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之年

第1章 爱妻给我的打击

林娇娇,这是跟谁在一起?

我已经半个月没回家,今天周末,从一百多公里外的相邻城市回来。

本想给老婆一个惊喜,想象着从后面抱着她,吓得她娇声惊叫,然后亲着她如花瓣般的红唇,那是多浪漫惬意,进门却空无一人。

给老婆打个电话,她还没开口,手机里却先传出着急的喘声。

这声音,结过婚的男人,都绝对熟悉。

应该是我对她挥洒着三十岁男人的神勇,她才会发出来的声音,却在电话里出现。

我脑袋嗡的一声,两眼顿时一片黑暗。

“杨,杨楚,你要回来了。”老婆林娇娇,说话有些不完整的样子。

这女人说完话,那声音又更加着急。

一个我不敢想像的画面,从头脑中一闪而过。拥有空姐身材,容貌堪称千里挑一的老婆,正跟某个男人在酒店……

不!我赶紧打消这个念头。

谁会承认,老婆躺在某个男人的下方,却接听老公电话这个事实。

林娇娇,不是这样的人!

我接受不了,如果是实锤,那我真敢杀人。

“娇娇,你在那里,我两个小时后到家。”我撒个谎,想试试,林娇娇是不是真的跟某个男人在一起。

也就是说,我对她,还是抱着一点点希望,但愿这是误会。

“我在家里呀,你快点来。”

林娇娇的回答,让我咬着牙,拿手机的手在发抖。

我就在家里跟她打电话,她却说在家里。这谎话,证明我不想承认的事情确实发生了。

男人的尊严,瞬间被打击得荡然无存。

“那好,我马上到家。”我说完挂断电话。

“这个臭婊……”我狠狠骂出声。

我是个三十二岁的男人,穷得浑身只有男人的血气!一定要查出那个男人是谁,杀了这个狗东西。

骂声中,我走到窗户边的电脑桌前,启动台式电脑。

林娇娇的手机,自带手机找回功能,当时还是我帮她激活这个功能,注册密码是她的名字加生日。

电脑开了,我点了林娇娇手机的品牌云服务,这能定位她的手机。

凡尔登酒店。

这是林娇娇的手机,所处的位置。

马德!这绝壁不能忍受!

我关掉电脑站起来,走进厨房,拿出菜刀,装进一个黑色塑料袋,“噌噌噌”下楼。

这口气,那个男人能忍。

我这么爱林娇娇,她却这样对我!这把菜刀,我要对着那个男人的脖子砍下去!

