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武至尊

第2章 奇怪的赔偿

听到凌云这调侃般的回复,白途眉头一皱:“你叫我什么?不想混了是吗?还嫌自己的名声在这L城不够臭?”

凌云继续笑:“托您的福,我的名声还有臭的下限吗?”

“堂、堂哥。”这时,白静初从车上下来,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静初,你可真是找了个好老公。”

见到白静初这副拘谨的样子,白途的冷笑更甚,“今天连哥哥的车子都敢撞,明天是不是都敢打哥哥了?”

白静初的性格并不算柔软,可搁现在却完全不敢说话了。

白途家在白氏家族一直都是嫡系中的嫡系,白途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外面都已经嚣张惯了,招惹他准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发生什么事根本就不用分清楚谁对谁错,反正碰到他就注定是倒霉了。

“明天的事情谁都说不准,但今天的事情还是可以说说的。”

凌云指着相撞的位置,“你那车开得跟飞机似的,结果怪我撞你?我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眼见白静初都不敢说话了,一个入赘的废物却还敢顶撞自己,白途继续说道:“你怎么说话的?我说是你撞的我,那就是你撞的我。”

“你还有敢有意见?不服气你就打电话找交警过来,我今天就搁这儿等着!我倒要看看你窝囊废能有多大本事!”

白静初拉了拉凌云的衣角,示意他别再硬刚下去了。

白途在交警大队有铁关系,平时在L城乱闯红灯都不会有人处理,这次如果真把交警给招过来了,别说赔钱,只要白途心够狠,花点钱把凌云拘几天都可以。

“对不起堂哥,是我们错了。”白静初低声致歉。

听到白静初服软了,白途顿时眉梢少翘,阴阳怪气的说道:“现在知道认错了?行,看在你是我妹妹的份上,咱们私了。我这大灯挺贵的,这样吧,打个折,就赔十万怎么样?”

十万!

真是狮子大开口!

白静初心头狠狠一颤,脸色也顿时变得苍白,一双长腿差点没站住。

十万……已经算得上她一年的基本工资了。

白静初艰难地挤出笑容:“堂、堂哥,别这样,大家都是一家人,现在我都道歉了,这事能不能算了……”

可白途不依不饶:“要是你撞的也就算了,可现在明明是个外人撞的啊!而且要你道什么歉,该道歉的人可连屁都没有放一个呢。”

闻言,白静初赶紧又拉了拉凌云。

“这小子可真嚣张啊,老夫已经忍了他两年了。”之前的老人声音又在凌云心里响起,“趁着这个机会,今天要不就弄死他吧!要是你下不去手,换我来也行。”

“算了吧。”

凌云在心里叹息一声,然后郑重地朝白途弯下了身子:“对不起堂哥,是我的错,我不该冒犯你。”

白途更加得意了,笑道:“你看,你早这样多好,我也是个念及感情的人,怎么可能真的要你们赔钱呢?”

白静初松了一口气。看来事情已经解决了。

然而,白途的眼中突然流过了一抹怪异的光,他接着说:“但车灯坏了我这心里怎么都不舒服啊,要是有人能让我打两拳解解气的话,那这件事倒也就真可以算了。”

白静初原本已经缓和的脸色又崩紧了,正当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时,却听到凌云那异常爽朗的声音响起:“这样啊,那你打我吧!我皮糙肉厚,挺耐打的。”

白静初瞪大眼睛看向凌云,眼神中刻满了不可置信。

白途蝉联了L城三届拳击冠军,这事凌云可是知道的,可为什么……

“你毕竟是我妹夫,这样不太好吧……”白途装出为难的样子。

“没关系啊,打别人堂哥你可能控制不住力量,打我的话堂哥你一定会手下留情吧?”

凌云笑得天真又谄媚,“我心里明白的,您这是在给我台阶下。”

白途眼中的怪异光芒似乎更亮了:“是啊,当然会手下留情的,我的好妹夫……”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

……

因为在马路上滞留了一段时间,导致路上有些堵,所以还是有人叫来了交警。

见到交警和白途眉来眼去的样子,白静初就知道自己的想法并没有错了。

不过白途也没有变卦,领着凌云两人去了一处无人的地方。

或许对他来说,能亲手打凌云两拳,这可比修大灯要值当多了……

“你就别下来了吧,场面血腥,少儿不宜。”凌云拉起了手刹。

“还是算了吧,你知道他不会留情的。”白静初忽然叫住了凌云,“就按他说的吧,我们赔钱好了。”

看着白静初那张认真的脸,凌云微微一愣,心里流过一丝暖意。

凌云对白静初其实一直都有愧疚感,毕竟白静初是一个很优秀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就应该配一个同样优秀的成功男人,而不是像他这样的丧家之犬。

所以凌云才会好好对待她,不让她受到更多的委屈。

之前白静初虽然不说对他很好,但总归还是没有把他当外人对待,现在白静初开始担心他了,这也说明他这两年的关心还算没有白费。

“放心吧,我身体倍儿棒,他打不死我的。哦对了,别熄火,我去去就回来。”

笑着说完,凌云下车走到了前面的开阔地。

白途已经在等候了,尽管他在强忍住不笑,可激动之情依旧从他的脸上渗透了出来,好像迫不及待了。

他早就想对凌云动手了,只是碍于在家里的影响,所以一直都不好动,但现在总归是逮到了机会。

他最看不惯的地方就在于凌云喜欢顶嘴,这家伙本就是一个吃软饭的臭废物,不就是应该被嘲讽的吗?

这个时候明明躺平认嘲就行了,可凌云老非得要嘴贱两句,他可是白家未来的家主,他不允许连一个入赘的废物都能跟他顶嘴,所以这一次,他一定要把凌云给彻底打残废!

“准备好了吗?”白途将指关节按的噼啪爆响,笑容格外森寒。

“好了。”凌云轻描淡写地看着他,也不做警戒,仿佛不知恐惧。

“可真是个傻子啊。”

白途心里说着,右手已经蓄满了力量。肌肉块骤然绷实,青筋在他的皮肤下曲如虬龙。

这一拳,恐怕已经足以将三厘米厚的木块给击成两半了。

“先说好,后果自负,明白吗?”

“明白。”

“那我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可……”

砰!

凌云才说出一个字,白途的上勾拳就已经击中了他的下巴。

凌云整个人飞空而起,在空中翻转一圈,旋即凋零般倒了下去。

结束了……

白途露出胜利似的笑容。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