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之年

第6章 晚上还是老公

第6章晚上还是老公

这女人。

我看着徐沁怡,娉婷的走姿,雪腿真直,穿着高跟鞋,每一迈步,包臀裙好看极了。

要是林娇娇跟我离婚,我首先带着这女人走进酒店,保管一晚上能用掉一打T。

天色已经即将黄昏,我朝着小区的方向走。

这一路,应该得走几个小时,但我就想步行。边走边思考,我要怎么办。

白依依,竟然是许忠的老婆。

我手伸进口袋,掏出那张名片。

没错,这是白依依的名片,背面也印着:“瀚宇集团”执行董事。

他丫的,我要是找白依依,会不会引发出,林娇娇跟我离婚。

我又感觉茫然,不跟林娇娇离婚,难道就一直装作不知道。

受不了,知道老婆跟别的男人鬼混,却只能装不知道,我感觉,任何男人都受不了。

但要是跟林娇娇离婚,儿子怎么办,如果儿子判给她,我妈肯定伤心欲绝。

终于,我走到小区大门外,肚子“咕咕”响几声,才感觉饿。

还是随便吃一碗面条,我走进饮食店,看一下墙上的电子钟,已经是晚上十点钟出头。

不知道,林娇娇回家了没有。

五分钟,我将一碗重庆小面吃光,抹着嘴巴走进小区。

麻痹的,小区两位保安,以前看到我,都是笑得脸上皱纹可以夹死苍蝇。现在看见我,目光往一边移,装不认识。

我感觉,这就是人生。

当你风光之时,总以为,人与人之间都是温暖如阳光。

我低着脑袋,走到电梯前,感觉脑袋特别沉重,好像从此抬不起头。

电梯在九层停了,我走出电梯,掏出钥匙。巴不得林娇娇还没有回来,等着她回来了,可以对她进行一番灵魂拷问。

门打开,客厅没有开灯,但卧室却是门没关,透出灯光。

我走到卧室门口,卧室里,透出林娇娇那股淡淡的茉莉花香。瞧她穿着睡衣,斜躺在床上,看着手机。

这女人,只是看了我一眼,然后来个侧身,继续看着手机。

我真要发火了,我是她老公,就是路人甲,也用不着这样冷吧。走进卧室,看着林娇娇。

以前,林娇娇的睡衣可没有这样薄,丝质睡衣呀。这睡衣,是不是认识了许忠之后,才买的。

如果今天,我没发现她跟别的男人,这时候,保管跟馋猫似的一扑而上。

林娇娇侧着身子,后背朝着我,丝质睡衣,透出一片朦胧美景。

这长腿够美,比以前更圆。侧躺着,让她身上的线条更加优美,丝质睡衣,关不住浓浓的少妇韵味。

“小楠还在妈那里呀?”我问道。

小楠以前白天被我丈母娘带着,晚上跟我们一起睡,怎么不见他呢。

“他跟我妈,睡了十来天了。”林娇娇终于说话,不过眼睛没有离开手机。

我大声道:“小楠才五岁,晚上应该跟我们一起睡的嘛。”

林娇娇放下手机,目光移向我,口气很不友好:“我经常要值夜班,你没在家,怎么让他跟我一起睡觉。”

