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武至尊

第8章 恶毒的丈母娘

当两人回到家里的时候,时间已经接近十一点了。

白静初一家住在某小区里,三室两厅的房子,每个月还需要还一定的房贷。

虽然因为首付够多的缘故,房贷的款额其实并不算多,但毕竟不是全款买房,所以白静初的母亲沈慧总是对白静初的父亲白庸仁怨声载道。

“终于回来了啊女儿,”看到白静初进屋,沈慧赶紧走到了玄关,“怎么样,那白途没有难为你们吧?”

“已经没事了。”白静初边换鞋边说。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沈慧松了一口气,一脸庆幸。

在家等白静初回来的这段时间,沈慧就一直忧心忡忡,生怕凌云会惹得白途震怒,对他们家有所不利。

不过现在既然看到两人平安回来,而且还被告知已经没事,那她也就稍稍安心了。

“以后可得长点心,千万别和白途他们家作对。我也不指望你们俩能够在白家混到什么程度了,但最起码别被白家给赶出来。”

沈慧说着,忽然又一脚踢开了凌云的拖鞋:“听到没有!”

“听到了听到了。”凌云唯唯应诺,弯腰把鞋子捡了过来。

他对沈慧的态度早就已经习惯了,这个女人就是个泼妇,势利眼,看在白静初的份上,他一般也懒得和沈慧计较。

“赚钱的本事没有,闯祸的本事倒是挺足。今天你敢撞白途的车,明天是不是就敢撞楚家的车?”沈慧还在唠叨。

楚家是L城最富有的世家,比白家要高几个档次。

凌云本来不想回复的,但白静初却是替他解释了:“不是这样的妈,我们没有撞途哥,是途哥的车子撞到了我们,所以才……”

“闭嘴,他撞你和你撞他还能有什么区别?反正你也弄不过人家,这次算你们运气好,没被他给缠上,否则你们都得吃不过兜着走。”

沈慧坐到了沙发上,又怨怨地看了白庸仁一眼。

“当然,这事你爸也有责任。都怪你爸没本事,活了五十多年,就被他那些兄弟姐妹压了五十多年,买个房子居然连全款都付不上。要是你爸肯争点气,咱们家哪还要受这种气。”

正在看报纸的白庸仁听到这埋怨,也只是愠怒地摇了摇头,换个方向看报纸。

他是出了名的怕老婆,所以能少和沈慧争一句就少争一句,免得沈慧将家里弄得鸡犬不宁。

但他这窝囊的样子令沈慧更加生气,她沈慧年轻的时候好歹也算L城的一朵名花,追求者无数。

她本该嫁入豪门当上阔太太才对,哪知道最后豪门是进了,但豪门里的人也分三六九等,而她找到正好就是最次的那一等,所以这些年她一直都气不过,经常搁家里撒气。

白静初从小到大都生活在这种环境里,一方面习惯了她妈的脾气,一方面也给她的心里埋下了奋斗的种子。

她之所以是个工作很努力的人,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对了你们还没有吃饭吧?”沈慧这时候才想起还有这事。

白静初摇摇头:“没有。”

“那你还愣着干嘛?你自己挨饿也就算了,还想饿着我女儿?”

沈慧瞪着眼睛招呼起了凌云,“喂,冰箱我留了饭菜,快去热一下!还有,碗我没洗,记得一起去洗了!”

“哦。”凌云屁股才刚刚沾座,只好又起身往厨房去了。

至始至终,没有人询问过他头上的伤势,仿佛那块纱布根本就不存在。

或许就算凌云死在了厨房里,沈慧还会以为他在装死,得先踩上两脚验验真假吧。

吃过饭,两人便回到了房间里。

房间里有一张大床,另外还支了一张小床。

大床是给白静初睡的,而小床就不用说了。

两人虽然结婚了这么久,但一直都是分床睡,更别提做别的事情了,以至于到现在,两人不仅还没有那个过,甚至连手都没有正式牵过。

室内有独立的厕所和浴室,躺在小床上,听着水流击打地面的声音,凌云的目光一直黏在手机上。

这时,玄老说话了。

“我说你小子那里是不是有点问题啊?一个大美女就在离你不到二十步的地方洗澡,而且那个人还是你老婆,可你呢,你居然还有心思拿手机玩游戏,你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什么什么情况,人家没在这里洗过澡还是咋地?”凌云说道,“她洗澡就让她洗呗,反正我都习惯了。”

“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了?”

玄老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女人都喜欢强者,她们需要被征服!要是像你这样待一个房间两年了还不动手,那你这老婆迟早得跟别人跑了。”

凌云侧了个身:“说什么呢,别人的师傅都是授业解惑的,你倒好,连徒弟的私生活都管了,你这叫误人子弟,我看你年轻那会儿没少祸害人家姑娘吧?”

“哎呀,都是些风流往事了,没什么好提的。”

玄老的语气里竟然还有一丝得意,接着他又认真说,“不过我没跟你开玩笑,你们好歹也是夫妻,老这样怎么能行?”

游戏很快就打完了,手机屏幕上浮现了“胜利”两个字,凌云熄灭屏幕,把手机往小桌上一扔。

他随后叹了一口气:“不这样不行啊,你也知道,她头一年可都是在枕头下藏着刀子呢,现在好不容易让她把刀子给丢了,对我吧也算有了点感情,我要是照你说的这么做,那不得前功尽弃了?”

“你信不信,今天我冲进去了,明天我就进局子,后天就得成孤家寡人。到时候警察一查,哟,京城凌家的大少爷,然后我在全国都出名了。”

玄老说:“这不正好吗,反正你也挺讨厌你们家的,这也是一种变相的报复啊!虽然是自损一千损敌八百的那种。”

凌云翻了翻白眼,表示不想再搭理这个老二百五了。

流水声戛然而止,一会儿后,吹风机的响起。

又一会儿,白静初走出了浴室。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