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皇

第7章 天字十七号的新人

神武者的根本是神魂,其主要手段就是依靠精神力量,而魔武者的根本是身体,所依靠的力量也是身体。

两者相比,神武者的身体更加脆弱,而攻击手段却更加灵活,适用于远攻,而魔武者身体更强,适合于近战。

在神魔武者的前期,能以精神力量控制兵器来攻击的神武者,更占据一定的优势,前提是别让魔武者近身,但随着双方境界的不断提升,这种优势就越来越不明显了,这就是殊归同途。

书中也记载着神魔武者的境界划分,分别是后天、先天、涌泉、关元、冲阳、太渊、日月、巅上,以及对每一个境界的简单介绍。

“神武者和魔武者之间的战斗,对于神武者来说,就是拉开彼此间的距离,对于魔武者来说,就是拉近彼此间的距离!”

“只是这个距离恐怕没有这么容易拉开和拉近吧!”

风七虽然还不太了解神魔武者之间的战斗情况,但以他自身情况来看,他现在的精神力只能外放十米方圆,也就是说他的精神力能控制兵器在十米范围内战斗,超出这个范围,精神力就够不着了。

风七合上书籍,并将其放回原处,继续浏览这里的万千书籍。

因为在后天之境,神武者和魔武者并无什么明显差别,所以这个阶段所能学习的神魔之法,也几乎一样,都是一些简单的武学,神武者和魔武者都能学,也都能用。

也正因为如此,这藏书阁的第一层中,并没有找到专门供神武者所用的功法,想要学,就只能去上层才行,但那是需要功勋值来兑换的,偏偏风七没有一点功勋值。

不过,风七看了几种身为神魔武者都能学习的功法之后,说是功法,也就是几种简单的武学而已,看完之后,他得出的结论就是——没什么用。

“剑法,刀法、棍法、拳法……”

不得不说,这里的武学倒也不少,什么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十八般兵器应有尽有。

一番浏览之后,风七选出了一本剑谱,名曰——四季剑法。

这本剑谱很薄,只有区区四张内容,且只有四招。

“春风、夏雨、秋意、冬雪……”

仅仅四个剑招,却又各有所长,或柔或刚、或快或慢,虽然简单,但也算涵盖剑法的一些精髓。

而在剑谱的最后,还有一句简单的话——剑在心,无招胜有招!

对此,风七完全不明白,但他觉得这剑谱还不错,就用心研读起来。

他有千魂剑之术,以精神力凝聚出的魂剑,还能融入剑中,增加剑的威力,而且他还是一个魔武者,选择一种近战武学也很有必要。

反正他现在也没有更高等的神魔之法,现在选择一种武学先练着也不错。

一直到傍晚,风七和周山才走出藏书阁,他们也都选择了自己喜欢的武学,只是周山选了好几种,什么刀法、剑法、拳法都有,而风七就选择一种,就是四季剑法。

两人各自回到住处,风七就取来一根树枝,在自己的卧室里开始练习四季剑法,

短短半个时辰,风七就已经将这四招剑法完全运用娴熟。

“剑在心……”风七结束练剑,在床上盘膝而坐,低囔一声,就摇头一笑,闭目静修。

次日清晨,风七拿着笤帚,在自己所住天字号的园区中打扫起来,或许因为天字号有限,住在这里的学员更少,所以也显得有些冷清

但风七打扫的确很认真,没有敷衍,也没有急切,反而倍显云淡风轻。

在这一次次的重复中,风七的心也莫名的异常宁静,像是在静坐,又像是在练剑。

足足半个时辰之后,风七才结束,并轻舒一口气,囔声道:“我忽然有点明白那所谓的剑在心是什么意思!”

“或许静坐、练剑、打扫,看似是不同的事情,却也能当做是相同的事情,心态而已!”

