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王爷,神医王妃要休夫

第3章 致命红花

“小姐,绿荷姐姐从后门出府了,奴婢怕是王妃那边有所不适,所以问问小姐是否要再请大夫来给王妃诊治。”红袖声音急迫的道。

“那还等什么,还不快去请大夫!”古瑶依一脸焦急,因语速太快而咳嗽不止。

“你身体不好,静思园那边的事不必操心。”凌霄轻抚着古瑶依的后背,为她顺气,冲门外吩咐道:“送你家小姐回去休息,不要扰了她静养。”

“可是姐姐……”古瑶依话未说完,又咳嗽起来。

“放心,有我在。”凌霄语气温和,眼神却是冰冷的瘆人。

古瑶依乖巧的点点头,走出书房之际还不忘交代凌霄,一定要给古靖瑶请大夫来看诊,这才在红袖的搀扶下离开。

半个时辰后,静思园内。

古靖瑶强撑着身体不适坐起身来,准备喝下绿荷熬好的汤药。

房门却被凌霄暴力踢开,一扇价值百两纹银的门扉,就这样化成碎片。

“绿荷,回头去向二小姐报账,王爷踢坏了我的房门,总要换新的才能住人,这些残渣你便拿去小厨房当柴火用了,也省的王爷你砍柴费力。”古靖瑶很快便镇定心神,面不改色的对绿荷吩咐道。

听古靖瑶把自己比作柴夫,凌霄的脸色很不好看,但想到自己来的目的,便也没有计较,而是大步朝古靖瑶走去。

“请恕我不能向王爷行礼,不知王爷纡尊降贵的来此处,是为了何事?”古靖瑶淡淡的问着,扫了一眼小几上的药碗道:“王爷有事快说,这药若凉了,药效便要打折扣了。”

“本王来给你送药,只要你喝下了,本王便解了你的禁足。纪元!”凌霄冷声道。

看着纪元端着药碗走过来,不断的朝自己递眼色,古靖瑶便知凌霄的用意。

她接过端起来仔细的嗅了下,随即皱着眉头将药碗放下。

汤药震洒了大半,碗底在桌子上发出刺耳的撞击声。

“古靖瑶,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若不乖乖的喝下,本王自有法子让你喝了它!”凌霄语出威胁的道。

“真应该让万万将士看看王爷此刻威武的样子,王爷除了威胁一个女人,还有别的本事吗?”古靖瑶冷笑,鄙夷的看着凌霄,丝毫不怕将他激怒。

“古靖瑶!”凌霄磨牙喊着古靖瑶的名字,指节因怒气而攥的咯咯作响。

“你有何资格威胁本王?本王只问你,这药你是喝还是不喝?”

“多谢纪副将送药,我和王爷还有些话说,请纪副将外头稍后。”

古靖瑶漠视凌霄散发的怒气,敛了敛衣袖,待纪元退到房外后,冷冽的目光直逼凌霄,质问道:

“敢问王爷,我古靖瑶与你有多大的深仇大恨?你不想要我生下你的子嗣,自是有许多的法子,明知我身上的伤有多重,你却让人在汤药里加了大量的红花,非要我尸横镇南王府不成?”

“胡说!这分明是一份剂量不大的行血之药,只是让你不会孕有本王的子嗣,何来大量红花?本王倒是不知,你何时懂得药理了。”

凌霄不耐烦的道:“不要以为你拖延时间,本王便会如你所愿。”

“我的所愿?”古靖瑶嗤笑一声,端起绿荷熬好的汤药道:“我的所愿,难得的和王爷保持一致,这碗药喝下去,不论王爷昨晚留下多少种子,绝不会有生根的可能。

但我古靖瑶惜命,也没做好这辈子不做母亲的准备,所以请恕我不能喝下王爷准备的致命红花。”

古靖瑶说完,仰首将汤药一饮而尽,苦的她直皱眉头。

奈何绿荷不在屋内,没人能给她端茶倒水。

嘴里的苦味让她心情也不大好,随手将药碗扔在小几上,转了几个圈才停稳,差点就掉落在地上。

“王爷若是不信,大可让人去查验,我若有半句虚言,王爷再来灌我红花也不迟。”

将药碗重重的放在桌上,古靖瑶忽地冷下脸来,怒声道:“王爷心中不曾将我古靖瑶视作王妃,但也别忘了我是平王府嫁过来的安平郡主,若这碗红花并非是王爷的意思,还请王爷给我个交代,我古靖瑶的命不是阿猫阿狗可取走的!”

凌霄眯着眼睛,看了古靖瑶好一会,才拂袖离去,竟是半句话也没说。

绿荷怕古靖瑶受伤,在凌霄走出房门后,匆匆的行了一礼便赶进屋来。

纪元也得了凌霄的指令,进屋将两个药碗都装好,准备拿去查验。

“多谢纪副将提示,还请纪副将亲自调查这碗红花的来历。我不想不明不白的死在镇南王府,平白让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古靖瑶身体不适,说话也没什么力道,只是请求的眼神,让人看起来甚是心疼。

尤其是昨夜经过凌霄粗暴的对待,古靖瑶白皙的脸蛋上,一块块的青紫,更是让人怜惜。

“这些是末将应该做的,王妃请安心养伤。”纪元躬身告退,不敢多看古靖瑶一眼,以免失了礼数,给古靖瑶带来麻烦。

送纪元到门口,绿荷确定没有人在外面守着,忙关了门来到古靖瑶身边。

“主子,您怎么敢这么和王爷说话?奴婢在外面听的心惊肉跳的,就怕主子会吃亏,可奴婢就算拼死也敌不过王爷的。”绿荷后怕的拍拍胸口。

“去倒杯水来,这药苦到心里了。”古靖瑶苦涩的笑了笑,她又何尝不怕凌霄会动粗,可她只能赌凌霄是在意与平王府的关系的。

待绿荷去倒水,古靖瑶扶额低叹道:“古靖瑶你个傻瓜,帮过纪元大概是你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事,可即便是如此,若今日不是我,那碗红花也会要了你的命!”

不出一盏茶的功夫,消息便传到霓裳阁内。

得知古靖瑶竟然没有喝下她精心准备的药,古瑶依气的砸碎了不少的茶具。

若不是怕凌霄发现屋内的摆设改变,只怕屋内不会有一件完好的瓷器。

“好你个古靖瑶,被打了一次倒是学聪明了,还有胆子和王爷对抗,真是不知死活!”古瑶依低骂道。

“小姐不必恼怒,为了那种只知道取悦男人的女人,不值得伤了自己的身子。”红袖在一旁劝说道。

古瑶依深吸了一口气,想到主公传来的消息,阴森森的开口道:“你说的没错,为了一个将死之人而恼怒,确实不值。古靖瑶,这次算你走运,但接下来你会后悔没死在那碗特意为你准备的红花之下!”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