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狂徒

第6章 本事不小

山涧奥秘

清泉流响,微风不燥,山涧之中一副安静舒适的环境令人心情怡然,在这种地方归隐或许是个好地方吧!

封宇在这山涧之中逛了整整一圈,自己的伤势也已经完全恢复了,但是让他久久不想离开的原因就是这个山涧之中总有一种让他有些感觉到不平凡的东西!

自从他被迫逃亡到此地疗伤,虽然说此地的星玄之力很弱,但是在这山涧之中,总会隐隐约约感觉到一股潜流再滚动,蕴含着非凡的能量,这种感觉只有他在天云阁时候才会有的感觉。

在天云阁有一个地方名为醍醐亭,里面十分巨大的星玄之力,里面会有师傅为徒弟进行醍醐灌顶,冲破自身无法治愈的隐疾,当然一般进了醍醐亭也都是迫不得已到最后已经没有办法了。

如今在此地让封宇感觉到了这种熟悉的东西,自然而然会让他留下来一查究竟了。

封宇纵身一跃,矗立于山涧的中央高处,俯视着四周,发现这个角度看过去,山涧的四个角度,居然有点像一个阵图,这个阵图很熟悉,和当初在天云阁时候那个禁星阵十分相似。

禁星阵乃是荒阶高级阵法,在天云阁也是比较少见的阵法,一般都是用来封印某些地方的星玄之力,不让其星玄之力泛滥而出。

封宇见状皱了皱眉头:“奇怪了,为什么这种地方还会有这种禁星阵,原本这个地方就星玄之力稀薄无比,居然还有这么一个禁星阵在?”

封宇跳了下去,根据自己所学阵法之术,来到了阵法的中央,观察了一下,确定一下到底是不是这禁星阵,如果不是禁星阵,贸然破阵很容易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

“禁星阵的要诀便是,寻星,拢星最后是禁星,看来这个阵法确确实实是禁星阵!”封宇收起了坐镇之势。

之后封宇调动自己的星玄之力开始破阵,禁星阵的阵眼必定是星玄之力最稀薄之处,所以自己只要感知到星玄之力最稀薄的地方对其猛然一击打破阵眼即可。

自己的星玄之力散发出来感知着山涧之中各个角落。

突然,封宇睁开了眼睛:“在那里!”下一秒封宇出现在了之前他疗伤之处。

“千重影杀!”

只见一道青影重重攻击在了地面上,之后地面上显示出道道发光的纹路,这是禁星阵的余阵。

“太好了,阵眼已经打破了,现在只要把阵法的余阵给清除掉就好了!”封宇大手一挥,随着纹路将余阵给一一清除了。

随即,整个山涧之中散发出一股强大而又浓郁的星玄之力,这股星玄之力慢慢扩散着……

封宇见状大吃一惊:“这星玄之力真是恐怖啊,这里原来是什么地方啊,星玄之力竟然那么富裕,为什么要将他封印起来呢?”

而这一举措所带来的巨大星玄之力,东汤镇,徐唐镇还有旭阳镇上的一些开荒境巅峰的高手也一下子感觉到了,纷纷出来探查。

白尤仿佛算到了些什么,看着那山涧方向:“看来老道当初算的没错,玄妙便在那山涧之中,只是不知是何人所为啊!”

山涧的禁星阵被封宇打破后,星玄之力一下子扩散了出去,围绕着三个镇子,镇子上一下子星玄之力浓郁了起来。

为此东汤镇,徐唐镇还有旭阳镇的势力巨头全都来到了星玄之力扩散之处,山涧。

墨龙与白尤距离山涧最近所以最早就已经来到了这山涧处。

“白老头,这里就是你当年说的玄妙之处吗?”墨龙看了看这山涧问道。

白尤轻抚长须点了点头道:“没错,正是此地,不瞒你说,多年前我就感觉这里不同寻常,仿佛是有一个阵法在此,而且此地当年给我的感觉就是暗流涌动,有一股强大的星玄之力仿佛被封印了一般,如今看来……”

“那到底是打破这阵法的呢?”墨龙感受着这浓郁的星玄之力,全身无比的舒服。

“不知啊,不过肯定的是,肯定不是附近三个镇上的人所为,因为此阵不同寻常……”

“白老头,你是说可能是那小子干的?”墨龙脑海里一下子浮现出来封宇的样子。

“是哪个小子干的啊,看样子本身不小啊!”此时一道黑影出现,一身开荒境巅峰的修为席卷全身。

墨龙见状立刻督惕四周:“你谁,给我出来,少装神弄鬼!”

