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云之怒

第1章 天际来客

清风拂过,碧草微垂,卷起一片片草浪,萧雨山拉着绮彤在原间奔跑嬉戏,一个不小心,萧雨山跌到在草丛中,绮彤跟着也摔进萧雨山怀中,丝丝秀发掩在萧雨山面上,处子幽香被萧雨山深吸进鼻中,“看!”萧雨山指着天上一座宏伟巨城,“苍云仙境,每个男人都想去的地方。”

苍云仙境,存在于九天之上,据说里面住着整个世界的主宰,只有真正的男儿才会被召唤,得到神的认可。

绮彤仰躺在萧雨山的怀中,好像温柔的小猫,用自己清凉的发在萧雨山分明的脸庞上挠着痒痒,“雨山,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每日粗茶淡饭,看看云卷云舒,不管这个世界是怎么样的,我们就一直呆在萧家,呆在这里,我永远都陪在你身边。”

“其实我只是想知道那里面有什么。”萧雨山微微动了一下,支起半边身子,看着躺在自己怀中的绮彤,但见绮彤一双满含春水的眸子也在盯着自己,小巧的鼻、玲珑的耳、还有那微微翘起的红唇,每一样都深深的吸引这萧雨山无法自拔。

“只要你能在我身边,我也不要去那什么苍云之上了,哪里有什么都比不过绮彤。”萧雨山一揽绮彤腰肢,将绮彤放在腿上,“绮彤,你真的喜欢我,愿意和我永远都在一起,不嫌弃我不能让你得到无上的权贵,不能比过我的两个哥哥当上萧家族长……”

萧雨山说到动情的地方,细长的五指不觉间紧紧的抓住了绮彤香肩,“为什么,我修炼总要比别人慢上很多,我对功法的掌控总是不如别人。”萧雨山内心呐喊着。

“雨山,你抓疼我了。”绮彤柔声道。萧雨山这才发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道歉,“抱歉绮彤,是我太用力了。”

二人相视一笑,“雨山,我不会离开你的,永远……”

萧雨山注视着绮彤炽热的眼神,风吹过,绮彤身上散发出香气飘荡在四周,萧雨山深深一吸,将自己的唇慢慢接近绮彤,绮彤顿时羞的满脸娇红,第一次的亲吻,总感觉怪怪的,绮彤缓缓将眼帘闭上,感受着萧雨山略带一点温热的鼻息。

轰轰轰……天际发出了一阵噪耳的声音,将这显然动情的两人惊扰的急忙分开。

二人皆都满脸的羞涩,萧雨山忙岔开话题,却见那天空之上飞来四艘龙形巨船,体型之庞大竟然要比整个萧家的府邸还要大了好多。

从下面望去,巨船之上闪耀着夺目光辉,船头之上雕着栩栩如生的龙头,更显霸道。

船头之上立着一人,一脚踩在虚空,便如下阶梯一般行了过来,只等走近,萧雨山顿时惊喜万分,“周兄!你怎么来了?”

那被称作周兄的人乃是几年前云游而来的周欢,此人不仅生的五官精致,相貌堂堂,更是琴棋书画,吟诗作对样样精通,一身修为也无人可看穿。借住在萧家几日,只因投缘,便与萧雨山结为兄弟,更是相谈甚欢。

今日穿了一身金黄色的华美礼服,腰间佩挂这一枚白润美玉,这样一看,更加的出众。

周欢指着天上巨船,大叫一声:“去!”其中三艘巨船当下分为三个方向,分别是南边的李家一族、西边的赵家一族、东边的黒木一族,此三族都与萧家交恶。

那三艘巨船驶到三家之上,当下射出几道深紫色的流光,顿时三家化作焦土,连三家族长都未能逃的出来。

“好强大的力量!”萧雨山赞叹道。

周欢一笑,“这是我送给萧兄的第一份礼物,以后此处萧家独大。”萧雨山连忙拜倒,周欢相扶道:“萧兄不请我去府上坐坐吗?”

萧雨山一拍脑门,“小弟倒是失礼了,还请周兄移步。”周欢哈哈一笑,又瞧向绮彤,只见今日的绮彤脸色绯红,一双妙目欲语还休,真是让人不忍移开目光,周欢轻道:“绮彤,数年不见,你还好吗?”

绮彤欠身一拜,轻启朱唇,“多谢周大哥关心,绮彤过的十分开心。”这盈盈一拜,更显大家闺范。

三人行了片刻,前面便现出一座府邸,门匾之上写着萧府二字。

萧雨山一请,周欢走在前面,率先进了府中……

四艘龙船巨舰停泊在萧府上空,散发着淡淡金色光晕,刚才的惊鸿一击轻易便将三大家族彻底湮灭,早已震惊四野,萧府之人忐忑的聚在大厅,也不知是何方上仙驾临,却见萧雨山引着周欢进来。

周欢见了众人,对萧雨山的父亲萧万腾道:“见过萧家家主。”

萧万腾急忙拜倒,颤颤巍巍道:“不知上仙驾临,萧某有失远迎,还请上仙勿要怪罪。”萧雨山嘿嘿一笑,急忙去扶萧万腾,萧万腾一掌拍开萧雨山的手,“上仙在此怎么还敢玩闹,快跪下!”

萧雨山笑道:“爹爹,你仔细瞧瞧这是谁?”

“这是?”萧万腾奇道。

“果真不记得我了吗?”周欢上前一步,站在萧万腾眼前。

“是你……不,是上仙来了。”萧万腾也认出了周欢,只是更加恭敬起来。

周欢点点头,算是见过,道:“萧家主,吾来便是有一事相商,还请屏退左右,屋中一叙。”萧万腾怎敢说半个不字,喝退左右,随着周欢进屋中,当下屋门嘭的一声自行关上,其中半点声音都传不出来。

众人站在外面更加不知所措,只好候着。

萧雨山一拉绮彤小手,道:“绮彤,你说周兄与我父亲在谈论点什么?”

绮彤柔声安慰道:“雨山,虽然难以猜测,我想周大哥绝无恶意。”萧雨山听了,将绮彤小手紧紧相握,温柔一笑,“不管怎么样,只要你在我身边,有什么事又能怎么样呢?”

过了片刻,萧万腾将屋门打开,面色竟然还有些欢喜,对萧雨山道:“雨山,你进来,为父有些话要对你说!”

萧雨山一愣,不知是何事竟然要对自己说,莫非周兄对父亲提到了自己什么吗?像周兄这般大人物,说不定还能赐给我一点机缘呢。

萧雨山心中大喜,赶忙跟了进去,突然手上一紧,原来绮彤还未放手,萧雨山轻声道:“绮彤,等我一会,我马上就回来。”

萧雨山进了房中,只见周欢负手而立,萧万腾在一侧千恩万谢,而那屋中桌上还堆满了宝物。

萧雨山对周欢笑道:“这些可是周兄所赠?雨山从未见过这些宝物。”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