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之年

第2章 男人都有血气

人一倒霉,骑电瓶车也会被车撞。

天蓝色的布加迪威龙,轮胎发出摩擦地面的恐怖声响,朝着我的左边撞上。

“砰”!我连同电瓶车,一起倒在地上。

应该没有事,我感觉,布加迪威龙只是轻轻碰了我一下,然后就停了。

马路上大乱,但我却是强忍着右手臂的疼痛,挣扎着爬起来。

我看着右手臂的衣服被擦破了,感觉皮肉火辣辣地疼。

“瞧这模样,不会是碰瓷的吧?”旁边有一个路人低声冲同伴嘀咕。

靠!我虽然落魄,但尊严还在,居然将我看成碰瓷的。

是我闯红灯,我自认倒霉,扶起电瓶车准备溜。

“哎呀!你有没有受伤呀!”一个清脆的声音,让我转脸看着惊叫的人。

是一位三十来岁的绝品女人!

这女人,穿着白底天蓝条纹短袖衫,蓝色包臀裙。这身材,一米七五可能还出头,身子的线条堪称完美,柔和的鹅蛋脸,吓得有点苍白。

“没事。”我淡淡地回应,推着电瓶车,走到马路边往树下放,抽根香烟压压惊。

我的心特别乱,被擦伤的手臂也没感觉疼,猛吸一口香烟,喷出一股浓浓烟雾。

突然,那辆布加迪威龙,又是开到我旁边,在路边的停车线内停下。

车门打开,那个绝美的女人,手里拿着爱马仕包又下车。

我看着这女人,高挑的身材稍带腴美,一股很浓的少妇韵味,好像能让我的心平静一点。

“先生,你有没有事呀,要不我送你到医院检查。”女人挺着急地道。

我反倒懵圈,碰到这种事,被撞的人自认倒霉走开,开车的跑都来不及,她却自已找上我。

“没事。”我还是淡淡地回应。

女人打开手包,掏出一张名片道:“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过后到医院,我负责到底。”

我接过女人的名片,瞧她冲我歉意似微微一笑,转身又走向布加迪威龙。

布加迪威龙又慢慢向前开,我心还乱着呢,看也没看名片一眼,将名片放进口袋,骑上电瓶车往我家的小区开。

电瓶车开进小区负一层停车场,我两眼立马张大。

草!那个猪八戒似的家伙,刚好走出电梯。

这电梯,就是我们家这栋楼使用的,显然,他是从我们家下来的。

“呼”!我感觉,体内瞬间腾起一股怒火。

那家伙,满是肉的脸上,还有一个淡淡的口红印。那口红特别小的嘴型,绝对是林娇娇的。

这家伙,我一定要查出他是谁。

我掏出手机,冲这家伙拍张照片,接着,准备扑上去,给他一记断子绝孙脚。

他丫的,我不想坐牢而砍人,揍这家伙一顿不犯罪,最多拘留几天。

电瓶车冲向那个男人,朝着他的腿撞了一下,这是我要揍人的借口。

“草!你不长眼睛啊!”那家伙立马开骂,努力睁大因为脸肉多,变成很小的眼睛。

“你丫的,好狗不挡道!”我也大声骂,放好电瓶车,怒视着这家伙。

“敢骂老子,也不看看,老子是谁?”那家伙又是大声道,竖起大拇指往自已的鼻子摆。

老子才不管,这个猪八戒似的是什么人物,拳头一抡,朝着他的肚子就是一拳。

“噗”!一声响,这家伙的大肚子,被我砸了一拳。

“哇!”这家伙惨叫一声。他娘的这样不经打,双手捧着肚子,一屁股摔在地上。

“喂喂!不准打架!”一位保安大声喊,跑了过来。

“哇靠!杨楚!”保安认识我,大声道赶紧挡在我跟前。

这下子热闹了,立马有人围观。

那家伙爬起来,大声吼着,一定要报警,让我拘留。

“杨楚,你干什么呀,怎么回来就跟人打架!”林娇娇的声音,很清脆也很着急的样子。

靠!这个臭……

我又无声骂着林娇娇,看着她,瞧瞧她要怎么样。

“你小子,我让你进拘留所!”那家伙又是大声喊,掏出手机。

“别报警,是我老公!”林娇娇赶紧大声道。

我呸!

