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王爷,神医王妃要休夫

第7章 危机暂除

“不必缠药布,如此静养几日,待伤口结痂后,再行包扎。”

凌霄没有回答绿荷,他知道古靖瑶是听不到他的话的,便吩咐道:“这几日王妃需要什么,你只管自行安排,想借调人手,可以找瑶依。”

“请恕奴婢斗胆,能将主子的陪嫁丫鬟要回来两个吗?”

绿荷跪在地上道:“主子在平王府的时候,用惯了她们几个,想来有她们陪着主子解闷,主子的伤也能好的快一些。”

凌霄皱着眉心,回想着之前和古靖瑶的对话,便点头道:“你随意,不要扰了平王府的清净。”

“是王爷宽厚,怕主子用不惯新人,才会让奴婢回平王府领人的。”绿荷自是明白这些弯弯绕绕,忙回道。

“嗯。”凌霄点了下头,便迈步离去,完全忘记自己再次来的目的。

不过凌霄即便想起来这里还没搜索,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让人搜,免得扰了古靖瑶养伤。

且凌霄在屋里这么长时间,并未察觉到屋内还有其他人,自也不需要多此一举。

待凌霄离去之后,绿荷吓得瘫坐在地上。

她是真怕凌霄发现屋内还有一人,那古靖瑶的名声就彻底毁了,说不定还会被安排上谋刺凌霄的罪名。

缓了一会神之后,绿荷忙起身去把门关好,上了栓。

擦完额头上的冷汗,快步跑向耳房,去看看蒙轲还在不在。

却见蒙轲坐在她的绣床上盘膝打坐,脸色红的骇人。

“你……没事吧?”绿荷关切的问道。

古靖瑶已经病倒,万一蒙轲这里也出了状况,绿荷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过了一会,蒙轲才睁开眼睛,摇头道:“闭气太久,内息有些不顺畅,劳烦姑娘准备一些吃食,我需要恢复些体力。”

“我要守着主子,外面倒是些点心和茶水,公子若不嫌弃的话,我去给公子端来。”绿荷欠了欠身,又一溜小跑的离开。

蒙轲不爱多话,绿荷又走的急,道谢的话到了嘴又咽下。

霓裳阁内,古瑶依刚刚吐了一口淤血,脸色有些苍白,但比起古靖瑶却是要好上许多。

“小姐的解药就剩下一颗了,若是那边再不送来……”红袖端着茶水给古瑶依漱口,满是担忧的道。

“大不了就是遭几日的罪,他们不会让我死的。”古瑶依无所谓的开口,漱了口之后询问道:“静思园那边,可有动静?”

“并没有消息传过来,不会是那边的安排失误,刺客没有按照计划行事吧?”红袖蹙眉道。

“不会的,今日的计划,是主公得力之人所谋划,绝不会有误。”古瑶依嘴上这么说,眉头却是皱起的,可见心中有所忧虑。

“要不,奴婢去打探一下?”红袖试探的问道。

“不用,反倒容易坏事,明日一早自能见分晓。”

抬头看了眼暗淡的月影,古瑶依勾起唇角道:“古靖瑶,你若不嫁到镇南王府来,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偏偏你……不要怪我心狠!”

红袖低下头,只当自己什么都没听到。

自家主子公私不分,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只要不影响大局,她是不会向上面禀报的。

且说凌霄回到书房洗漱后,便让纪元前来回话。

整个王府,除了书房重地,只有霓裳阁和静思园没有被搜查过。

但前者有重兵把守,受伤的刺客想要进去也难。至于后者,现在已经被重兵包围,刺客想要离开更是不易。

“吩咐下去,一日不抓到刺客,不得松懈。”凌霄倒也没有责罚纪元的意思。

毕竟王府之大,若刺客有备而来,暂且藏身某处还是有可能的,毕竟刺客的功夫不弱。

若是单打独斗,凌霄只能与蒙轲打个平手。

“是。”纪元拱手领命,犹豫片刻后道:“属下已经让人查明那两碗药,确实如王妃所言,王妃自己准备的是净身的药,另外一碗则是加入大量的红花,若是女子月事之际,或身受重伤时服用,必定会流血不止身亡。即便是健康的女子服用,日后也再无做母亲的可能。”

凌霄挑挑眉头,询问道:“可查出是谁所为?”

“熬药的丫鬟已经自尽,线索断了。”纪元愤愤道。

凌霄抬了抬眸子,问道:“你很恼怒?”

察觉到自己失态,纪元忙解释道:“王妃乃是平王府的掌上明珠,更是皇上御赐的镇南王妃。若出了差池必定会严查,届时镇南王府与平王府将会反目。这幕后之人当真是用心险恶!属下无能,无法查出真凶,还请王爷治罪!”

凌霄点头,他自是明白这个道理,奈何线索已经中断,便道:“静思园那边,派几个心腹盯守着,日后王妃出行,也要用你信得过的人,或是亲自护送。这件事,在暗中继续调查,既然下了一次手,就一定会有第二次。”

“是。”纪元应声,眼神有些闪动。

闭目养神的凌霄并未发现纪元的异常,挥手道:“你也下去休息吧,明日一早将这些刺客尸首,都扔进九门提督那里去,让他尽快给本王一个交代。”

“属下遵命。”纪元行了个军礼,神色严肃的领命。

翌日,古靖瑶疼的醒过来。

尽管身体上的痛处让她想再次昏死过去,可神志却是清醒的很。

绿荷已经从平王府带回两个一等丫鬟,还有两个粗使婆子。

都是那种有分寸,但干事麻利的人。

绝不会拖古靖瑶的后腿,这点古靖瑶表示很满意。

但蒙轲尚在耳房里养伤,所以真正近身伺候的还是只有绿荷一人。

“绿荷的话,你已经听到了,现在我这个院子外有不少人守着,你想离开并不容易。”古靖瑶无法坐起身来,更不能蔽体,只能隔着屏风与蒙轲说话。

莫说这个年代的男女大防甚严,便是古靖瑶自己也不愿与陌生男子赤身相见。

至于凌霄……且不说两人之前已经有过夫妻之亲,昨晚的情况也容不得古靖瑶矫情,这才没有赶人。

“待我的伤恢复一些,这些人不是对手。”蒙轲自信满满的道。

“你要光明正大的离开?”古靖瑶蹙眉问道。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