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王爷,神医王妃要休夫

第10章 祖母头风

这是古靖瑶穿越后,第一次登平王府的门。

从下人的恭敬程度,便知原主在平王府里是怎样被娇宠的存在。

男宾与女宾是分开宴客的,古靖瑶便在绿荷的陪同下去向老太君贺寿,自是也少不了古瑶依的陪同。

“孙女给祖母请安,愿祖母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福寿双全,儿孙平顺安康绕膝前。”来到老太君面前,古靖瑶摘下头顶象征着王妃的凤头钗,恭恭敬敬的行了叩拜大礼。

一时间,整个大厅都寂静无声,见鬼似的看着古靖瑶。

尽管古靖瑶已经出嫁小半年,却不曾回过平王府一次。

且未出阁之前便不讲究礼数,除了以死相逼要嫁给凌霄那次,还是头一遭向老太君行如此大礼。

便是老太君和平王妃也震惊不已,以为古靖瑶是出了什么事,要不分场合的求助。

古靖瑶并不急着起身,保持着跪拜的姿势,态度恭谨。

古瑶依暗暗冷笑,却是一脸紧张的模样来到古靖瑶身边,扶着她的手臂道:“姐姐快快起身,今日是祖母大寿,可别闹了笑话,有事等寿宴结束后再说不迟。”

古靖瑶也不为难自己的膝盖,顺势起身。

见亲人看着自己那怜惜又焦灼的眼神,笑着拍拍古瑶依的手背,将她带到老太君身旁。

想要给她下套,古瑶依的道行还不够。

真当她这个中医世家出身的大小姐,没经历过这些勾心斗的阵仗吗?

“祖母不要怪孙女出嫁后一直不曾回门,实在是瑶依妹妹的身体太弱了。孙女怕不能将瑶依妹妹完好的送回平王府来,故而直悉心照料。

好在瑶依妹妹有福气,镇南王府宝贝药材又多,瑶依妹妹这身子总算是有所起色。”古靖瑶温和的笑着,解释自己不回娘家的理由后来到太君身边坐下。

挽着老太君手臂很是亲昵的道:“孙女自知有错,故而脱簪向祖母行了大礼,还请祖母念在孙女诚心的份儿上,就原谅孙女一次,要不然孙女就是想祖母想的落泪,也不敢再回门的。”

“好好好,祖母知道你最有孝心了。”

见古靖瑶说话有分寸,并非是要惹事,老太君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

握着古靖瑶的手道:“你们都平安便好,祖母年岁大了,有空时常回来看看,祖母这心里头高兴。”

“是,孙女记下了。”古靖瑶颔首,望向平王妃,俏皮的笑道:“一段时间不见母亲,母亲莫不是不认得女儿了?不过今儿是祖母大寿,女儿的大礼只能给祖母,母亲可不许吃味。”

“你这丫头,嫁人了还调皮,也不怕被笑话。”

平王妃笑着说了一句,转而看向古瑶依道:“瑶依的气色看上去好了不少,这寒玉床果然是有功效。待你的身子好转了,母亲亲自去接你回家,也该为你寻一门好亲事,你父王总是为此烦心。”

“是瑶依的不是,让父王和母亲忧心了。”古瑶依欠身,并不正面回答平王妃的话,反倒是落后古靖瑶行礼,即便是叩首也失了被夸赞的理由,却又不得不做,“瑶依给祖母请安,祝祖母福寿绵长,安康无忧。”

“好孩子,你身子不好,不用行这么大的礼,快些起来。”老太君虚扶了一把,和蔼的笑道:“你们姐妹俩许久不曾回来,去和你们的小姐妹们说说话。外头赏花空气也好些,对瑶依的身子骨有好处。”

“是……”古瑶依欠身行礼,话未说完便脸色尴尬起来。

“祖母偏心,只记挂着瑶依妹妹,就没瞧见孙女为了照顾瑶依妹妹,都消瘦了一圈吗?”

古靖瑶轻晃着老太君的手臂,实则暗暗的为老太君诊脉。

按照原主的记忆,这位慈爱的祖母素来有头风顽疾。

也因此,老太君很少参与热闹的场合,以防头风发作而扫了大家的兴。

古靖瑶虽然配置了治疗头风的药方,但还是要把脉之后,才能确定用量。

她眉头轻蹙道:“孙女甚是想念祖母,就算祖母嫌弃孙女,孙女也要留在身边陪上一会,只静静坐着,不插话好不好?”

“坐在这听我们说话,可不许觉着闷。”老太君自也舍不得自小疼宠的孙女离开,便也不再催她离开。

“孙女就是想听听祖母和母亲的声音,怎会觉得闷呢?”

古靖瑶浅笑,侧首虚枕在老太君的肩头上,冲着古瑶依轻笑道:“妹妹让红袖陪着出去走走吧,你在家里人缘可是最好的,大家定是想你的紧,有说不完的话呢。”

“祖母,母亲,那瑶依先行告退了。”古瑶依露出浅笑,被古靖瑶的不按常理出牌打乱了计划,只能再行寻找机会,免得惹人生疑。

屋内大多是老太君级别的人物,要么就是平王妃这样年纪的正室。

大家的话题无非是谈论儿孙,以及养生之道,的确如老太君所说的那般无趣,古靖瑶只是静静的听着,也不插嘴。

半个时辰过去,老太君的面色有些发白,额头开始有冒虚汗的症状,说话也出现跑神。

“快,快请大夫来。”平王妃是个孝顺的儿媳妇,时刻关注老太君的情况,自是发现了问题。

“母亲,烦请您安排客人们去客院里休息,我来照顾祖母。”

古靖瑶扶着老太君躺下,撩起衣裙上榻为老太君揉按头部穴位,语气镇定的吩咐绿荷道:“绿荷,去准备冰块和干净的布袋,要快。”

绿荷自是听从主子的命令,且知晓古靖瑶通晓医理,毫不犹豫的便去准备。

平王妃看着女儿沉着冷静的表现,心里安慰不已。

可周遭那些低语的议论声,让她恢复理智,忙低声呵斥道:“靖儿,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快些让开,不要耽误救治你祖母。”

“母亲,您也不相信女儿吗?”古靖瑶神色坚定的凝视平王妃,见她神色又所松动,带着几许伤心的道:“女儿以性命起誓,绝对是要救祖母,而非是玩闹。”

平王妃怔了一下,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古靖瑶这般作态。

那双明亮的眼眸,让她说不出怀疑的话来。

只是事关老太君的安危,平王妃不敢冒险,也不想毁了古靖瑶的声誉,便欲出言阻止。

不给平王妃选择的机会,古靖瑶打开荷包,将一颗药丸送入老太君口中,轻抚着老太君的胸口为她顺药。

“靖儿!”平王妃焦急的喊出声来,却已经来不及阻止。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