林娇娇在这家伙面前,说我是她老公,让我更感觉丢脸。

“什么,是你老公,哈哈哈!行,饶了你这一次!”那家伙说完,露出鄙视的笑容,走向那辆宾利。

马德!我又想冲向那家伙,却被林娇娇拉着。

“他是谁,你认识他吗?”我故意冲着林娇娇问道。

“不不,不认识,哎呀你刚回来,怎么火气这样大。”林娇娇说完,转身走向电梯。

我跟着林娇娇,走进电梯。瞧她对我手臂的擦伤,看都不看一眼。

“你刚回来,行李呢?”林娇娇又问道。

电梯往上升,我也道:“我每次回来,不都是没带行李。”

我就在一百多公里外的相邻城市回来,根本用不着带行李,这边也有换洗的衣服。

“你一直在家里吗?”我看着林娇娇又问道。

“是呀!刚才保安给我打电话,我赶紧下来的。”林娇娇也道。

我看着这女人,说谎脸不红,还表现很自然。

“你,你看我干嘛?”林娇娇终于被我看得有点心虚。

电梯停,门打开,我走出电梯又道:“那家伙,好像认识你。”

“我在医院当护士,认识我的人多了去。”林娇娇说着,迈着模特步走到我们家门前,掏出钥匙开门。

我看着她的背后,那一头披肩长发,还稍有点乱。

他丫的,她跟那家伙回到这屋里,不知道还搞出什么?

“告诉你,我要当护士长了。”林娇娇又道,往沙发里坐,那神情,正眼也没看我一眼。

我没说话,走进卧室。

她怎么能当护士长,背后没人,要钱没钱。是不是刚才那个猪八戒似的家伙,让她当上护士长的。

卧室床上,我看着还不乱,也许,他们俩是从酒店回来的,该乱的已经乱过了。

我不在的时候,这张床,是不是曾经躺着那个家伙。

“喂,我吃过饭了,午饭你自已解决,我要午睡。”林娇娇在客厅大声说完,还响起打哈欠的声音。

这个臭女人,是不是玩累了。

我走出卧室,瞧林娇娇躺在沙发里。

这女人,只穿着背心和超短裙,修长没有丝的雪腿,好像冰雕,白得无瑕。还有那身子的线条,真的,那个男人看了都会受不了。

我内心涌起一股怒火,怒火中,也夹带着冲动。

这女人看不起我,那我就让她瞧瞧,我男人的本事,是不是比不上那个家伙。

我扑上去。

“喂喂!你干嘛?别……”林娇娇赶紧大声惊叫。

“你你,你神经病呀你……”林娇娇又叫又挣扎。

我火更大,这是我对她的报复!

靠!林娇娇,美起来是真的美,越来越浓的少妇韵味,让她更美。

一切,都是我熟悉的。就是那越来越浓的茉莉花般芳香,也跟以前一样浓。

终于,林娇娇的神态,跟她的名字一样娇。

我起来了,看着林娇娇,她也正在看着我。

从她的眼睛里,我能感觉出,终于透出一点点夫妻间的娇嗔,只是一点点而已。

“你还爱我吗?”我问道。

“为什么这么说?我不爱你吗?”林娇娇小声反问。

“我准备辞职,另找工作。”我又道。

林娇娇腾地坐起来,惊讶道:“你回来干嘛?”

“你不想我回来吗?”我又问道。

“随便你。”林娇娇说着,走向卧室。

我走出房间,准备到外面路边摊,随便填饱肚子。

林娇娇,应该不会爱上那个男人,而是那个男人,能给她什么好处。

出了电梯,我低着头往外面走。

“爸爸!爸爸!”忽然,前面响起我儿子,充满着童稚的叫声。

我抬头,瞧儿子,被丈母娘拉着手,拼命想挣脱要跑向我,却被丈母娘紧紧拉着。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