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到深处是霓虹

第一章 遗嘱和离婚协议

窗外的雨拍在地上、玻璃上“嗒嗒”直响,吵得室内的人也渐渐焦躁起来。

“韩总人呢,怎么还没过来?”律师扶了扶眼镜,不耐烦的问。

乔洛诗低着头默不作声,眼角的泪还未干透,沾着雨水的一身黑色衣服也没来的及换就被抓到了谈判桌上。

门突然“嘭”的一响打开,又并不友好的关上。

韩修年在乔洛诗对面坐下,头发上、衣服上的水渍也清晰可见。

他把手里的资料反扣在桌上,向后倚靠着。

乔洛诗抬头,韩修年那刺骨寒冰的眼神就顺着她的眼睛扎进了心里。

“韩总您来了,那我们就开始吧!”律师见到韩修年立刻收起脸上的不悦,清了清嗓子翻开文件夹。

“韩老太太病危前立了遗嘱,韩家财产包括韩老爷子、韩总您父母亲的财产均由韩总韩修年继承,而韩老太太的个人财产全部由韩夫人乔洛诗继承。您两位看一下详细条例,没有疑问的话就签个字吧。”

律师按着遗嘱上宣布,乔洛诗讶异的向律师反复确认。

“奶奶怎么会……”得到律师的肯定答复,乔洛诗眼角的泪再次浸湿了脸颊。

韩修年早就猜到遗产的分配结果,表情没有一点变化,他拿过遗嘱眼也不眨的签了字。

“别在那儿假惺惺的哭,签字吧,我没有那么多时间跟你耗。”韩修年把遗嘱扔到乔洛诗面前,眼里都是不屑。

乔洛诗抹了眼泪,韩修年最讨厌她哭的样子,就连奶奶过世也不准她在他面前掉一滴泪,因为在他看来那些都是她伪装的东西而已。

乔洛诗签了字,韩修年又把手边的资料翻过来,起身甩在了乔洛诗面前。

“正好律师在,顺便把这个也签了,对你我都好。”

“离婚协议书”几个字突然摆在眼前,乔洛诗脑子里像触过电流一般断了思路,嗡嗡作响,连伸手翻开的勇气都没有。

“除了奶奶的财产,我可以再给你一大笔钱,但孩子归我抚养。”见乔洛诗没有反应,韩修年干脆把离婚条件说给她听。

“不!我不离!”韩修年一提到孩子,乔洛诗立刻被拉回神。

“我劝你在我还能好好跟你说话的时候赶紧签字。”韩修年语气里没有一丝感情。

“修年,我们不要离婚好不好,霓儿还那么小,她不能没有妈妈的陪伴。”乔洛诗也站起了身,把那一叠协议推回到韩修年面前。

“你还有脸提霓儿?就是你作孽太多才害得霓儿被人耻笑!我们韩家的名声全都毁在了你手里!”韩修年对她的亲情牌根本不动容。

乔洛诗和韩修年结婚的这五年时间里,就像个形同虚设的摆件。

本以为孩子的出生会淡化他们之间的隔阂,可韩霓偏生是个胆小敏感的孩子,从出生到现在,5岁了也不见说一句话,大家都以为她是个天生的哑巴。

为此,母女俩不知受过多少人的闲言碎语。

“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如果当初我态度强硬一点,不跟奶奶回来,不同意和你结婚的话,你也不会……”

“够了!你到现在还以为我只是因为奶奶逼迫我们结婚才讨厌你吗?乔洛诗,你还真是没有一点自知之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