置信的看着古靖瑶,这番话与她所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古靖瑶不是该见到她就一脸妒意,却又假惺惺的说要与她守望相助的话吗?

得不到古靖瑶的回应,古瑶依很快便计上心头,坐在床边的小凳上,抚摸着手腕上的红珊瑚手钏,笑容甜蜜的道:“姐姐说过,妹妹最适合这红色,没想到王爷也这般觉着。”

扫了红珊瑚手钏一眼,古靖瑶神色平静,这种东西在古代很难得。

可她是穿越人士,自是见的多了。

且身为大夫,也不适合戴这些物什。

“王爷说这红珊瑚手钏,乃是贡品,楚国的名门望族中也没有几幅,是能够镇邪的,我体弱戴着正合适。”

古瑶依说着,面上挂着羞涩的笑容,明显是恋爱中的小女人姿态。

“我不知道姐姐病了,否则定会让王爷送给姐姐的,毕竟姐姐是镇南王妃,应该可着姐姐……”

“你心瞎了,我表示理解,正常的未出阁女子,绝不会对自己的姐夫有任何心思,还做的这般光明正大,当小三能做到你这般厚颜无耻,也是天下第一了。”

古靖瑶懒得浪费精力听古瑶依废话,便开口打断了她。

“不过你的眼睛那么大,不会也是瞎的吧?我明明是受伤,怎么会是病了?你现在可是掌握大权,行使着我这个正妃该有的权力,不会连我为何受伤的事也不知道吧?”

“姐姐是在怪我?是王爷他……”

“不必在我面前秀恩爱,你们两个男娼女盗,绝对是天作之合。你来这是为了炫耀一个不肯给你名分,却只能用珠宝来弥补的男人到底有多在意你吗?平王府不缺珍宝,更不曾少了你的那份,你眼皮子这么低,真是给平王府丢脸,以后出门可千万别说你是平王府二小姐,我都嫌丢人!”

古靖瑶语气淡淡的,却说着让人火大的话。

看着古瑶依维持不住笑意,古靖瑶心里舒坦些,挥手道:“门口在那边,哪来的回哪去,别在我面前碍眼。有些事大家心知肚明,还能给彼此留些脸面,不要做过格了,里子面子都丢的精光。”

“姐姐何以这般羞辱妹妹?”古瑶依委屈的站起身来。

“想去告状,请早。”古靖瑶抬了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对了,你男人的活还不错,虽然粗鲁了些,倒也是尽心尽力,就是不知道你这小身板,能挺几个回合。”

古靖瑶勾唇浅笑,一句话便将古瑶依小儿科的秀恩爱,给击得粉碎。

离开静思园,古瑶依的脸色越来越冷,脑海里不断浮现古靖瑶嘲讽的笑容,还有那番让她始料不及的话语。

相处了十几年,古瑶依自认为将古靖瑶拿捏在鼓掌之中,可今日却觉得古靖瑶已经脱离了她的掌控。

难道是因为昨夜……

想到自己还没有嫁给凌霄,古靖瑶却在名分和身体上都先一步得到凌霄,古瑶依便恨的想要杀人,眼神也阴沉起来。

“去查一下,昨晚是不是发生了我不知道的事。”古瑶依对身边的丫鬟吩咐一句,迈步朝凌霄的书房方向走去。

镇南王府除了古靖瑶这位正妃,还有两个别人送来的妾室,凌霄几乎不会去妾室那里住,两个妾室也很识趣的不敢来书房这边打扰凌霄。

确切的说,除了古瑶依之外,没人敢不经凌霄的命令便进入书房。

“王爷看了这么久的兵书,也是累了,先歇息一会,正好试试看瑶依做的这件长衫是否合身。”古瑶依款步上前,深情款款的注视着凌霄,高举着竹青色的长衫,一副贤妻良母的姿态。

“你身体不好,却总为这些琐事费神,以后交给府里的绣娘便是,养好身体才是正事。”凌霄放下兵书,站起身由着古瑶依为他试新衣,语气很是柔和,与对待古靖瑶完全是天差地别的态度。

“瑶依能为王爷做的,也就是这些琐事了,若王爷连这点权力都要剥夺,瑶依真的不知道……”古瑶依眼眶一红,别过脸做拭泪的动作。

凌霄心中一软,歉意道:“本王并非是此意,只是担心你熬坏了身子,你做的长衫最是合本王的心意。”

“真的吗?”古瑶依破涕为笑,一脸期待的望着凌霄。

“本王何曾诓骗过你?”凌霄反问。

“能得王爷的爱护,是瑶依此生最大的幸事,只可惜……”

古瑶依微垂螓首,语气伤感的道:“经过昨夜的事,姐姐或许已有了王爷的血脉,瑶依已经得了王爷的心,万不能为一己之私,而使得姐姐的孩子没了嫡系的名分,毕竟姐姐是尊贵的郡主,也该有这样的体面。

只希望王爷不要负了瑶依的一片深情,日后能给瑶依一个名分,瑶依此生便也无憾了。”

“她古靖瑶除了出身之外,哪里比得上你分毫!她还不配生下本王的孩子!”凌霄面色忽然一沉。

且不提书房这边古瑶依如何抹黑古靖瑶,静思园内却是另一番景象。

绿荷给古靖瑶换药,心疼的同时忍不住偷笑,指尖经常因颤抖而触碰到古靖瑶的伤口,疼的她倒吸冷气。

“绿荷,你想要谋杀主子吗?”古靖瑶疼的快要咬破嘴唇,侧首瞪着绿荷道:“我背上要是落了疤,你可得负全责。”

“奴婢知错了,主子别恼。”绿荷忙敛了心神,快速的为古靖瑶换好药,重新包扎起来,“奴婢去小厨房煮点粥,很快就回来。”

“不急,我有事交代你去做。”古靖瑶拉住绿荷的手腕,牵扯到伤口,疼的她呲牙咧嘴,爆粗口道:“告非!他娘的凌霄,真不是个爷们,对女人也下这么重的手,就不怕报应吗?”

“主子!”绿荷忙伸手捂住古靖瑶的嘴,惊慌的喊道:“这些话万万不能再说,万一被王爷知道了,主子还要受苦的。”

“这静思园除了你我,还有喘气的吗?除非你去告状,否则我死了都没人收尸。”古靖瑶冷哼一声,见绿荷又要劝诫于她,忙打断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以后我会注意的。”

“主子明白利害就好。”绿荷规矩的站在一旁。

“拿些银子,去打点一下守后门的婆子,你出去给我抓几副药回来。”

古靖瑶趴的不舒服,稍稍移动了下位置,吩咐道:“去准备纸墨笔砚,记住换身衣裳再出门,别让外面的人知道你的身份。”

“是。”绿荷有些狐疑,却也不敢多问,忙去准备着。

虽然绿荷装按古靖瑶的吩咐扮的很不起眼,出门时却仍是不小心的被古瑶依在静思园内安插的眼线给瞧了去。

于是,书房里正当古瑶依要再次开口时,门外便传来丫鬟红袖的声音。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