风七摇头一笑,这只是他一时的感慨而已,并不是说他已经真正能做到这一点,但不可否认,这一时的感慨,却为他点亮了一个方向,一种淬炼心的方向。

风七将比他还高的扫帚放回天字十七号,就去找周山,本打算和他一起去藏书阁,只是昨天已经去过,周山对那里也没有什么兴趣了,就留在房间里练习他所学的武学,风七独自去了藏书阁。

风七去藏书阁,不再是为了学习什么神魔之法,不是为了得到能提升自身实力的秘籍典藏,他只是想多看看这里的藏书而已。

以前他在家,可没有这么多的书供他学习,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这样的机会,让当然要多看看。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风七虽然不相信什么颜如玉,什么黄金屋,但多看一些书,就能增加他的见闻,开阔他的眼界,这对他而言就足够了。

这一天,他一直到天黑,才离开藏书阁。

次日,神魔学院就比较热闹了,因为今天是招收新学员的日子,一大早,在学院的大门外就有很多人排起了长队,准备进入学院。

不过,风七并没有来凑热闹,在打扫完毕天字号园区之后,就又去了藏书阁,一待又是一整天。

天黑之后,风七准时回到住处,只是当他推开天字十七号院门后,就发现在院子里多了三个人,三个同样看起来只有十二岁的人,一男二女。

三人都穿着神魔学院的校服,只是颜色不尽相同,少年是黑色劲装,两个女孩却都是白色劲装。

少年比风七还要高出半头,留着一头黑色长发,俊朗的面容,却稍显冷漠,独自站在乙字号楼门前。

而丙字号楼前,则是站着一个娇俏的少女,虽然年少,但白色劲装还是勾勒出姣好的身材,动人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显得平易近人。

在丁字号楼前,也是一个白色劲装的少女,个子稍高,黑色长发及臀,美丽更胜一筹,但神情稍冷,且还流露着一种无形的贵气,像是一个天生的贵族。

风七打量他们的时候,这三人的目光也在打量着风七,尤其是那黑衣少年的目光,更是冷冽,像是无形的刀锋。

“你就是住在甲字号房的风七?”那丙字号房前的少女当先开口招呼。

风七点点头,道:“正是……三位现在也入住天字十七号了?”

“嗯……我叫蓝子月,是神纹觉醒,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我叫风七,也是神纹觉醒……”

随即风七的目光就转到那黑衣少年身上,道:“敢问兄台尊姓大名?”

“骆刀、魔纹觉醒……”他的语气很冷,也很干脆。

最后那名清冷女孩,淡淡开口道:“南宫轻衣,神纹觉醒……”

风七拱手一礼,道:“以后还请三位多多关照!”

蓝子月咯咯一笑:“风七,你做什么去了,现在才回来?”

“也没什么,在藏书阁看会儿书!”

交谈中,风七也逐渐了解新来的三位,蓝子月比较活泼,几乎都是她和风七交谈,而南宫轻衣却很少开口,尤其是骆刀更是在自我介绍之后,就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双方的交谈,并没有持续多久,也都是谈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风七虽然能感受到这三人的不凡,却也没有探究这三人的具体来历,但他们却将风七的来历问了一遍,风七也没有隐瞒,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简单的交谈完毕,四人各自回屋。

风七回到卧室,就拿起那根树枝,继续在房间里练剑,还是那套只有四招的四季剑,虽然他早已运用娴熟,但他依旧用心练习着,体会着。

一遍一遍又一遍,直至一个时辰过去,风七才收剑上床,静坐冥想。

次日清晨,当风七走出房间,并没有看到蓝子月、落到和南宫轻衣三人,他也不在意,扛起扫帚,就出门打扫园区路上的垃圾。

或许是因为昨天招收了不少新学员,今天的天字号园区内,明显变得热闹了不少,且因为这里是天字号,所以能住在这里的人,要么是天才,要么是有钱人。

风七还是如往常一样,默默的打扫着街道上的落叶,而过往的学生,对他也不在意,毕竟谁也不认识谁,也没什么好在意的。

可他刚扫到一半,他面前突然出现几道身影,且随着这几人的出现,风七面前那堆积的落叶,顿时如遭风吹,瞬间爆散,四方飘落。

四散飘飞的落叶中,风七抬头看向来人,为首的正是和他有过一面之缘的明逸飞。

看来是因为昨天招收了新的学员,让一些外出的老学员都开始回来了。

“不好意思,风有点大,打扰你工作了!”明逸飞的态度很诚恳,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真心在道歉。

风七淡淡一笑:“没事……”

说完,他就转身,继续清扫凌乱的落叶。

明逸飞眼神一动,轻笑道:“能住进天字号的天才,在这里打扫垃圾,岂不是太屈才了!”

风七头也不回的说道:“打扫的人是我,我不觉得屈才就行,不劳公子挂心!”

“呵……身为天才,该将精力放在修行上,若是你缺钱,在下可以伸以援手,反正你打扫这里的垃圾也是为了钱!”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