这话,让我无语,林娇娇说的也对,但用不着搞出这么大的火气吧。

“你要是有钱,请个专职保姆,小楠晚上就能跟我们一起睡。”林娇娇又道。

我差点喷火,想质问她,是不是因为我现在没钱,她才跟许忠鬼混。

忍!我还没被气得发晕,现在还不能,将她跟许忠的事捅破。

林娇娇说完话,姣美的瓜子脸浮现鄙视,又是拿起手机。

我落魄,我没钱,只能不再说话,走到衣柜前,打开衣柜寻找换洗衣服。

衣柜里,挂着一套洁白护士服。

这护士服,让我不禁回忆起,跟林娇娇幸福的日子。

林娇娇,别瞧她外表看着有点娇弱,但疯起来,却是相当强悍而且还喜欢气氛。

这套洁白的护士服,她在这卧室里,穿过好几次。

这女人,每穿上护士服,对着我抿唇轻笑,都会让我激动。

我也感觉到了,每到她穿上护士服,也是她最为妩媚,最为兴致勃发,身子花香也最浓的时候。

林娇娇,在许忠的面前,穿过护士服吗?我暗中这样想着,将手臂被擦破的衣服脱下。

手臂好疼,这擦伤的手臂,林娇娇问也没问,徐沁怡,应该是连看一眼也懒。

我将那件短袖衫,随便扔椅子上,拿着换洗衣服走出卧室。

站在浴室里,打开水喷头,水浇着手臂上被擦伤的地方,感觉到疼。

洗澡完毕,我打开浴室门,将换掉的衣服塞进洗衣机,然后走向卧室。

我的天!

林娇娇是不是突发神经病。

地板上,散落着刚才她穿在身上的丝质睡衣,还有一件小粉红,一件黑色的D罩。

林娇娇,穿着洁白的护士服,抿着花瓣般的红唇冲我微笑。

这笑容,我很熟悉,带着几分娇羞。如果是以前,我立马扑上去,倾刻间让她惊叫。

现在,我却是被惊呆。

林娇娇为什么这样,是不是徐沁怡,将我跟踪她的事说了。这女人心虚了,保证会向我说谎解释。

“老公,你怎么有白依依的名片。”林娇娇还是微笑道。

我眨眼睛,看着椅子上的短袖衫,白依依的名片,掉落在地上。

肯定是林娇娇,趁着我洗澡的时候,搜寻我的口袋。看到白依依的名片,她这样问我,名片应该拿在她手里才符合情理,却是放在地上,这是她假装无意看到的。

也肯定,她看到我有白依依的名片,一时心虚害怕,才穿上护士服的。

“你认识白依依吗?”我问道。

林娇娇摇头:“我只是听过她的名字,听说是瀚宇集团的董事长千金。”

“是这样……”我把上午,被白依依撞倒的事说了。

我不但说了,还将受伤的手臂移到林娇娇跟前,她竟然只是看了手臂一眼,边问一下疼不疼也没有。

看来,她的心,已经不在我身上了。

“老公,睡觉吧,人家好想你。”林娇娇微笑道,修长的手臂一伸,搭住我的脖子。

淡淡的茉莉花香,微笑上翘的红唇,瓜子脸泛出淡淡的红彩,看着我的杏眸,温柔又满含着爱意。

这女人,对我已经变心,却还能这样表演。到现在,我才知道,她是一个很会演戏的女人。

突然,我脑子里闪出一个想法。

林娇娇知道我有白依依的名片,会不会告诉许忠。如果许忠知道,以他的能量,会不会叫人,将我咔嚓掉了。

我还没回过神,却是感觉到一阵更浓的花香,嘴巴也感觉好像带着露水般的温柔,林娇娇正在亲着我。

“老公,快点呀。”林娇娇的声音无比娇,说完放开我的脖子,后退冲着我微笑。

我看着她,穿着洁白的护士服,亭亭玉立,透出清纯的妩媚。这洁白的护士服,更显出她的温柔,显出她的娇气。

虽然,我对她很恼火,但这样的媚,让我涌起三十岁男人的血气,朝她走近。

“老公!”林娇娇,真的是在惊叫。

知道我是她老公了。

我感觉,林娇娇此时绝对不是在演戏,又恢复了她以前,那种娇弱式的妩媚。

第一次带她走进凡尔登酒店,让我神魂颠倒的神态又出现。

什么叫千娇百媚,这是对此时的林娇娇,最恰当的写照。

现在她身上,增添着几分少妇的韵味,比以前更娇,也更加媚。

好香,那股特别好闻的茉莉花般芳香,越来越浓,这芳香也带着她,好像才想起我是她老公的呼唤……

我躺在床上,瞧着林娇娇,却是一脸醉意未醒的样子。

变了心的女人,我真不想跟她多说话,闭上眼睛睡觉。

睡不着,我想着,林娇娇跟许忠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娇,醉意这样浓。

对了,明天,我买的微型摄像头应该会到,到时我抓现行。

加入书架