“呼”!电瓶车的声音,虽然弱,但我感觉,这是我想喷出来的怒火。

电瓶车冲出小区,直冲上对面的斑马线。

我很火大,不管左右的车辆,电动车冲过斑马线,奔向凡尔登酒店。

凡尔登酒店,那是五星级。我跟林娇娇,还没结婚的时候,也进去过两次或者三次。

我来自农村,大学读的是平面设计专业,毕业后,自已创办了一个装修公司,只用三年时间,赚了不少钱。

那时我虽然算不上大款,但也有一辆奔驰,本想买房,接我妈到城市里住着,让她高兴,却碰到了林娇娇。

林娇娇在市第一人民医院当护士,当时我患了急性阑尾炎,到医院做手术,她就是那个科室护士。

第一眼看见她,让我立马为她的身材和容貌着迷。不过,林娇娇却是个冰山美人,对我的表现不理不睬,甚至还流露出几分讨厌。

她越是这样,却让我越喜欢她。

公司的员工到医院探望我,称呼我为杨总。也许这个称呼,才让林娇娇终于对我绽放鲜花般的微笑。

为了追到林娇娇,我懒在医院里十天。我已经被她的身材和容貌,还有她身上那股茉莉花般的淡淡幽香,着迷得不能自拔。

十天后,林娇娇终于坐进我的奔驰,开进凡尔登酒店。

我终于明白了,女人什么叫天生丽质,什么叫不可方物。

林娇娇的美,那种娇和媚,更有越来越浓的茉莉花般芳香,都让我神魂颠倒。

但我也感觉,她对这种事好像并不陌生,也没有看到女人第一次,所绽放出来的那朵鲜艳。

我已经对她不能自拔,什么也觉得没关系。何况我在大学,也有过女朋友,后来女朋友考上公务员,把我甩了。创办公司,工作上的应酬,也跟女人有过关系,这年头还讲究什么呢。

我们俩,过不久就跑到民政局领证,这套房子是我出的首付。

现在我感觉,跟林娇娇有点不相配。

她生过一个孩子后,身材更加丰美,容貌也更加艳丽,可我却变成一个给人打工,每月赚不到五千块钱的落魄男。

我自认聪明,但也会被人坑。

去年我接受一个转包的装修工程,那可是一个大工程,心想着能赚个百八十万,却不想转包给我那家伙,卷着工程款听说跑到国外。

我可冤了,投入的三百多万打了水漂,还欠了不少材料款,卖掉了奔驰,现在还欠人家十几万。

现在,我只能开着电瓶车,但我不会绝望,我有信心,一定能东山再起。

“你活腻了,居然闯红灯!”一个女人的骂声在我旁边响起。

我不管,电瓶车闯过马路,已经到了凡尔登酒店大门口。

人一落魄,就会丧失自信。

我的电瓶车不敢闯进酒店,只能放在大门外一边,点上一根香烟,盯着酒店大厅。

我就要砍人!

一根香烟还抽没完,突然我又咬牙。

林娇娇出来了,跟一个身材不到一米七,典着大肚子,三十几岁的男人手拉着手。

我看着林娇娇,好像很滋润,瓜子脸含着微笑,粉腮还带着两抹淡红。瞧她走路的步态,就如T台上的时装模特,那身材比半个月前我看到的,稍显出腴美,更有少妇的韵味。

他娘的!那个死肥猪,跟林娇娇走一起,真让她失分。

就这么个猪八戒一样的家伙,将我的老婆……

我真不敢想象,林娇娇跟这个男人在一起,是什么样的情况。

林娇娇跟我在一起,每次看着她,含笑带娇的神态,我保证她很幸福。跟这个男人在一起,绝对不是需要,而是另有原因。

这时候,我还管什么原因,手伸向装菜刀的袋子。

我要砍断这家伙的脖子,为了男人的尊严,什么后果都不想计较。

林娇娇跟那个男人,走到一辆蓝色宾利旁边。那家伙手伸向她盈盈一握的细腰,她却居然还是粉脸含笑,并没有挣扎。

我的手已经抓住菜刀,手机却响起来电铃声,一瞧是我妈打的。划开手机招呼:“妈!”

“杨楚!小楠怎样呀?我想他了。”我妈的声音,透出对孙子的疼爱。

小楠,是我跟林娇娇的儿子,我妈最想他了。

我赶紧道:“妈,小楠很好,正在幼儿园呢。”

“周末还到幼儿园呀,那我又见不到他了。”我妈满满都是遗憾,将电话挂了。

这个电话,却让我的手,离开装菜刀的袋子。

我要是将那个男人砍了,我妈和儿子怎么办呀。

“嘎嘎嘎”!这是我咬牙的声音。

我不能进监狱,不能!

我要孝敬我妈,我要抚养儿子!

忍!我只能忍。

宾利慢慢开向酒店大门,我赶紧背转身子,不想被林娇娇看到。

“呼”!宾利开出酒店,进入马路扬长而去。

我狠狠地看着宾利,瞧这车开向我们住的小区方向,一定是送林娇娇回家。

虽然我暂时忍了,但我不放过他们,特别要知道,那个男人是什么人!

“这个臭……”我又是狠狠地骂着林娇娇。周末,将儿子扔给她妈,却跟别的男人跑酒店。

我被气得脑袋晕乎乎,重新骑上电瓶车,冲进马路。

什么红绿灯,我都不管,电瓶车以最快的速度飞奔。

“吱”!忽然,左边响起急刹车声。

我转脸吓一跳,一辆天蓝色的布加迪威龙,刹不住惯性,朝着我冲过来。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