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王爷,神医王妃要休夫

第9章 祖母大寿

终于到了平王府老太君大寿的日子。

平王府门前客似云来,一片喜庆祥和的气氛。

莫说平王府的姻亲都不一般,且都是皇帝赐婚,便是平王府掌握军权,又深得皇帝信任,也是不少人巴结的对象。

平日里,平王府办事一向低调。

不但平王本身,便是平王府的子弟都是高调做人低调做事。

除了古靖瑶名声在外,其他人几乎都是被漠视的存在,从不结党,这也是能得皇帝盛宠的原因。

今日老太君大寿,除了京都的官员前来贺寿,便是皇亲国戚也纷纷到场。

帝后虽没有前来贺寿,也准备了丰厚的礼品。

平王嫡妹身为贵妃,也得到皇帝允许,出宫为老太君贺寿,但也只有寿宴开始的一个时辰时间。

“主子,要不咱们坐后面的马车吧。”

来到镇南王府大门,见凌霄正扶着弱柳扶风的古瑶依上马车,绿荷怕自家主子不开心,便提议道。

“今日是祖母大寿,我是平王府的郡主,亦是外嫁的镇南王妃。若我的妹妹与夫君同乘一辆马车,我却坐到后面去,外人会如何嚼舌头?”古靖瑶并未压低声音,就是要给这对光明正大排挤她的人听。

凌霄眉头一皱,转身看向古靖瑶,却是对绿荷吩咐道:“还不快扶着你家主子上马车,莫不是要等到平王府的宴席开始再过去?”

“是。”绿荷不敢顶撞凌霄,只得低着头,扶着古靖瑶上了马车。

身为丫鬟的她是没有资格跟上去的,便和红袖一起走在马车边上跟着。

马车内部奢华舒适,空间也很大。

凌霄与古瑶依坐在主位上,古靖瑶只能坐在侧面,倒像是打扰了别人夫妻相处的第三者。

换做是原主,定会气的发疯,但古靖瑶却觉得这样做呼吸也能顺畅些。

侧着头,看着一袭锦袍头戴王冠,貌赛武神赵子龙的凌霄,古靖瑶不得不承认这样的男人很值得女人心动。

而一袭粉裙、薄施脂粉的古瑶依,柔弱又有着绝色容貌,正适合这样的英雄人物来呵护。

“以前没发现,现在倒是觉得你们才是天生一对。”

古靖瑶轻笑,心中腹诽:渣男配白莲花,的确是绝配。

“古靖瑶,你可以闭嘴。”见古瑶依不自在又一脸愧疚的模样,凌霄怒从心生,怒道。

“我是想闭嘴,可却不得不提醒王爷和妹妹一声。今日是平王府喜庆的日子,二位若是去添堵的,现在就可以下车了。

不管怎样,名义上我是镇南王妃,二位若不分场合,在离开镇南王府后还上演恩爱缠绵,岂不是去打平王府的脸面?”

古靖瑶神色淡淡的翘着二郎腿,正妃的装扮累的她很不舒服,恨不能以后再也没有正式场合。

古瑶依脸色惨白,黯然的抽回自己的玉手,垂首不语。

凌霄深吸一口气,若非古靖瑶必须走这一趟,他更想把她赶下马车。

“咱们是合作关系,王爷不必动辄恼怒,否则人前做戏也是做不来的。”

古靖瑶把玩着腰间的玉环,一只手臂撑在窗沿的位置,玩味的道:“我这也是为了妹妹的声誉着想。毕竟她是未出阁的女子,若有不好的名声传出去,日后如何代替我成为镇南王妃?”

“这不劳你费心,瑶依的品行胜过你千百倍。”凌霄磨牙道。

“正是因为如此,更要谨言慎行,否则一个错处,便可能会前功尽弃。让人误以为妹妹心机深重,曾经的美好都只是假象,岂不是害苦了妹妹多年的经营?”

古靖瑶忽地欠身,对视着古瑶依的目光,轻笑着问道:“姐姐这一番苦心,妹妹最能理解的,对吧?”

“姐姐说的是。”古瑶依恨恨的瞪着古靖瑶,嘴上却讨巧的道:“是我不该对王爷动情,现下却要姐姐成全,妹妹心中难安。”

“你不必向她道歉,明知你我两情相悦,却用尽手段嫁与我,是她对你不起。”凌霄再度握住古瑶依的手,安抚道。

“情之一字,最难说清道明的,王爷喜欢这样讲,也没什么不对的。”

古靖瑶撇撇嘴,看到古瑶依变脸她就开心了。

但也不想在这样的日子惹怒凌霄,便收敛道:“平王府就快到了,王爷该做的戏可要做足了。

今日是我出嫁后第一次踏入平王府的门槛,不知多少双眼睛在看着,想知道镇南王府的传言是真是假,说不定会直达天听。”

凌霄没有说话,扫了古靖瑶一眼,闭上眼睛让自己恢复冷静。

尽管凌霄不愿意承认,可自从和古靖瑶有了夫妻之实后,总是能被这个女人气的七窍生烟。

偏偏又忍不住和她斗嘴,想看她牙尖嘴利的神态。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马车便停稳在平王府门前。

平王府的管家立即迎上前来,给三人见礼。

“老奴给王爷、王妃、二小姐请安了。王爷和王妃都等着呢,让老奴在这里候着引路。”

车帘被撩开,凌霄先一步下了马车,伸手扶着古靖瑶,关怀道:“慢些。”

“多谢王爷。”古靖瑶娇羞的一笑,玉手轻搭在凌霄手背之上,莲步款款的下了马车,冲绿荷吩咐道:“去帮红袖一把,二小姐身子娇弱,可别伤了。”

原本想要转身去搀扶古瑶依的凌霄,闻言只得收回手。

视线硬生生的停留在古靖瑶身上,体贴的为她整理着头上的凤钗。

管家一直细心的留意着二人的举动,眼中却有着一抹担忧。

他可是看到了车帘被打开之际,自家郡主是坐在侧位的。

倒是二小姐坐在王爷姑爷身侧,这于礼法不合,也反应了古靖瑶在镇南王府的地位。

“劳烦管家给父王带句话,待离开之前,靖儿再去给父王请安。”古靖瑶有礼的笑道。

管家忙应声,脸上的关切之意很是隐晦。

“王爷,就此别过,妾身会照顾好二妹妹的。”古靖瑶小幅度的福身,语气清淡的道。

“王妃顾好自己便是,本王会与岳父说明,今日晚些再归府,也好让你与岳父岳母多做团聚。”凌霄温和的开口,一副体贴妻子的好夫君姿态。

“多谢王爷,只怕父王与母亲,对二妹妹的思念更多一些,我不过是陪衬。”古靖瑶故作吃味的道,转身拉了古瑶依一把道:“许久不曾回来,二妹妹随我去向祖母请安吧。”

“姐姐说的是。”古瑶依低眉顺目的跟在古靖瑶身边。

在进大门之前,却是朝凌霄望过去,仿若有千言万语要说,舍不得分开片刻。

管家将这一幕尽收眼底,朝凌霄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姑爷请,王爷和端王爷正在内堂叙话,已等候姑爷多时。”

管家的声音不低,这一句姑爷更是让古瑶依心中生恨。

视线落在古靖瑶身上的正妃服饰,恨不能将其撕毁,以泄心头的抑郁之气。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