“原来是隐匿多年的徐唐镇徐家家主徐无天啊!”白尤眼神毒辣的说道。

“哈哈哈,好你个白老头啊,没想到那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没死啊,怎么啊,还想着突破引流境吗?”此时黑影出现在白尤身旁,一副阴冷的面孔,眼神如同鹰隼。

“你隐匿多年,不也是想着突破引流境吗?”一旁的墨龙有些看不惯的说道。

“墨龙,听说你墨家最近可是大失颜面呐!”徐无天一脸嘲笑的样子看着墨龙。

“哼,怎么啊,想干架吗?”一股狂热气息一下子弥漫开来。

“都一把年纪了,怎么火气那么大啊,大家都是开荒境巅峰,不打个天昏地暗肯定分不出胜负!”此时一道清脆的女声传了出来。

这时候一道紫色身影出现在三人头顶,令人惊讶的是居然是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一身紫色的风纱,怀中插着一根笛子。

“原来是你这老太婆啊,一把年纪了还弄得那么花枝招展的干啥呀!”徐无天看着上空摇了摇头说道。

女子见状一下子朝着徐无天攻击而去:“闭上你的臭嘴!”

徐无天转身一掌,活生生抵挡住了女子的攻击。

“怎么样,老太婆我的无天功还厉害吧?”徐无天甩了甩手得意的说道。

“白老头,这个女的不会是旭阳镇的那个老太婆镇长吧?”墨龙偷偷摸摸和白尤交谈着。

“是啊,就是她,怎么了你不认识?”

“上次见面都是几十年前了,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罗紫这老太婆还那么年轻啊,她那紫玉诀真那么邪乎吗,能保青春?”墨龙有些不信道。

“墨龙,你和白尤嘀咕啥呢!”罗紫看到他们二人偷偷摸摸在嘀咕着什么,好像是在议论自己。

墨龙立刻转身道:“没啥没啥,就是感觉你这一把年纪了还搞得那么花枝招展的,感觉怪怪的……”

罗紫听到后一下子眼神中透露出杀气:“嗯?”

山涧周围与世隔绝的三个小镇的四位实力最强者汇聚与此,这个阵容或许是几十年来此地最权威的聚首了!

“此地我当年勘察过,的确很神秘,非比寻常,隐隐有股暗流涌动,看样子之前的星玄之力爆发与这的确是脱不了干系了!”徐无天感应了一下四周的星玄之力确信的说道。

“这个我们几个也都知道,毕竟此地存在的时间很久了,年轻时候多多少少都是来过的,这里确是不凡,可就为什么偏偏现在在发生这种事情呢?”罗紫卖弄着风姿说道。

“根据贫道的猜测,这里曾经乃是有一个阵法,封印住了此地的星玄之力,在之前才被人给破阵释放出了这股星玄之力!”白尤深邃的眼睛之中仿佛看透了一切一般。

“那么会是谁呢,可有人选?”罗紫看着白尤一副清高,故作高深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厌倦。

此时白尤视线转向了墨龙,墨龙见状也一下子明白了,叹了口气:“哎,我就知道你要说那小子了,不过也是这小子的确疑点重重啊!”

“难道说,那个人就是那个号称影杀封宇的男孩,从墨龙手中逃脱的那个?”徐无天有些无法相信的问道。

白尤深深点了点头:“没错,正是他,因为此子来历不明,仿佛突然天降此人,那次后山那道神秘的闪电也甚是奇怪,对此我算了一卦,与这男孩多多少少脱不了干系!”

“喔?居然有这种事情,白老头的天算之术还是比较准确,这样一来的话,的确有些奇怪了!”罗紫仿佛开始相信白尤所说的了。

“那小子本事不小,看上去年纪不过十六吧,一身开荒境中期的实力,进入我墨家机关后,还从我成名绝技火龙拳下逃脱,绝非等闲之辈!”墨龙有些不情愿说出这些。

徐无天和罗紫见状都是脸色微变,他们也都知道在这个封闭的世俗小世界内,墨龙的实力算是厉害的,要说单打独斗的话,他们之中没有一个能胜得过他。

“那么这个封宇到底是哪里来的,出现在这里又是要干什么,对此我们都一无所知啊!”罗紫毕竟是一介女流之辈,对此多少会有些后怕。

“此人应该是被传送至此,绝不会是外界强行打破界限进入我们这封闭的世俗小世界的,不然星玄之力也不会如此稀薄!”徐无天听了那么久,之后分析出来的结果。

“没错,徐老鬼,说的没错,想必此人也应该是无意之中破了此阵,他可能是之前躲避墨龙的追杀逃到此处,机缘巧合下破解了此地的阵法,这才使此地的星玄之力得意释放出来。”白尤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说道,眼神之中仿佛确信了一丝什么。

“那么总的来说,我们是因为这小子得福了,现在星玄之力浓郁了,我们就可以有机会冲击引流境了?”徐无天斩钉截铁的说道,手中的星玄之力慢慢汇聚着。

“可以这么说吧,只不过就是可怜了墨龙呀!”罗紫一脸可怜的看着墨龙。

“哼,但愿那小子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反而倒还好,说起来还得谢谢他,我那点损失也算不了什么!”墨龙只能这样强颜回答道,毕竟不能在这里丢了面子,的确这样一来,仿佛就是自己墨家有损失丢了颜面,其他几家反而坐收渔翁之利啊!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